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雪 第1290章秘密武器试验场

小说:秦雪 作者:林松 更新时间:2021-03-02 10:46: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nbsp; 第1290章 秘密武器试验场

  林松也终于看清楚了,那个神秘的东西不是人,而是超乎了人类的认知的某种未知的怪物。s.xs321.

  因为几乎所有的米国人全都发疯般的朝着他们的敌人的阵地逃去,足可见那个东西的威慑力有多么的强大。

  “上帝啊,那是魔鬼。”

  “看在上帝的面上,不要杀我。”

  一个米国特种兵逃到了波斯美女面前,他已经失去了战斗下去的勇气,几乎是哀求对方不要射杀他。

  波斯美女也没有战斗下去的动力了,因为眼前的画面超出了她的认知,那简直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物种。

  那个米国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体就凌空被打爆了,血肉碎块噼里啪啦的把波斯美女染成了血人的模样。

  林松这一次看清楚了,那个家伙居然也是直立行走,长着两条大长腿,比例几乎超过了任何人种,好像肚子下面就是大长腿。

  而在怪物的肩头部位各有一个特殊的发射器,一个好像是专门测量目标距离的,而另一个似乎就是专门为了杀戮而准备的武器系统。

  只要那个肩头一亮,也看不到什么发生了什么,反正就是一亮,对面直线距离外的目标就会爆体而亡,给人的感觉好像是被撕碎了一样。

  实际上就是从内部爆炸开来,炸的粉身碎骨,威慑力几乎碾压了人类所有的想象力。

  那会是什么秘密武器呢?林松绞尽了脑汁也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过现在已经不用继续想下去了,活下去才是当前最大的任务。

  林松抱着雪狼也加入到了逃难的队伍里面,身后不时地传来米国人凄厉的惨叫声。

  一个又一个米国人被那个怪物给爆体,几乎没有任何反击的能力。

  林松亲眼看到有一个勇敢的米国人,端着一款加特林重机枪,仰仗着身高体壮,朝着怪物展开了决死的反击。

  可是他的反击并没有坚持一分钟,子弹甚至都还没有打完,就被怪物一击毙命,甚至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来。

  活下来的人全都是被吓傻了,怪物比穿着隐身衣的狙击手更恐怖。

  而且不管你跑的多块,也没有长着两条大长腿的怪物跑得快,他几乎可以说毫不费力的就可以直接将他选择好的目标炸得粉碎。

  不过也有好几次,怪物选择了林松,林松不得不放下雪狼,让雪狼独自逃命。

  雪狼矫健的身姿,迅速的淹没在草窝里面,而林松也凭借着超强的意志和敏锐的身手,快速的躲避着怪物的攻击。

  很多次攻击全都失败了,并不是怪物的攻击不够准确,而是林松根本就不给怪物瞄准的机会。

  每一次攻击偏离之后,都会消失在地面上,但是地面就好像是被蒸熟了一样,顿时被炸得一片狼藉,然后被攻击的那块土地上,除了留下一个深深地坑之外,还冒着白色的烟雾。

  不用问也知道那些全都是水蒸气,如果没有超强的能量的话,水怎么会变成水蒸气呢?

  林松没有时间多想,他只能尽快的逃离怪物攻击的范围,如果稍有停留的话,肯定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米国人,曾经的敌人,现在居然和林松站在了一起,虽然不是并肩作战,但也是并排逃跑。

  “狗屎,看在上帝的面子上,不要和我保持一个方向好不好?”

  一个米国人看着林松说道。

  “见鬼,你以为我想和你一起跑吗,不过还好,你没我跑得快?”

  林松的速度也是出奇的快,不出一秒钟就超过了那个米国人。

  “你什么意思……”

  那个米国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顿时就变成了一滩血肉,整个人凌空爆炸,碎裂的尸块散落一地,甚至在上半身爆裂的同时,下半身还在拼命地奔跑。

  直到死尸栽倒的那一瞬,双腿还在努力的保持着高速运动。

  “白痴,连这句话也不明白,怪不得上帝把你收回去了。”

  林松瞥了一眼死尸说道。

  看到死了一个,林松心里也放松了一些,因为他通过观察,发现那个怪物似乎不能连续发射,他只能在发射一次能量之后,做短暂的停顿,不知道是不是在聚集新的能量,准备下一次的攻击。

  但绝对够林松喘息一会儿了,就连林松这样的牛人也累的呼哧呼哧的穿着粗气,更不要说那些米国人了。

  他们几乎全都被林松甩在了身后,不时的有人被怪物给杀死,最后能够逃命的家伙越来越少了。

  波斯美女本来跑在前面,可是被林松很快的追上了,而林松又不想看到美女被怪兽杀死,于是林松背起来美女继续奔跑。

  平时林松都是对自己严要求,每一次十公里越野都是负重一百公斤的分量,和背上一个美女差不多少,甚至美女还要轻一些。

  就是这样,那些累的气喘吁吁

  ♂nbsp; 第1290章 秘密武器试验场

  林松也终于看清楚了,那个神秘的东西不是人,而是超乎了人类的认知的某种未知的怪物。s.xs321.

