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雪 第1651章 一起战斗

小说:秦雪 作者:林松 更新时间:2021-03-02 10:46: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松说完再一次单膝下跪,他对父亲可以冷漠,

  可以带着怨恨,但是对于母亲,他怎么也恨不起来,就算是二十年没有见面,那种亲情依然让他割舍不断。

  此时此刻,林松这个钢铁硬汉,默默的留下了两行清泪,他真的渴望母爱。

  赵孤雪默默的看着林松,眼睛湿润了,泪水夺眶而出,二十年,终于见面了,她摘掉面具,露出一张艳丽的脸庞。

  她双手抱紧林松的脑袋,轻声的说道:“小松,这么多年让你受苦了。”她愧对林松,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林松内心久违的痛苦全部释放,紧紧的抱着赵孤雪,失声喊着:“母亲,母亲。”一声声,撕心裂肺,儿时的孤单,二十多年的想念之情,瞬间爆发。

  一个大男人,跟一个中年女人,哭作一团,完全不在乎周围站着的秦雪等人。

  母子团聚,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是此时此刻充满了无比的辛酸。

  秦雪,包括白衣战士,就连雪狼都发出一声声的哽咽之声,为林松母子高兴。

  林松抬头看着赵孤雪,这是一张漂亮的脸,尽管已经步入中年,但是依然掩饰不住年轻时候的美丽。

  他忍不住说道:“母亲,你们离开我究竟为了什么。”他实在搞不懂,父亲,母亲,为什么要抛弃儿子,抛弃正常的生活,远走他乡。

  赵孤雪一声长叹,轻声的说道:“孩子,有些事情,一时也说不清楚,总之国恨家仇,我们不得不放下。”

  当年她跟林松的父亲,林成风,都是龙牙战士,执行过无数的任务,另世界邪恶力量闻名丧胆,号称侠侣战神,终于步入婚姻殿堂。

  但是在一次任务中,赵孤雪被仇家追杀,回到国界线上,赵孤雪难产,在丛林里生下林松,取名林松,不得不放下刚刚出生的林松,跟特战队回到战场上。

  本来以为林松活不了,谁知道被一猎人捡到,侥幸活了下来。

  林成风闻讯赶来,正好看到林松被捡到这一幕,但是赵孤雪踪迹全无,于是回到国外,寻找赵孤雪,这一走就是二十年。

  二十年,充满了辛酸很血泪,这些事情一句两句话根本就说不清楚。

  林松也是经历过生死的战士,执行过无数的任务,他见过无数的战士倒下去,能够活着已经不容易了。

  他点点头说道:“母亲,我们再也不分开,我们一起完成任务。”

  他的话刚刚说完,轰轰轰的爆炸声音响起,一时间地动山摇,房子剧烈的晃动。

  林松跟赵孤雪几乎同时看向房子外边。

  爆炸声音响起,接着就是激烈的枪声。

  林松的耳麦里响起声音:“人狼,情况不妙,大批的死神兽兵包围过来,我们怎么办。”

  秦雪冲了上来,看了看林松跟秦雪,很直接的说道:“人狼,阿姨,死神兽兵来了,我们要尽快行动。”

  “母亲,你们先走,我们顶住他们。”林松很坚决的说道,他不会让母亲遇到任何危险。

  “人狼,让他们到院子里来,我有办法。”赵孤雪一脸坚决的说道。

  她说完,好像并不在乎外边的危险一样,走到秦雪的面前,拉着秦雪的手说道;“你就是秦雪,我听人提起过你。”

  “阿姨,我就是,”秦雪冷若冰霜的脸色,透着一抹红晕,她第一次见到林松的母亲,有些害羞。

  林松看了看两人,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是现在没时间去想这些,他对着耳麦大声的说道:“虎神战队所有人,进入院子。”

  他说完回头看了看秦雪跟赵孤雪,发现两个人说的正高兴,还不时的笑两声。

  林松摇摇头,冲着雪狼挥挥手,朝着院子大门口冲过去。

  他刚刚冲到大门口,一名白衣战士几乎同时冲过来,两个人站在大门口两侧,一左一右接应虎神战队的战士们。

  很快虎神战队的战士们,一边掩护,一边后撤,几分钟的时间,全都进入院子。

  林松看向白衣战士,他可不相信这扇大门,能够顶住死神兽兵的攻击,就算是铁门也无能为力,何况看大门材质,还是木头的。

  白衣战士冲着林松等人点点头,很冷静的说道:“快,进入队长的房子。”

  林松一脸的疑惑,冲着吴猛,詹姆斯等人大声的说道:“还愣着干啥,正对着的那间房子,都进去。”

  吴猛,詹姆斯等人反应过来,朝着房子冲过去,很快进入房子。

  此时大门口只剩下林松跟白衣战士,无数的子弹飞过来,打在大门上,出现无数的单孔,眼看着大门就要被打烂。

  林松一脸着急的说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白衣战士看了看林松,指着对面的房子说道:“还愣着干啥,进去。”她说完,转身狂奔出去。

  林松一怔,来不及考虑,

  跟着冲了出去,一人一狼,速度飞快,瞬间进入房子。

  刚刚进入房子轰的一声巨响,

  林松说完再一次单膝下跪,他对父亲可以冷漠,

  可以带着怨恨,但是对于母亲,他怎么也恨不起来,就算是二十年没有见面,那种亲情依然让他割舍不断。

  此时此刻,林松这个钢铁硬汉,默默的留下了两行清泪,他真的渴望母爱。

  赵孤雪默默的看着林松,眼睛湿润了,泪水夺眶而出,二十年,终于见面了,她摘掉面具,露出一张艳丽的脸庞。

  她双手抱紧林松的脑袋,轻声的说道:“小松,这么多年让你受苦了。”她愧对林松,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林松内心久违的痛苦全部释放,紧紧的抱着赵孤雪,失声喊着:“母亲,母亲。”一声声,撕心裂肺,儿时的孤单,二十多年的想念之情,瞬间爆发。

