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雪 第556章戈壁古城

小说:秦雪 作者:林松 更新时间:2021-03-02 10:46: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56章 戈壁古城

  张雄话音落下,众人就赶忙向着远处,写着餐厅的那所房子跑过去。s.sthuojia.

  餐厅距离众人下车的地方,有将近百十米的距离,就在大家拔足狂奔的这段时间里面,一阵风沙袭来,顿时就让很多人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张雄带着防风镜,和几个干部从旁边走过来,一边走一边说道:‘忘了告诉你们了,这里呢,有一个别称叫做天风城。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这里常年都挂着七级以上的大风,风沙不断,这个基地,每隔半个月就要进行一次沙尘清扫。要不然连基地的大门都要被风沙掩埋。

  之前忘了提醒你们准备防风镜,真的是不好意思啊。’

  我信你个鬼!

  林松脸上挂着苦笑,心里面骂了一句,张雄这家伙,分明就是故意整大家啊!

  林松拉着吴猛,后面的几个战友自觉的站在他们身后,雪狼也眯着眼睛,恼火的用爪子在地面上扒拉两下。

  最终,众人冲到了餐厅里面,最后进来的两个人,咬着牙,用着吃奶的力气才算是将大门关上,即便是这样,外面的大风顶在门上的那种压迫感,还是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

  “开饭了!”里面的大厨一脸热情的笑容:“诸位,咱们这里呢,补给车两个月才来一次,所以没有什么新鲜蔬菜,但是咱们这里牛奶肉食是管够的,你们大家放心。

  但是就有一点,这玩意儿吃多了容易便秘,不过咱们医务所里面啊,常年准备着大量的维生素咀嚼片和益生菌,有需要调理肠道的同志们不用客气,不限量领取了啊。”

  “看见没有?我们天风城基地的后勤保障,就是这么周道完善!好了别废话了,都过来吃饭吧!”张雄招呼着大家。

  众人坐在饭桌前面,就看见饭桌上,每个人的面前放着一只铁盘子还有一只大号的杯子。铁盘子里面,是还带着血色的一大块牛肉,那个尺寸大小不输给扎啤杯的杯子里面,则是漂浮着土色的牛奶。

  “用这个调味,别有风味的!”张雄一边说,一边做示范。

  林松看见张雄拿起来的,是桌子上的一罐有些发黄的警惕,他很快就明白过来,那其实是粗盐,粗盐洒在带着血腥气的牛肉上面,那味道……真的是谁吃谁知道。

  而且,不管是牛肉,还是牛奶,吃喝进去一口,都能吐出来半两沙子,赵虎吃到一半,哭丧着脸说道:“不行了大队长,再这样下去,我这一嘴牙全得完蛋。”

  张雄嘿嘿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接下来好玩的还多着呢。”

  这一顿‘别开生面’的欢迎宴会,在无数人捂着腮帮子发出的哀嚎之中结束了,倒是雪狼没觉得有什么,带着沙子的牛肉算什么,小场面而已。

  众人回到营房开始休息,次日天不亮的时候,所有人就被从床上拽了起来。不过这些对于利剑特种大队的士兵来说,实在不算是什么,紧急集合而已,新兵蛋子都要经历几次的小意思而已啦。

  但是等大家在营房外集合完毕的时候,这才意识到了这绝对不是什么小场面。

  林松看见,在前方一望无际的戈壁滩的地平线上,似乎隆起了一圈儿光晕,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以为那就是所谓的‘晨光熹微’呢。

  但是过了片刻,众人才明白过来,这可不是什么晨光。他们现在所在的戈壁滩是天山省,位于华夏的西部。日出的时间算是华夏最晚的地区之一。

  现在只是凌晨四点半,天山省是绝对看不到一丁点的所谓晨光的。

  这时候,林松就听见张雄开始训话:“怎么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不是很带劲啊同志们?我现在就告诉你们,这是天风城上空的冷气流迅速流动,平流层之中的杂质太多,导致上千公里外的北极光发生漫反射产生的现象。

  没想到,在内陆戈壁滩上,还能看到北极光吧,你们还真的是有福之人呢。”

  林松作为一个特种兵,之前曾经简单的涉猎过一些大气物理类的课程,对于这些知识点还是有所了解的,张雄说完之后,顿时脸林松都惊讶的张大了嘴,能吹到平流层上的杂质……这里的风沙到底是有多强!

  “我现在简单说一下啊,今天的训练科目其实不复杂。”张雄说道:“在我们基地西北方,大约六十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废弃的月氏古城。

  这座古城,原本是沉睡在地下的,但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时候,因为一场大沙暴,才让月氏古城重见天日了。

  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当年由于我们的保障能力不够强,很多外籍盗墓贼先人一步,导致月氏古城已经被严重破坏。

  现在,月氏古城只剩下了一个空壳而已。所以这一次,我们决定,用月氏古城作为一个教学基地,让你们来进行沙漠生存训练。

  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以后,不管在多么严酷的环境下,你们都要具备快速反应,并且保护目标的能力。”

  战士们纷

  第556章 戈壁古城

  张雄话音落下,众人就赶忙向着远处,写着餐厅的那所房子跑过去。s.sthuojia.

