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雪 第423章五项比赛

小说:秦雪 作者:林松 更新时间:2021-03-02 10:46: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很显然,巴里确实是没想到,林松会提出这样的建议,他蹙眉问道:“和平的办法?你指的是什么?”

  “刚才你的手下乔纳森,有一句话让我们至今耿耿于怀。s.zixunz.他说可以给我们难民待遇,还让我们要听从他们这些军人的命令。

  很显然,我们这些真正在战场上搏命战斗的军人,听见一个炮声一响就躲得远远的,战斗结束就跑过来耀武扬威的家伙这么说,是很生气的。

  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们,谁才是真正的军人。

  当然,想要证明自己是军人,不一定要用暴力,比如我们可以来一场军事技能竞赛,怎么样?”

  巴里虽然有些吃惊,但是很显然,他并不排斥这个方法:“你说说怎么比?”

  “很简单,我们都是军人,我们所需要的能力大同小异。就以我们军人最重要的几项技能,实战射击,高山攀登,野外生存,目标搜索,还有徒手格斗。

  我们用这些科目,来证明谁才是真正的强者,五局三胜制,如果我们赢了,麻烦你们开着你们先进的驱逐舰,调转航向一百八十度,然后全速前进。”林松笑着说道。

  巴里皱眉:“那么如果是你们输了呢?”

  林松直接说道:“如果是我们输了,我们就乖乖的享受难民待遇,这个岛屿上面的事情我们不再插手。”

  “好,就这么定了!我马上就会选派代表队上岛。”

  眼看着跟巴里已经达成了共识,林松一回头,却看见有百十个本地岛民,手中荷枪实弹的跑了过来,林松楞了一下:“你们怎么来了?”

  “是阿廖沙先生让我们来的。”一个岛民说道。

  阿廖沙说:“林,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巴里说不定也已经猜到了。你们不过就是想要拖延一下时间,对不对?

  既然这样的话, 巴里嘴上答应了跟你们比赛,但是实际上未必会真的乖乖比赛,而是有可能在背后耍花招。

  所以我已经决定了,这次我们北国放弃上场比赛的机会,我们从现在开始,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盯紧这两位高贵的黑国军官。”

  柯察金话音一落,谢尔盖带着两个北国士兵就直接将凯奇还有乔纳森两个人拉了拉过来:“抱歉了凯奇上校,严格说来你是我们的朋友,但我们的处境请你谅解。”

  凯奇长叹一声:“回国之后,恐怕我很快就不是上校了,罢了,就当是我最后帮一次我的朋友们吧。”

  而那些本地岛民,则负责周围的警戒。虽然这帮岛民的战斗力,实在是一难尽,但是毕竟谁都懂得一个道理。

  ‘一枚子弹,被高手射出来,还有被一个弱智发射出来,威力是一样大的。’

  毕竟这帮人现在荷枪实弹,那帮黑国士兵看在这一点上,也不会轻举妄动的。

  很快,黑国队员都已经到位了,林松转过身去,将整个雪狼小组,还有技术组的人全都聚集在一起:“刚才我一共提出了五个比赛科目,大家自己挑吧。”

  作为狙击手的钱东路直接说道:“实战射击交给我好了。我闭着眼睛也比那帮黑国家伙强。”

  林松点点头:“那你们几个呢。”

  张飞宇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这时候憋着说道:“我,攀登!攀登上要是输给他们,我张飞宇三个字倒着写!”

  林松微微一笑:“行了,还剩下野外生存,目标搜索,徒手格斗三项,有谁认领?”

  这时候,王祥军说道:“之前我在亚马逊丛林进行过特训,野外生存我在行,我看要不然就交给我吧。”

  赵虎则直接咬着牙,将一双拳头捏的咯嘣响:“徒手格斗算我的,组长,我知道我的格斗水平不如你,但是当年我在集团军大比武的时候,搏击也拿到过第三名的成绩。而且当时我还是跨重量级挑战。就算黑国佬块头比我大我也不怕。”

  林松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既然这样,目标搜索就交给我了。你们大家记住,如果对方实力很强,你们不必硬撑。

  如果你们比对方强很多,也用不着谋求速胜,记住,我们真正的目标是拖延时间,而不是一时的成败,你们明白吗?”

  众人纷纷点头:“是!我们明白!”

  这时候,黑国队员已经来到了众人面前;“怎么样,你们既然要来比赛,那我们就派几个人陪你们玩玩,第一轮就是实战射击,怎么一个玩法?”

  “很简单,你们应该呆了演习用枪了吧。”林松说道。

  这几个人点点头,然后拖出一个箱子说道:“这里面都是空包弹,还有模拟抛物的发射器,这个头盔也是演习用的,如果被击中,头盔就会冒烟。”

  林松点点头说道:“既然这样就简单了,我们出四个人,带着感应头盔,在特定的场地里,让你们的人来打。限定时间内,以被击中的人数作为成绩。

  反之,你们出四个人给我们的人来打,就是这么简单,谁的成绩好,谁就赢了,怎么样

  很显然,巴里确实是没想到,林松会提出这样的建议,他蹙眉问道:“和平的办法?你指的是什么?”

  “刚才你的手下乔纳森,有一句话让我们至今耿耿于怀。s.zixunz.他说可以给我们难民待遇,还让我们要听从他们这些军人的命令。

  很显然,我们这些真正在战场上搏命战斗的军人,听见一个炮声一响就躲得远远的,战斗结束就跑过来耀武扬威的家伙这么说,是很生气的。

  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们,谁才是真正的军人。

  当然,想要证明自己是军人,不一定要用暴力,比如我们可以来一场军事技能竞赛,怎么样?”