  一个大男人,跟一个中年女人,哭作一团,完全不在乎周围站着的秦雪等人。

  母子团聚,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但是此时此刻充满了无比的辛酸。

  秦雪,包括白衣战士,就连雪狼都发出一声声的哽咽之声,为林松母子高兴。

  林松抬头看着赵孤雪,这是一张漂亮的脸,尽管已经步入中年,但是依然掩饰不住年轻时候的美丽。

  他忍不住说道:“母亲,你们离开我究竟为了什么。”他实在搞不懂,父亲,母亲,为什么要抛弃儿子,抛弃正常的生活,远走他乡。

  赵孤雪一声长叹,轻声的说道:“孩子,有些事情,一时也说不清楚,总之国恨家仇,我们不得不放下。”

  当年她跟林松的父亲,林成风,都是龙牙战士,执行过无数的任务,另世界邪恶力量闻名丧胆,号称侠侣战神,终于步入婚姻殿堂。

  但是在一次任务中,赵孤雪被仇家追杀,回到国界线上,赵孤雪难产,在丛林里生下林松,取名林松,不得不放下刚刚出生的林松,跟特战队回到战场上。

  本来以为林松活不了,谁知道被一猎人捡到,侥幸活了下来。

  林成风闻讯赶来,正好看到林松被捡到这一幕,但是赵孤雪踪迹全无,于是回到国外,寻找赵孤雪,这一走就是二十年。

  二十年,充满了辛酸很血泪,这些事情一句两句话根本就说不清楚。

  林松也是经历过生死的战士,执行过无数的任务,他见过无数的战士倒下去,能够活着已经不容易了。

  他点点头说道:“母亲,我们再也不分开,我们一起完成任务。”

  他的话刚刚说完,轰轰轰的爆炸声音响起,一时间地动山摇,房子剧烈的晃动。

  林松跟赵孤雪几乎同时看向房子外边。

  爆炸声音响起,接着就是激烈的枪声。

  林松的耳麦里响起声音:“人狼,情况不妙,大批的死神兽兵包围过来,我们怎么办。”

  秦雪冲了上来,看了看林松跟秦雪,很直接的说道:“人狼,阿姨,死神兽兵来了,我们要尽快行动。”

  “母亲,你们先走,我们顶住他们。”林松很坚决的说道,他不会让母亲遇到任何危险。

  “人狼,让他们到院子里来,我有办法。”赵孤雪一脸坚决的说道。

  她说完,好像并不在乎外边的危险一样,走到秦雪的面前,拉着秦雪的手说道;“你就是秦雪,我听人提起过你。”

  “阿姨,我就是,”秦雪冷若冰霜的脸色,透着一抹红晕,她第一次见到林松的母亲,有些害羞。

  林松看了看两人,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是现在没时间去想这些,他对着耳麦大声的说道:“虎神战队所有人,进入院子。”

  他说完回头看了看秦雪跟赵孤雪,发现两个人说的正高兴,还不时的笑两声。

  林松摇摇头,冲着雪狼挥挥手,朝着院子大门口冲过去。

  他刚刚冲到大门口,一名白衣战士几乎同时冲过来,两个人站在大门口两侧,一左一右接应虎神战队的战士们。

  很快虎神战队的战士们,一边掩护,一边后撤,几分钟的时间,全都进入院子。

  林松看向白衣战士,他可不相信这扇大门,能够顶住死神兽兵的攻击,就算是铁门也无能为力,何况看大门材质,还是木头的。

  白衣战士冲着林松等人点点头,很冷静的说道:“快,进入队长的房子。”

  林松一脸的疑惑,冲着吴猛,詹姆斯等人大声的说道:“还愣着干啥,正对着的那间房子,都进去。”

  吴猛,詹姆斯等人反应过来,朝着房子冲过去,很快进入房子。

  此时大门口只剩下林松跟白衣战士,无数的子弹飞过来,打在大门上,出现无数的单孔,眼看着大门就要被打烂。

  林松一脸着急的说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白衣战士看了看林松,指着对面的房子说道:“还愣着干啥,进去。”她说完,转身狂奔出去。

  林松一怔,来不及考虑,

  跟着冲了出去,一人一狼,速度飞快,瞬间进入房子。

  刚刚进入房子轰的一声巨响,

  炸弹爆炸,大门被炸飞。

  而此时林松跟所有的人已经进入房子,房门开着,林松一眼看到大门口的情况,死神兽兵,大步的走了进来。

  林松一脸着急的样子,回头看向赵孤雪。

  赵孤雪看出林松的担心,笑了笑说道:“别着急,我们不会有事。”她说完,拍拍手。

  林松一阵无语,这还不着急,死神兽兵,距离这里已经不足三十米,一旦冲过来,对着房子里一顿扫射,就会倒下一批人。

  此时不但林松着急,所有的人都在着急,

  吴猛一脸直爽的说道:“头,干脆我们冲出去,

  跟他们拼了。在这个小房子里不是等死吗?”

  “人狼,快看,他们冲过来了,我们打头阵。”詹姆斯大声的说道,说完带着他的人就要冲出去。

  林松一把拉住詹姆斯的胳膊,摇着头说道:“在等等。”他相信母亲会有办法。

  他说完,转身看向房子外边,眼看着死神兽兵距离房子越来越近,忽然房子剧烈的晃动起来,开始急速下沉。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