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雪 第722章真相浮出水面

小说:秦雪 作者:林松 更新时间:2021-03-02 10:46: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这里,就连豪斯都倒吸一口凉气:“这件事情听上去戏剧性实在是太强,嘿,你们认不认识当编剧的朋友,要是改变成一部电影,一定会卖座。s.xs321.”

  “我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做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的戏剧性,很多时候要比戏剧本身更强。”林松说道:“不过改编电影什么的就算了,不如你好好说说,你为什么要杀了查理?他难道不是你的情人吗?”

  听见林松这样说,菲娜顿时泪如泉涌,脸上全都是痛苦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疼,还是因为太伤心,就听见菲娜断断续续的说道:“不是我想要杀了查理,是查理想要杀了我。

  我们一共潜入油田三次,每次都是空手而归,议会的人给了我们时间期限,如果一周之内我们还是不能拿到井位坐标的话,就要杀了我们。

  查理的压力很大,就暗中跟我说想要逃跑。但是我认为,以我们两个人的能力,根本就躲不过议会势力的追杀,所以我决定赌一把,我劝查理找王室坦白,争取王室对我们的保护。

  谁知道,查理认定我的办法一定没用,他认为王室在知道真相之后,一定不会容忍他曾经的背叛,一定会杀了他。

  或许是因为那段时间他的神经太紧张,他开始变得神经兮兮,疑神疑鬼的,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生怕我去找王室告密。

  终于,在最后的一次潜入油田之前,我发现查理在我的晚饭里面动了手脚,我暗中检查了查理的储物柜,查理往我的晚饭里面放的,是一种慢性的催眠剂。我还在查理的身上发现了匕首,胶带还有手套之类的东西。

  那时候我就知道,查理认定我会向王室告密,为了保证他自己的安全,他已经对我动了杀心,他想要杀了我。

  我没办法,所以只能先下手为强,那把是我原先一直放在家里准备用来防身的,我偷偷将手枪带在身上。

  其实我本来还抱有一丝希望,我希望一切都是我的臆想,但是那天进了油田之后,查理就编了一个异常蹩脚的理由,要带我到油田里面最偏僻的地方去,我知道他想要动手了。所以……我就先下手为强了。”

  林松说道:“你杀了查理之后,靠着自己对油田的熟悉,避开了所有的监控摄像头,逃出了油田,却正好被议会的人抓到,然后他们继续逼迫你。

  四个安全官全都死了,你算是唯一的知情人了,这个时候你就想到了卡里的老婆孩子,所以你们就对卡里的老婆孩子动手了。”

  事情说到了这一步,已经全都清楚了,说实话,这件事情真的是相当的黑色幽默。

  本来这只是一个调理清晰,逻辑简单的事件。不过就是议会的人想要收买四个安全官拿到井位坐标,就这么简单。

  但是人心难测,在相互猜忌,算计之中,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反而让一个最不起眼的小人物,成了整件事情的核心关键。

  “林,你觉得这女人说的话能相信吗?”豪斯问道。

  林松想了想,不置可否,只是让豪斯和连姆两个人和自己先出去一下,三个人来到医院的天台上面,林松就说道:“我觉得她说的有八成是可信的。今天我控制了她之后,追杀我们的直升机果然不敢进攻我们,说明议会的确是不希望她出事,毕竟她现在是最靠谱的知情人了。”

  连姆苦笑:“八成?你们还真是多疑,她都已经这样了,难不成还能编谎话骗我们不成,她说的应该就是真的。”

  唯独豪斯依旧在严重的质疑:“哼,四个安全官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斗来斗去斗到最后,就这个女人活了下来。你们也看见了,她和议会的雇佣兵是一起行动的,这哪儿像是一个被控制的人质,分明就算是一个女指挥官!

  她现在这可怜巴巴的样子,跟之前凶狠嚣张的样子可太不相称了,我总有一种感觉,这女人跟我们隐瞒了什么,她的话,我绝不可能全部采信。”

  “但是她的话,可以解释之前所有的疑问。”连姆说道:“我们有的时候,还是不要太吹毛求疵了,我认为这个女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好了,现在先不要争论这个了。是不是真的,我们还有另外一个证人,卡里的老婆。”林松说道:“去问问她好了。”

  这个提议,连姆和豪斯两个人都同意,临走之前,连姆对豪斯说道:‘对了,你不是答应给她一针吗啡针吗?你刚才足足给她注射了两针肾上腺素,她现在疼得要死,还是……’

  “肾上腺素可以被代谢掉,只是时间会慢点而已。”豪斯说道:“相比那些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的兄弟们,她已经很幸运了,这只是给她的一点惩罚而已。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我答应过她,但是对她这种人,我没什么诚信可讲。”

  听到这里,就连豪斯都倒吸一口凉气:“这件事情听上去戏剧性实在是太强,嘿,你们认不认识当编剧的朋友,要是改变成一部电影,一定会卖座。s.xs321.”

  “我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做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的戏剧性,很多时候要比戏剧本身更强。”林松说道:“不过改编电影什么的就算了,不如你好好说说,你为什么要杀了查理?他难道不是你的情人吗?”