  因为几乎所有的米国人全都发疯般的朝着他们的敌人的阵地逃去,足可见那个东西的威慑力有多么的强大。

  “上帝啊,那是魔鬼。”

  “看在上帝的面上,不要杀我。”

  一个米国特种兵逃到了波斯美女面前,他已经失去了战斗下去的勇气,几乎是哀求对方不要射杀他。

  波斯美女也没有战斗下去的动力了,因为眼前的画面超出了她的认知,那简直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物种。

  那个米国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体就凌空被打爆了,血肉碎块噼里啪啦的把波斯美女染成了血人的模样。

  林松这一次看清楚了,那个家伙居然也是直立行走,长着两条大长腿,比例几乎超过了任何人种,好像肚子下面就是大长腿。

  而在怪物的肩头部位各有一个特殊的发射器,一个好像是专门测量目标距离的,而另一个似乎就是专门为了杀戮而准备的武器系统。

  只要那个肩头一亮,也看不到什么发生了什么,反正就是一亮,对面直线距离外的目标就会爆体而亡,给人的感觉好像是被撕碎了一样。

  实际上就是从内部爆炸开来,炸的粉身碎骨,威慑力几乎碾压了人类所有的想象力。

  那会是什么秘密武器呢?林松绞尽了脑汁也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过现在已经不用继续想下去了,活下去才是当前最大的任务。

  林松抱着雪狼也加入到了逃难的队伍里面,身后不时地传来米国人凄厉的惨叫声。

  一个又一个米国人被那个怪物给爆体,几乎没有任何反击的能力。

  林松亲眼看到有一个勇敢的米国人,端着一款加特林重机枪,仰仗着身高体壮,朝着怪物展开了决死的反击。

  可是他的反击并没有坚持一分钟,子弹甚至都还没有打完,就被怪物一击毙命,甚至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来。

  活下来的人全都是被吓傻了,怪物比穿着隐身衣的狙击手更恐怖。

  而且不管你跑的多块,也没有长着两条大长腿的怪物跑得快,他几乎可以说毫不费力的就可以直接将他选择好的目标炸得粉碎。

  不过也有好几次,怪物选择了林松,林松不得不放下雪狼,让雪狼独自逃命。

  雪狼矫健的身姿,迅速的淹没在草窝里面,而林松也凭借着超强的意志和敏锐的身手,快速的躲避着怪物的攻击。

  很多次攻击全都失败了,并不是怪物的攻击不够准确,而是林松根本就不给怪物瞄准的机会。

  每一次攻击偏离之后,都会消失在地面上,但是地面就好像是被蒸熟了一样,顿时被炸得一片狼藉,然后被攻击的那块土地上,除了留下一个深深地坑之外,还冒着白色的烟雾。

  不用问也知道那些全都是水蒸气,如果没有超强的能量的话,水怎么会变成水蒸气呢?

  林松没有时间多想,他只能尽快的逃离怪物攻击的范围,如果稍有停留的话,肯定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米国人,曾经的敌人,现在居然和林松站在了一起,虽然不是并肩作战,但也是并排逃跑。

  “狗屎,看在上帝的面子上,不要和我保持一个方向好不好?”

  一个米国人看着林松说道。

  “见鬼,你以为我想和你一起跑吗,不过还好,你没我跑得快?”

  林松的速度也是出奇的快,不出一秒钟就超过了那个米国人。

  “你什么意思……”

  那个米国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顿时就变成了一滩血肉,整个人凌空爆炸,碎裂的尸块散落一地,甚至在上半身爆裂的同时,下半身还在拼命地奔跑。

  直到死尸栽倒的那一瞬,双腿还在努力的保持着高速运动。

  “白痴,连这句话也不明白,怪不得上帝把你收回去了。”

  林松瞥了一眼死尸说道。

  看到死了一个,林松心里也放松了一些,因为他通过观察,发现那个怪物似乎不能连续发射,他只能在发射一次能量之后,做短暂的停顿,不知道是不是在聚集新的能量,准备下一次的攻击。

  但绝对够林松喘息一会儿了,就连林松这样的牛人也累的呼哧呼哧的穿着粗气,更不要说那些米国人了。

  他们几乎全都被林松甩在了身后,不时的有人被怪物给杀死,最后能够逃命的家伙越来越少了。

  波斯美女本来跑在前面,可是被林松很快的追上了,而林松又不想看到美女被怪兽杀死,于是林松背起来美女继续奔跑。

  平时林松都是对自己严要求,每一次十公里越野都是负重一百公斤的分量,和背上一个美女差不多少,甚至美女还要轻一些。

  就是这样,那些累的气喘吁吁

  的米国人也追不上林松他们了。

  林松知道只要超过这些家伙,自己的生存下来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

  而在他们身后的米国人也是一个个被怪物消灭掉,最后林松终于逃出了怪物的魔掌,他逃进了一片林地之内。

  这里视野很不宽阔,几乎放眼望去全都被密密麻麻的林木给遮挡住了,所以对于怪物来说也是一样的。

  他也不可能像在平地上一样,可是肆无忌惮的瞄准猎物狩猎。

  “谢谢你。”

  波斯美女感恩的吻了林松,林松就好像是触电了一样,身体猛地一震。

  “怎么,怪物来了?”

  美女也被林松的反应吓了一跳,不由得搂着林松更紧了一些。

  一种很温暖的感觉让林松暂时忘记了刚才的危险。

  “狗屎。”

  一个侥幸逃脱的米国人,踉踉跄跄的逃了进来,身体虚弱的也许一阵清风就可以轻易地吹倒他一样。

  “请求支援,请求支援,我们遭到不明怪兽的攻击,请求支援。”

  那个米国人不停地对着对讲机呼救道。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