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雪 第882章智擒敌人

小说:秦雪 作者:林松 更新时间:2021-03-02 10:46: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882章 智擒敌人

  林松最后的善心也被敌人的无情给彻底的抹杀了,他趴在沙地上,心中盘算着那个狙击手所在的位置。s.xs321.

  从林松被狙击来说,敌人一直都在严密的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这也说明目前无论是林松还是利剑小队都处在极其不利的位置上。

  敌人在这里经营多年,早已经将这片沙海视作自己家里的责任田,岂容他人随便插手。

  凭借着多年狙击的经验,和子弹着落点的位置,林松不难分析出狙击手所在的具体位置。

  如今之计只能林松单干了,他大致的判断出了敌人所在的方向,将狼牙匕悄悄地探出一个刀尖,等待着太阳转了过去,利用太阳作掩护,暗中观察。

  只有这样他才能有机会发现敌人,此时敌人正面对着太阳的照射,视线受阻,而林松可以轻松地观察周围的情况。

  果然一个隐蔽的可以说完美的狙击手就隐藏在距离林松只有几十米的地方。

  如果不是特种作战经验丰富的林松侦查的话,一般人还真的不一定能够找到那个隐蔽的可以说没有一点瑕疵的家伙。

  只是他的命运不算太好,因为他遇到了林松。

  要是雪狼此时在自己的身边就好了,一人一狼简直可以说双剑合璧,对付起来这样的单身狙击手再轻松不过了。

  可惜的是雪狼不知所踪,让林松伤透了心,他将伤痛化为力量,用绳子拴在一条被他切碎的死狗身上,绕过一根残缺的原木墩子,做了一个假象。

  也就是说每当林松朝着狙击手移动的时候,那条死狗却会向相反的方向被绳子拖动。

  林松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迷惑敌人,让那个狙击手产生错觉,也就是几十米的距离,只需给林松几秒钟就可以解决战斗。

  一切就绪之后,林松动了,他一开始是小心翼翼的匍匐前进。

  一边爬行一边观察动静,死狗也按着他提前设计的路线开始被拖动着。

  因为死狗被拖动的原因,身子下面的沙尘也被搅动了起来,一股股看似微弱的烟尘开始飘起来。

  这也许在一般人看来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在狙击手看来那就是大事儿。

  “黄皮狗,再陪你玩一会儿,你他妈的敢杀了老子的兄弟卡尔,那么老子今天就玩死你。”

  果然敌人上当,他还以为林松想要从另一边隐蔽的逃走,瞄准镜下露出了阴狠的笑容。

  一颗子弹被推进了枪膛,这个狙击手对自己的能力相当的自信,每次狙杀枪膛里只放一颗子弹。

  “打你的哪儿呢,老大不让杀了你,那就打爆你的狗腿吧。”

  狙击手阴狠的自自语道,毛茸茸的大手已经放在了扳机上面,等待着林松从小沙丘爬出来。

  “很好,很好,黄皮狗快点,再快一点,和你这种没有智商的家伙做游戏是一种痛苦,让我解脱了吧。”

  狙击手自以为是的认为,他就是林松的阎罗王,掌控着林松的生死一样。

  忽然拿到沙尘的移动速度变得快了,而且竟然是冲刺的速度朝着小沙丘飞驰而去。

  如果说一个人飞速的奔跑这个很好理解,可是林松在狙击手的眼里明明是在爬行,怎么可能拥有如此令人望而生畏的速度呢?

  就连狙击手都感到不可思议,他甚至在那一刻都忘记了使用瞄准镜瞄准,而是改用望远镜观察,因为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后一条残缺着肢体的死狗,箭一般的冲出了掩护的小沙丘。

  “what?”

  死老外一脸懵逼的看着那条死狗,错愕感溢于表,这尼玛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过作为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答案只有一个,他被林松愚弄了。

  等到死老外明白过来,刚想重新拿枪的时候,身子猛地停在了那里。

  此时此刻对于死老外来说,一种死亡威胁让他不敢乱动,因为那把冰冷的狼牙匕早已经贴在了他的脖颈,死老外的身子就像是僵住了一样,甚至连他的眼睛都不敢随便的转动。

  “开枪啊,你tm的怎么不开枪了。”

  林松越说越来气,因为他全都听懂了死老外的话,英语对于林松来说早已经掌握,甚至连地道的米国俚语都能掌控自如。

  “你是怎么做到的?”

  死老外就是认死理,一根筋儿不转圈,死到临头了还在琢磨着林松是怎么欺骗了他,毕竟林松身旁并没有帮手只有他自己而已。

  “看到了吗?脱下裤腰带,捆好自己的双脚。”

  林松将绳子扔到了死老外的脚下,并且将死老外腰间的佐罗手枪拿了出来,盯着死老外的后心命令道。

  面对着死亡的威胁,就是一条龙也得盘着,一条猛虎也得卧着,更何况死老外还没有到这么牛逼的程度。

  “你会后悔的,你知道我是谁吗?”

  死老外

  第882章 智擒敌人

  林松最后的善心也被敌人的无情给彻底的抹杀了,他趴在沙地上,心中盘算着那个狙击手所在的位置。s.xs321.