  听见林松这样说,菲娜顿时泪如泉涌,脸上全都是痛苦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疼,还是因为太伤心,就听见菲娜断断续续的说道:“不是我想要杀了查理,是查理想要杀了我。

  我们一共潜入油田三次,每次都是空手而归,议会的人给了我们时间期限,如果一周之内我们还是不能拿到井位坐标的话,就要杀了我们。

  查理的压力很大,就暗中跟我说想要逃跑。但是我认为,以我们两个人的能力,根本就躲不过议会势力的追杀,所以我决定赌一把,我劝查理找王室坦白,争取王室对我们的保护。

  谁知道,查理认定我的办法一定没用,他认为王室在知道真相之后,一定不会容忍他曾经的背叛,一定会杀了他。

  或许是因为那段时间他的神经太紧张,他开始变得神经兮兮,疑神疑鬼的,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生怕我去找王室告密。

  终于,在最后的一次潜入油田之前,我发现查理在我的晚饭里面动了手脚,我暗中检查了查理的储物柜,查理往我的晚饭里面放的,是一种慢性的催眠剂。我还在查理的身上发现了匕首,胶带还有手套之类的东西。

  那时候我就知道,查理认定我会向王室告密,为了保证他自己的安全,他已经对我动了杀心,他想要杀了我。

  我没办法,所以只能先下手为强,那把是我原先一直放在家里准备用来防身的,我偷偷将手枪带在身上。

  其实我本来还抱有一丝希望,我希望一切都是我的臆想,但是那天进了油田之后,查理就编了一个异常蹩脚的理由,要带我到油田里面最偏僻的地方去,我知道他想要动手了。所以……我就先下手为强了。”

  林松说道:“你杀了查理之后,靠着自己对油田的熟悉,避开了所有的监控摄像头,逃出了油田,却正好被议会的人抓到,然后他们继续逼迫你。

  四个安全官全都死了,你算是唯一的知情人了,这个时候你就想到了卡里的老婆孩子,所以你们就对卡里的老婆孩子动手了。”

  事情说到了这一步,已经全都清楚了,说实话,这件事情真的是相当的黑色幽默。

  本来这只是一个调理清晰,逻辑简单的事件。不过就是议会的人想要收买四个安全官拿到井位坐标,就这么简单。

  但是人心难测,在相互猜忌,算计之中,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反而让一个最不起眼的小人物,成了整件事情的核心关键。

  “林,你觉得这女人说的话能相信吗?”豪斯问道。

  林松想了想,不置可否,只是让豪斯和连姆两个人和自己先出去一下,三个人来到医院的天台上面,林松就说道:“我觉得她说的有八成是可信的。今天我控制了她之后,追杀我们的直升机果然不敢进攻我们,说明议会的确是不希望她出事,毕竟她现在是最靠谱的知情人了。”

  连姆苦笑:“八成?你们还真是多疑,她都已经这样了,难不成还能编谎话骗我们不成,她说的应该就是真的。”

  唯独豪斯依旧在严重的质疑:“哼,四个安全官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斗来斗去斗到最后,就这个女人活了下来。你们也看见了,她和议会的雇佣兵是一起行动的,这哪儿像是一个被控制的人质,分明就算是一个女指挥官!

  她现在这可怜巴巴的样子,跟之前凶狠嚣张的样子可太不相称了,我总有一种感觉,这女人跟我们隐瞒了什么,她的话,我绝不可能全部采信。”

  “但是她的话,可以解释之前所有的疑问。”连姆说道:“我们有的时候,还是不要太吹毛求疵了,我认为这个女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好了,现在先不要争论这个了。是不是真的,我们还有另外一个证人,卡里的老婆。”林松说道:“去问问她好了。”

  这个提议,连姆和豪斯两个人都同意,临走之前,连姆对豪斯说道:‘对了,你不是答应给她一针吗啡针吗?你刚才足足给她注射了两针肾上腺素,她现在疼得要死,还是……’

  “肾上腺素可以被代谢掉,只是时间会慢点而已。”豪斯说道:“相比那些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的兄弟们,她已经很幸运了,这只是给她的一点惩罚而已。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我答应过她,但是对她这种人,我没什么诚信可讲。”

  连姆苦笑一声,却只能不在多说什么。林松沉默着,也没有再帮菲娜说话,三个人就直接来到了安置卡里老婆的房间里面。

  此时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卡里的老婆坐在床边,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这场面看着让人感到有些辛酸。

  “卡里太太。”豪斯说道:“可以跟你单独聊两句吗?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两个孩子的睡眠了怎么样?”

  卡里太太点了点头,就跟着几个人来到了隔壁房间,豪斯开门见山的说道:“卡里去自首之前,曾经回家见过你是不是?他跟你说了些什么?有没有给过你什么东西?”

  卡里太太低着头一不发,豪斯长叹一声:‘太太,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你和卡里都是普通人,你们不应该卷入一些不属于你们的争斗中。

  这样对于你们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就算不是为了你自己,你也为了两个孩子的安全好好想想。’

  终于,卡里太太抬头说话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