  巴里虽然有些吃惊,但是很显然,他并不排斥这个方法:“你说说怎么比?”

  “很简单,我们都是军人,我们所需要的能力大同小异。就以我们军人最重要的几项技能,实战射击,高山攀登,野外生存,目标搜索,还有徒手格斗。

  我们用这些科目,来证明谁才是真正的强者,五局三胜制,如果我们赢了,麻烦你们开着你们先进的驱逐舰,调转航向一百八十度,然后全速前进。”林松笑着说道。

  巴里皱眉:“那么如果是你们输了呢?”

  林松直接说道:“如果是我们输了,我们就乖乖的享受难民待遇,这个岛屿上面的事情我们不再插手。”

  “好,就这么定了!我马上就会选派代表队上岛。”

  眼看着跟巴里已经达成了共识,林松一回头,却看见有百十个本地岛民,手中荷枪实弹的跑了过来,林松楞了一下:“你们怎么来了?”

  “是阿廖沙先生让我们来的。”一个岛民说道。

  阿廖沙说:“林,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巴里说不定也已经猜到了。你们不过就是想要拖延一下时间,对不对?

  既然这样的话, 巴里嘴上答应了跟你们比赛,但是实际上未必会真的乖乖比赛,而是有可能在背后耍花招。

  所以我已经决定了,这次我们北国放弃上场比赛的机会,我们从现在开始,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盯紧这两位高贵的黑国军官。”

  柯察金话音一落,谢尔盖带着两个北国士兵就直接将凯奇还有乔纳森两个人拉了拉过来:“抱歉了凯奇上校,严格说来你是我们的朋友,但我们的处境请你谅解。”

  凯奇长叹一声:“回国之后,恐怕我很快就不是上校了,罢了,就当是我最后帮一次我的朋友们吧。”

  而那些本地岛民,则负责周围的警戒。虽然这帮岛民的战斗力,实在是一难尽,但是毕竟谁都懂得一个道理。

  ‘一枚子弹,被高手射出来,还有被一个弱智发射出来,威力是一样大的。’

  毕竟这帮人现在荷枪实弹,那帮黑国士兵看在这一点上,也不会轻举妄动的。

  很快,黑国队员都已经到位了,林松转过身去,将整个雪狼小组,还有技术组的人全都聚集在一起:“刚才我一共提出了五个比赛科目,大家自己挑吧。”

  作为狙击手的钱东路直接说道:“实战射击交给我好了。我闭着眼睛也比那帮黑国家伙强。”

  林松点点头:“那你们几个呢。”

  张飞宇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这时候憋着说道:“我,攀登!攀登上要是输给他们,我张飞宇三个字倒着写!”

  林松微微一笑:“行了,还剩下野外生存,目标搜索,徒手格斗三项,有谁认领?”

  这时候,王祥军说道:“之前我在亚马逊丛林进行过特训,野外生存我在行,我看要不然就交给我吧。”

  赵虎则直接咬着牙,将一双拳头捏的咯嘣响:“徒手格斗算我的,组长,我知道我的格斗水平不如你,但是当年我在集团军大比武的时候,搏击也拿到过第三名的成绩。而且当时我还是跨重量级挑战。就算黑国佬块头比我大我也不怕。”

  林松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既然这样,目标搜索就交给我了。你们大家记住,如果对方实力很强,你们不必硬撑。

  如果你们比对方强很多,也用不着谋求速胜,记住,我们真正的目标是拖延时间,而不是一时的成败,你们明白吗?”

  众人纷纷点头:“是!我们明白!”

  这时候,黑国队员已经来到了众人面前;“怎么样,你们既然要来比赛,那我们就派几个人陪你们玩玩,第一轮就是实战射击,怎么一个玩法?”

  “很简单,你们应该呆了演习用枪了吧。”林松说道。

  这几个人点点头,然后拖出一个箱子说道:“这里面都是空包弹,还有模拟抛物的发射器,这个头盔也是演习用的,如果被击中,头盔就会冒烟。”

  林松点点头说道:“既然这样就简单了,我们出四个人,带着感应头盔,在特定的场地里,让你们的人来打。限定时间内,以被击中的人数作为成绩。

  反之,你们出四个人给我们的人来打,就是这么简单,谁的成绩好,谁就赢了,怎么样

  ”

  “没问题!”一个黑国军官忽然之间狡黠的笑了一声:“如果枪手太过无能,在击中目标之前,就被目标给抓住了,那怎么算呢?”

  林松顿时就明白过来,很显然,黑国人没把钱东路放在眼里,他们觉得,一旦开始比赛,不等钱东路‘打死’他们,他们就能搞定钱东路。

  林松微微一笑:“那自然就算是零分出局了。”

  “很好,我喜欢这个游戏!”黑国军官直接说道。

  几分钟之后,游戏正式开始,第一局出场的是钱东路,林松让冯磊这个技术人员,检查了枪械和头盔,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拍拍钱东路的肩膀:“兄弟,看你的了。”

  钱东路轻松的握着枪械,微微一笑:“放心吧,不过都是小场面而已,黑国这帮傻兵,在我的枪面前,保证跟点卯似的,一点一个准!”

  说完,钱东路直接进入了临时搭建的‘比赛场’。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