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雪 第778章赶赴韩南国

小说:秦雪 作者:林松 更新时间:2021-03-02 10:46: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nbsp; 第778章 赶赴韩南国

  经过了这一次插曲,林松愈发的好奇,在龙行天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s.zixunz.回到驻地,林松将航展上发生的意外,跟战友们说了一遍,整个小队的人也都跟林松一样,有些急不可待的要开始这次任务。

  三天之后,林松一行人以游客的身份离境,飞机降落在韩南国伊州机场,一行人下了飞机,就看见一个穿着司机制服的男子站在接机的地方等着众人。

  “欢迎来到韩南国,我是大家的司机,请上车吧。”

  男子热情的将行李搬上车,一行人上了车之后,男子关上车门说道:“好长时间没见到咱们的战友们了。我是从白山雄鹰借调过来给你们大家打前站的,你们叫我老王就行。”

  林松顿时就明白,老王刚才所说的白山雄鹰,是一支华夏东北部的特种部队,常年在北国还有韩北国边境负责守卫任务。他们擅长在高寒地区作战,同时也精通北国和韩南国的语。

  林松点点头:“辛苦了老王,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我现在公开的身份,是一架小型旅行社的地接导游。”老王说道:“根据情报,这几天的时间李志勋一直都在韩南国首都的江南区,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出门。

  而且,我发现这几天也没有见到过龙行天的影子,李志勋是个大忙人,他很少这样深居简出,这几天很可能有不平常的事情发生。”

  林松和队友们交换了一下眼神,没错,怪不得老王这几天没见到龙行天,那是因为龙行天很可能已经从别的什么通道离开了韩南国,回到了华夏去航展那里了!

  这时候,林松接到了秦雪的电话,接通电话之后就听见秦雪说道。

  “林松,我刚刚跑了一趟安全部门,他们已经对航展大楼进行了仔细的搜查,发现在航展当天,丢失了一件飞行员穿的增压服,还有一袋垃圾。其他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什么问题。”

  “增压服?还有垃圾?”林松皱眉说道:“这两件东西有什么用吗?需要让龙行天这样的人来拿?”

  “不能说一点用没有。增压服的各项参数,可以用来当推算战机推重比,最大加速等参数的参考数据。而那一带垃圾也不是普通的垃圾,是维修站的垃圾。他们可以从上面的航油残留,金属碎屑,油漆碎屑来分析航油成分,燃烧效率,供能效率。金属碎屑可以用来分析飞机强度,油漆碎屑则可以用来判断飞机的隐身性能。”秦雪说道。

  这段话让林松顿时咋舌,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些东西居然能够透露出那么多的信息。林松皱眉说道:“这么说来的话,这些东西的确是有一些价值。怪不得,他们会让龙行天来。”

  “我们国家的保密工作向来都是密不透风。想要得到这些东西,航展可能是他们唯一的机会,所以他们让龙行天来倒也不奇怪。”秦雪说道。

  “山星集团,涉及到航空行业吗?”林松问。

  “聪明,一下子就想到点子上了!”秦雪说道:“这一点我们的上级也已经想到了,所以现在你们的任务已经发生了一点细节上的变化。

  从现在开始,你们不用急于将龙行天带回来,一定要查清楚这些年龙行天都经历了什么,还有这次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航展上,以及这件事情和李志勋,山星集团有什么关系!”

  “我明白了!”林松说道。

  说完这句话,秦雪就中断了通话,过了没多久,车子也停了下来,几个人一下车顿时就蒙了。

  赵虎看着前面这片低矮的房子,狭窄的小巷,还有地上散落着的垃圾纸屑,忍不住说道:“等会儿……以前我虽然没来过韩南国,但是我们好歹也看过韩剧好不好。

  那些高楼大厦哪儿去了?这玩意儿……这看着怎么这么像我们老家的城中村儿啊!”

  老王下了车对着几个人竖起一根指头:“小声点,我给大家解释一下,这次我们的对外身份,是‘经济窘迫’,以廉价旅游团为名,前来韩南国打黑工的华夏底层工人。我们现在住的, 是一个被戏称为工友之家的黑旅馆。这里面全部都是从国内欠发达地区来打黑工的。”

  吴猛一下子就恼了:“我去!我就说呢,给我们安排这么不体面的身份,还骗我们说什么我们是旅行团!”

  抱怨归抱怨,其实林松和队友们心里很清楚,这种灰色地带,更加容易隐藏几个人真实的身份,方便他们在这里行动。

  办理入住之后,老王说道:“想要调查清楚龙行天的事情,目前为止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先设法接近李志勋。

  现在咱们诸位的身份都是底层劳工,理论上来说,真的很难跟人家这种人有什么交集。不过我已经想到了办法。”

  老王一边说,一边展开一张纸:“这是江南区的一家外劳公司,专门负责向那些显贵家庭介绍劳工。而且这家公司的能量相当大,只要确定是靠得住的人,即便合法的临时居留手续和劳工证都能给你办下来。

  ♂nbsp; 第778章 赶赴韩南国

  经过了这一次插曲,林松愈发的好奇,在龙行天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s.zixunz.回到驻地,林松将航展上发生的意外,跟战友们说了一遍,整个小队的人也都跟林松一样,有些急不可待的要开始这次任务。

