秦雪 第994章死亡迷宫

小说:秦雪 作者:林松 更新时间:2021-03-02 10:46: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nbsp; 第994章 死亡迷宫

  蝮蛇说着就推开了那扇门,里面只有一台发射装置,看似很简单的东西,实际上却蕴含着大量的高科技在里面,只是林松看不懂罢了。s.sthuojia.

  “卧槽,这不是刚才在大门口看到的德军蜡像吗?”

  破坏了这种可以控制影响人神经的武器之后,林松这才看出来,这个德军蜡像好像在大门口见到过。

  “你是说还有这种标本?”

  蝮蛇紧皱着眉头,本来俊俏的小脸立刻陷入了沉思之中,就好像是遇到了一道难解的数学题一样,让人绞尽脑汁也找不出答案来。

  “怎么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林松似乎看出来让蝮蛇紧锁眉头的原因,但是又不知道具体为了什么,这才追问道。

  “死亡循环,我们遇到了无限的死亡循环,看来出不去了。”

  蝮蛇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好像是精神被彻底的击溃了一样。

  “哎哎,怎么了这是,管他遇到什么难题呢,杀出去就是了。”

  林松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梗着脖子说道,就好像是没有他做不到的一样。

  “连说话的口气都一模一样,晚了,我们死定了,要被彻底的困死在这里了。”

  蝮蛇无奈的说道,此时她精神萎靡,眼神迷离,行为机械,就好像是丢了魂儿一样。

  “干什么吗,咱们不是有协议的吗,走一起杀出去。”

  林松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认为只要你努力了就一定会有回报的,所以在不知道事件真相的前提下,一个劲儿的撺掇着蝮蛇和他一起行动。

  因为林松看出来了,蝮蛇虽然和自己各位其主,但是蝮蛇似乎掌控着更多的资源,他所不知道的情报,所以依靠蝮蛇的情报可以帮助自己减少很多努力。

  “别傻了,林松你醒一醒好不好,就像是刚才一样,一个人和蜡像战斗,不觉得可耻吗。”

  蝮蛇猛地一下推开了林松,就好像是精神彻底的崩溃了一样。

  然后眼角刮着泪痕,而泪痕却不是刚刚留下的,好像好久之前就有了似得,倒像是给林松一个错觉一样。

  “蝮蛇,你难道忘了你的初衷吗,不就是为了给秦雪证明,向她示威吗,虽然你不是龙战士,可是你要让所有人知道,你的实力已经超越了龙战士不是吗?”

  林松看到萎靡不振的蝮蛇,让他感到很棘手,所以就采取了激将法,想要激发出蝮蛇的战斗意志。

  “别傻了,林松你的这句话我已经听了无数遍了,我说过我们已经陷入无限的死亡循环里面了,你能不能正视一下自己啊。”

  蝮蛇就感觉自己好像是对牛弹琴一样,不管自己怎么解释,林松就是听不明白似得,害的她浪费唇舌。

  “无限的死亡循环?”

  林松也愣住了,好像听不明白蝮蛇所说的话,但是又有些听明白了似得。

  雪狼在林松和蝮蛇谈话的时候,一直都厮守在林松的身旁,一条狗吐着舌头,似乎感受到了很热很热,但是却无力改变这一事实,只能凭借着自身的协调能力还尽可能的让自己舒服一些。

  “你我都已经死了无数次了,不管你我如何的努力想要改变这一结果,都是徒劳的,你看看你的结局吧。”

  蝮蛇说完,把手机扔给了林松,让他自己看里面的记录。

  林松好奇的接过蝮蛇的手机,打开一看,里面居然全都是核心机密,甚至连蝮蛇受雇于米国的情报机关都毫不隐晦的透露给林松看。

  中情局啊,这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特务组织了,蝮蛇能够凭借着自身的能力跻身于这个组织,足以说明蝮蛇的优秀之处。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林松感觉手里的手机沉甸甸的,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被蝮蛇的真诚打动了,难道自己开始喜欢这个女人了吗?

  “这些算什么,你就是现在想要我,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给你的。”

  蝮蛇冷哼一声,那是一种陷入绝望之后的放纵,此时的蝮蛇早已经不在乎什么荣誉或者曾经的仇恨了,甚至连廉耻都可以抛开不谈。

  是什么让蝮蛇发生了如此惊人的变化,林松不得而知,但是好奇心让他继续翻看着手机里面的信息。

  一段小视频被林松翻了出来,不过让林松感到震惊的是,那段视频的主角正是自己。

  此时在视频里面,雪狼早已经失去了生命的体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林松看了看吐着舌头的雪狼,又看了看视频忽然笑了起来。

  “蝮蛇有意思吗,我以为中情局就会干这种事儿,弄来一段假视频来消磨人的意志吗?”

  林松还以为蝮蛇想要打乱自己的节奏,可是还没有等蝮蛇回答呢,视频里面的内容就让林松感到不淡定了。

  因为那里面的场面,自己的脑海里面早就有了印象,甚至一度怀疑过自己为什么

  ♂nbsp; 第994章 死亡迷宫

  蝮蛇说着就推开了那扇门,里面只有一台发射装置,看似很简单的东西,实际上却蕴含着大量的高科技在里面,只是林松看不懂罢了。s.sthuojia.

  “卧槽,这不是刚才在大门口看到的德军蜡像吗?”

  破坏了这种可以控制影响人神经的武器之后,林松这才看出来,这个德军蜡像好像在大门口见到过。

  “你是说还有这种标本?”