  餐厅距离众人下车的地方,有将近百十米的距离,就在大家拔足狂奔的这段时间里面,一阵风沙袭来,顿时就让很多人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张雄带着防风镜,和几个干部从旁边走过来,一边走一边说道:‘忘了告诉你们了,这里呢,有一个别称叫做天风城。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这里常年都挂着七级以上的大风,风沙不断,这个基地,每隔半个月就要进行一次沙尘清扫。要不然连基地的大门都要被风沙掩埋。

  之前忘了提醒你们准备防风镜,真的是不好意思啊。’

  我信你个鬼!

  林松脸上挂着苦笑,心里面骂了一句,张雄这家伙,分明就是故意整大家啊!

  林松拉着吴猛,后面的几个战友自觉的站在他们身后,雪狼也眯着眼睛,恼火的用爪子在地面上扒拉两下。

  最终,众人冲到了餐厅里面,最后进来的两个人,咬着牙,用着吃奶的力气才算是将大门关上,即便是这样,外面的大风顶在门上的那种压迫感,还是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

  “开饭了!”里面的大厨一脸热情的笑容:“诸位,咱们这里呢,补给车两个月才来一次,所以没有什么新鲜蔬菜,但是咱们这里牛奶肉食是管够的,你们大家放心。

  但是就有一点,这玩意儿吃多了容易便秘,不过咱们医务所里面啊,常年准备着大量的维生素咀嚼片和益生菌,有需要调理肠道的同志们不用客气,不限量领取了啊。”

  “看见没有?我们天风城基地的后勤保障,就是这么周道完善!好了别废话了,都过来吃饭吧!”张雄招呼着大家。

  众人坐在饭桌前面,就看见饭桌上,每个人的面前放着一只铁盘子还有一只大号的杯子。铁盘子里面,是还带着血色的一大块牛肉,那个尺寸大小不输给扎啤杯的杯子里面,则是漂浮着土色的牛奶。

  “用这个调味,别有风味的!”张雄一边说,一边做示范。

  林松看见张雄拿起来的,是桌子上的一罐有些发黄的警惕,他很快就明白过来,那其实是粗盐,粗盐洒在带着血腥气的牛肉上面,那味道……真的是谁吃谁知道。

  而且,不管是牛肉,还是牛奶,吃喝进去一口,都能吐出来半两沙子,赵虎吃到一半,哭丧着脸说道:“不行了大队长,再这样下去,我这一嘴牙全得完蛋。”

  张雄嘿嘿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接下来好玩的还多着呢。”

  这一顿‘别开生面’的欢迎宴会,在无数人捂着腮帮子发出的哀嚎之中结束了,倒是雪狼没觉得有什么,带着沙子的牛肉算什么,小场面而已。

  众人回到营房开始休息,次日天不亮的时候,所有人就被从床上拽了起来。不过这些对于利剑特种大队的士兵来说,实在不算是什么,紧急集合而已,新兵蛋子都要经历几次的小意思而已啦。

  但是等大家在营房外集合完毕的时候,这才意识到了这绝对不是什么小场面。

  林松看见,在前方一望无际的戈壁滩的地平线上,似乎隆起了一圈儿光晕,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以为那就是所谓的‘晨光熹微’呢。

  但是过了片刻,众人才明白过来,这可不是什么晨光。他们现在所在的戈壁滩是天山省,位于华夏的西部。日出的时间算是华夏最晚的地区之一。

  现在只是凌晨四点半,天山省是绝对看不到一丁点的所谓晨光的。

  这时候,林松就听见张雄开始训话:“怎么样,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不是很带劲啊同志们?我现在就告诉你们,这是天风城上空的冷气流迅速流动,平流层之中的杂质太多,导致上千公里外的北极光发生漫反射产生的现象。

  没想到,在内陆戈壁滩上,还能看到北极光吧,你们还真的是有福之人呢。”

  林松作为一个特种兵,之前曾经简单的涉猎过一些大气物理类的课程,对于这些知识点还是有所了解的,张雄说完之后,顿时脸林松都惊讶的张大了嘴,能吹到平流层上的杂质……这里的风沙到底是有多强!

  “我现在简单说一下啊,今天的训练科目其实不复杂。”张雄说道:“在我们基地西北方,大约六十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废弃的月氏古城。

  这座古城,原本是沉睡在地下的,但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时候,因为一场大沙暴,才让月氏古城重见天日了。

  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当年由于我们的保障能力不够强,很多外籍盗墓贼先人一步,导致月氏古城已经被严重破坏。

  现在,月氏古城只剩下了一个空壳而已。所以这一次,我们决定,用月氏古城作为一个教学基地,让你们来进行沙漠生存训练。

  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以后,不管在多么严酷的环境下,你们都要具备快速反应,并且保护目标的能力。”

  战士们纷

  纷发出一阵惊呼,林松则轻声说道:“我明白了,不管以后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要能够快速反应完成战斗。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月氏古城被外籍盗墓贼盗掘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

  张雄很认真的点头:“没错,总算是有个懂事儿的了。我现在告诉大家,徒步六十公里,在别的地方对你们来说不算什么。

  但是现在你们面前面对的,是天风城戈壁滩,这里的地面上虽然寸草不生。但是毒虫猛兽一样不少。你们进去之后,就会使它们最好的食物来源。

  同时,这片隔壁下面,有强烈的磁场干扰,一切导航设备,全都不管用。你们要时刻小心不能让自己迷路,否则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除此之外,我提醒你们千万不要玩儿命疯狂赶路,这样只会让你们死的太快。”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