  三天之后,林松一行人以游客的身份离境,飞机降落在韩南国伊州机场,一行人下了飞机,就看见一个穿着司机制服的男子站在接机的地方等着众人。

  “欢迎来到韩南国,我是大家的司机,请上车吧。”

  男子热情的将行李搬上车,一行人上了车之后,男子关上车门说道:“好长时间没见到咱们的战友们了。我是从白山雄鹰借调过来给你们大家打前站的,你们叫我老王就行。”

  林松顿时就明白,老王刚才所说的白山雄鹰,是一支华夏东北部的特种部队,常年在北国还有韩北国边境负责守卫任务。他们擅长在高寒地区作战,同时也精通北国和韩南国的语。

  林松点点头:“辛苦了老王,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我现在公开的身份,是一架小型旅行社的地接导游。”老王说道:“根据情报,这几天的时间李志勋一直都在韩南国首都的江南区,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出门。

  而且,我发现这几天也没有见到过龙行天的影子,李志勋是个大忙人,他很少这样深居简出,这几天很可能有不平常的事情发生。”

  林松和队友们交换了一下眼神,没错,怪不得老王这几天没见到龙行天,那是因为龙行天很可能已经从别的什么通道离开了韩南国,回到了华夏去航展那里了!

  这时候,林松接到了秦雪的电话,接通电话之后就听见秦雪说道。

  “林松,我刚刚跑了一趟安全部门,他们已经对航展大楼进行了仔细的搜查,发现在航展当天,丢失了一件飞行员穿的增压服,还有一袋垃圾。其他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什么问题。”

  “增压服?还有垃圾?”林松皱眉说道:“这两件东西有什么用吗?需要让龙行天这样的人来拿?”

  “不能说一点用没有。增压服的各项参数,可以用来当推算战机推重比,最大加速等参数的参考数据。而那一带垃圾也不是普通的垃圾,是维修站的垃圾。他们可以从上面的航油残留,金属碎屑,油漆碎屑来分析航油成分,燃烧效率,供能效率。金属碎屑可以用来分析飞机强度,油漆碎屑则可以用来判断飞机的隐身性能。”秦雪说道。

  这段话让林松顿时咋舌,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些东西居然能够透露出那么多的信息。林松皱眉说道:“这么说来的话,这些东西的确是有一些价值。怪不得,他们会让龙行天来。”

  “我们国家的保密工作向来都是密不透风。想要得到这些东西,航展可能是他们唯一的机会,所以他们让龙行天来倒也不奇怪。”秦雪说道。

  “山星集团,涉及到航空行业吗?”林松问。

  “聪明,一下子就想到点子上了!”秦雪说道:“这一点我们的上级也已经想到了,所以现在你们的任务已经发生了一点细节上的变化。

  从现在开始,你们不用急于将龙行天带回来,一定要查清楚这些年龙行天都经历了什么,还有这次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航展上,以及这件事情和李志勋,山星集团有什么关系!”

  “我明白了!”林松说道。

  说完这句话,秦雪就中断了通话,过了没多久,车子也停了下来,几个人一下车顿时就蒙了。

  赵虎看着前面这片低矮的房子,狭窄的小巷,还有地上散落着的垃圾纸屑,忍不住说道:“等会儿……以前我虽然没来过韩南国,但是我们好歹也看过韩剧好不好。

  那些高楼大厦哪儿去了?这玩意儿……这看着怎么这么像我们老家的城中村儿啊!”

  老王下了车对着几个人竖起一根指头:“小声点,我给大家解释一下,这次我们的对外身份,是‘经济窘迫’,以廉价旅游团为名,前来韩南国打黑工的华夏底层工人。我们现在住的, 是一个被戏称为工友之家的黑旅馆。这里面全部都是从国内欠发达地区来打黑工的。”

  吴猛一下子就恼了:“我去!我就说呢,给我们安排这么不体面的身份,还骗我们说什么我们是旅行团!”

  抱怨归抱怨,其实林松和队友们心里很清楚,这种灰色地带,更加容易隐藏几个人真实的身份,方便他们在这里行动。

  办理入住之后,老王说道:“想要调查清楚龙行天的事情,目前为止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先设法接近李志勋。

  现在咱们诸位的身份都是底层劳工,理论上来说,真的很难跟人家这种人有什么交集。不过我已经想到了办法。”

  老王一边说,一边展开一张纸:“这是江南区的一家外劳公司,专门负责向那些显贵家庭介绍劳工。而且这家公司的能量相当大,只要确定是靠得住的人,即便合法的临时居留手续和劳工证都能给你办下来。

  好消息是,我们在这家公司有内线,他们已经答应,帮我们安排几个可以非常接近李家的工作机会,你们几位可以自行分配一下角色。”

  说着,老王就将这张纸递给林松,林松看了一眼,上面赫然写着保安,司机,园丁,厨师,保姆,送货员,清洁工乃至于遛狗员之类的岗位。

  吴猛一撇嘴:“全都是伺候人的啊。”

  “那我总不能站在李志勋面前,告诉他我现在要给他发个爹吧。跟这个相比,还是给他介绍个伺候他的人更靠谱。”老王说道。

  几个战友噗嗤一笑,雪狼莫名其妙的看着大家,也跟着咧着嘴。

  老王看着雪狼:“这就是雪狼吧,大名鼎鼎啊,这次总算是见到了,果然够聪明。”

  林松说道:“好了,归正传,这些岗位,我们真的可以随便挑吗?”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