  蝮蛇紧皱着眉头,本来俊俏的小脸立刻陷入了沉思之中,就好像是遇到了一道难解的数学题一样,让人绞尽脑汁也找不出答案来。

  “怎么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林松似乎看出来让蝮蛇紧锁眉头的原因,但是又不知道具体为了什么,这才追问道。

  “死亡循环,我们遇到了无限的死亡循环,看来出不去了。”

  蝮蛇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好像是精神被彻底的击溃了一样。

  “哎哎,怎么了这是,管他遇到什么难题呢,杀出去就是了。”

  林松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梗着脖子说道,就好像是没有他做不到的一样。

  “连说话的口气都一模一样,晚了,我们死定了,要被彻底的困死在这里了。”

  蝮蛇无奈的说道,此时她精神萎靡,眼神迷离,行为机械,就好像是丢了魂儿一样。

  “干什么吗,咱们不是有协议的吗,走一起杀出去。”

  林松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认为只要你努力了就一定会有回报的,所以在不知道事件真相的前提下,一个劲儿的撺掇着蝮蛇和他一起行动。

  因为林松看出来了,蝮蛇虽然和自己各位其主,但是蝮蛇似乎掌控着更多的资源,他所不知道的情报,所以依靠蝮蛇的情报可以帮助自己减少很多努力。

  “别傻了,林松你醒一醒好不好,就像是刚才一样,一个人和蜡像战斗,不觉得可耻吗。”

  蝮蛇猛地一下推开了林松,就好像是精神彻底的崩溃了一样。

  然后眼角刮着泪痕,而泪痕却不是刚刚留下的,好像好久之前就有了似得,倒像是给林松一个错觉一样。

  “蝮蛇,你难道忘了你的初衷吗,不就是为了给秦雪证明,向她示威吗,虽然你不是龙战士,可是你要让所有人知道,你的实力已经超越了龙战士不是吗?”

  林松看到萎靡不振的蝮蛇,让他感到很棘手,所以就采取了激将法,想要激发出蝮蛇的战斗意志。

  “别傻了,林松你的这句话我已经听了无数遍了,我说过我们已经陷入无限的死亡循环里面了,你能不能正视一下自己啊。”

  蝮蛇就感觉自己好像是对牛弹琴一样,不管自己怎么解释,林松就是听不明白似得,害的她浪费唇舌。

  “无限的死亡循环?”

  林松也愣住了,好像听不明白蝮蛇所说的话,但是又有些听明白了似得。

  雪狼在林松和蝮蛇谈话的时候,一直都厮守在林松的身旁,一条狗吐着舌头,似乎感受到了很热很热,但是却无力改变这一事实,只能凭借着自身的协调能力还尽可能的让自己舒服一些。

  “你我都已经死了无数次了,不管你我如何的努力想要改变这一结果,都是徒劳的,你看看你的结局吧。”

  蝮蛇说完,把手机扔给了林松,让他自己看里面的记录。

  林松好奇的接过蝮蛇的手机,打开一看,里面居然全都是核心机密,甚至连蝮蛇受雇于米国的情报机关都毫不隐晦的透露给林松看。

  中情局啊,这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特务组织了,蝮蛇能够凭借着自身的能力跻身于这个组织,足以说明蝮蛇的优秀之处。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林松感觉手里的手机沉甸甸的,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被蝮蛇的真诚打动了,难道自己开始喜欢这个女人了吗?

  “这些算什么,你就是现在想要我,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给你的。”

  蝮蛇冷哼一声,那是一种陷入绝望之后的放纵,此时的蝮蛇早已经不在乎什么荣誉或者曾经的仇恨了,甚至连廉耻都可以抛开不谈。

  是什么让蝮蛇发生了如此惊人的变化,林松不得而知,但是好奇心让他继续翻看着手机里面的信息。

  一段小视频被林松翻了出来,不过让林松感到震惊的是,那段视频的主角正是自己。

  此时在视频里面,雪狼早已经失去了生命的体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林松看了看吐着舌头的雪狼,又看了看视频忽然笑了起来。

  “蝮蛇有意思吗,我以为中情局就会干这种事儿,弄来一段假视频来消磨人的意志吗?”

  林松还以为蝮蛇想要打乱自己的节奏,可是还没有等蝮蛇回答呢,视频里面的内容就让林松感到不淡定了。

  因为那里面的场面,自己的脑海里面早就有了印象,甚至一度怀疑过自己为什么

  老是做同样的一个怪梦。

  每一次醒来的时候,林松都会被里面的梦境吓得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会选择错误,为什么就不选择另一种途径来改变这个结果。

  而这一次他居然看到了和自己梦境里面一模一样的场景,还是梦境里面的选择,最后自己因为错误的选择而粉身碎骨的场景。

  “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松就像是被人掀开了伤疤一样,变得有些怒不可赦,因为这些东西,他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就连秦雪都没有告诉过,也许这是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林松要把自己的脆弱完全的掩盖好。

  “这段视频就是老娘录下的,你说老娘是怎么知道的?”

  蝮蛇暴怒了,就像是一个暴走的霸王龙一样,甚至一度朝着林松怒吼起来。

  “这么说我们在重复着无畏的努力,到头来就是这样的结局?”

  林松看着自己惨死的画面,心情极度的复杂,好像刚才蝮蛇那种绝望的心情,再一次的把自己覆盖。

  “没错,我们都按着标准的剧情,重复了无数遍,就像是刚才我还以为挽救了你,却不知道早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