  从林松被狙击来说,敌人一直都在严密的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这也说明目前无论是林松还是利剑小队都处在极其不利的位置上。

  敌人在这里经营多年,早已经将这片沙海视作自己家里的责任田,岂容他人随便插手。

  凭借着多年狙击的经验,和子弹着落点的位置,林松不难分析出狙击手所在的具体位置。

  如今之计只能林松单干了,他大致的判断出了敌人所在的方向,将狼牙匕悄悄地探出一个刀尖,等待着太阳转了过去,利用太阳作掩护,暗中观察。

  只有这样他才能有机会发现敌人,此时敌人正面对着太阳的照射,视线受阻,而林松可以轻松地观察周围的情况。

  果然一个隐蔽的可以说完美的狙击手就隐藏在距离林松只有几十米的地方。

  如果不是特种作战经验丰富的林松侦查的话,一般人还真的不一定能够找到那个隐蔽的可以说没有一点瑕疵的家伙。

  只是他的命运不算太好,因为他遇到了林松。

  要是雪狼此时在自己的身边就好了,一人一狼简直可以说双剑合璧,对付起来这样的单身狙击手再轻松不过了。

  可惜的是雪狼不知所踪,让林松伤透了心,他将伤痛化为力量,用绳子拴在一条被他切碎的死狗身上,绕过一根残缺的原木墩子,做了一个假象。

  也就是说每当林松朝着狙击手移动的时候,那条死狗却会向相反的方向被绳子拖动。

  林松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迷惑敌人,让那个狙击手产生错觉,也就是几十米的距离,只需给林松几秒钟就可以解决战斗。

  一切就绪之后,林松动了,他一开始是小心翼翼的匍匐前进。

  一边爬行一边观察动静,死狗也按着他提前设计的路线开始被拖动着。

  因为死狗被拖动的原因,身子下面的沙尘也被搅动了起来,一股股看似微弱的烟尘开始飘起来。

  这也许在一般人看来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在狙击手看来那就是大事儿。

  “黄皮狗,再陪你玩一会儿,你他妈的敢杀了老子的兄弟卡尔,那么老子今天就玩死你。”

  果然敌人上当,他还以为林松想要从另一边隐蔽的逃走,瞄准镜下露出了阴狠的笑容。

  一颗子弹被推进了枪膛,这个狙击手对自己的能力相当的自信,每次狙杀枪膛里只放一颗子弹。

  “打你的哪儿呢,老大不让杀了你,那就打爆你的狗腿吧。”

  狙击手阴狠的自自语道,毛茸茸的大手已经放在了扳机上面,等待着林松从小沙丘爬出来。

  “很好,很好,黄皮狗快点,再快一点,和你这种没有智商的家伙做游戏是一种痛苦,让我解脱了吧。”

  狙击手自以为是的认为,他就是林松的阎罗王,掌控着林松的生死一样。

  忽然拿到沙尘的移动速度变得快了,而且竟然是冲刺的速度朝着小沙丘飞驰而去。

  如果说一个人飞速的奔跑这个很好理解,可是林松在狙击手的眼里明明是在爬行,怎么可能拥有如此令人望而生畏的速度呢?

  就连狙击手都感到不可思议,他甚至在那一刻都忘记了使用瞄准镜瞄准,而是改用望远镜观察,因为他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后一条残缺着肢体的死狗,箭一般的冲出了掩护的小沙丘。

  “what?”

  死老外一脸懵逼的看着那条死狗,错愕感溢于表,这尼玛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过作为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答案只有一个,他被林松愚弄了。

  等到死老外明白过来,刚想重新拿枪的时候,身子猛地停在了那里。

  此时此刻对于死老外来说,一种死亡威胁让他不敢乱动,因为那把冰冷的狼牙匕早已经贴在了他的脖颈,死老外的身子就像是僵住了一样,甚至连他的眼睛都不敢随便的转动。

  “开枪啊,你tm的怎么不开枪了。”

  林松越说越来气,因为他全都听懂了死老外的话,英语对于林松来说早已经掌握,甚至连地道的米国俚语都能掌控自如。

  “你是怎么做到的?”

  死老外就是认死理,一根筋儿不转圈,死到临头了还在琢磨着林松是怎么欺骗了他,毕竟林松身旁并没有帮手只有他自己而已。

  “看到了吗?脱下裤腰带,捆好自己的双脚。”

  林松将绳子扔到了死老外的脚下,并且将死老外腰间的佐罗手枪拿了出来,盯着死老外的后心命令道。

  面对着死亡的威胁,就是一条龙也得盘着,一条猛虎也得卧着,更何况死老外还没有到这么牛逼的程度。

  “你会后悔的,你知道我是谁吗?”

  死老外

  还不死心,虽然被林松威胁,但是脸上那种种族的优越感却没有减少一丝一毫,反而有一种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样子。

  “我管他妈的你是谁,哦对了,刚才你不是说你是卡尔死鬼的兄弟吗?”

  林松哪有时间和他废话啊,三两句就怼的死老外说不出话来。

  “你会后悔的,我保证。”

  死老外气不过,又嘟囔了一句。

  “很好,但是我不保证走火打爆了你的猪头。”

  林松的心情差极了,秦雪还没有找到,雪狼也不知所踪,利剑小队更是凶多吉少,这些棘手的问题让林松的脑袋大了三圈。

  “好好,我听你的。”

  死老外面对着这种不讲理的对手,也是秒怂,按着林松的吩咐,把自己的双腿捆了一个结结实实。

  林松然后用绳子把死老外捆的跟粽子一样,又拔下了死老外的鞋子,将死老外浸满了脚汗的臭袜子塞进了死老外的嘴里。

  “呜呜呜。”

  死老外还想说什么,身子像一条毛毛虫一样挣扎着。

  “闭嘴,用你自己的袜子还有意见啊,要不用老子的,不过我也得告诉你,老子可是有脚气的。”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