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雪 第1254章强者勇士

小说:秦雪 作者:林松 更新时间:2021-03-02 10:46: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nbsp; 第1254章强者勇士

  林松果断的拔出了狼牙匕,米国队长的颈动脉立刻呈现出了喷射的状态。s.xcmxsw.

  “你是……”

  米国队长呼吸短促,湛蓝色的眼眸凝望了林松一眼,旋即变得黯淡无光,双膝跪地,脑袋耷拉下来,还没有等到林松的回答,就已经结束了生命。

  “很遗憾,不能告诉你太多。”

  林松将狼牙匕上的血迹在米国队长的军服上蹭了蹭,然后帮助死不瞑目的尸体合上了眼睛,这才离开。

  不是林松不愿意告诉对手他是谁,而是林松不能冒这个风险的,谁知道尸体上有没有窃听系统,会不会给利剑小队造成不好的影响呢。

  伴随着米国队长的阵亡,来自米国的特种兵也失去了他们的主心骨,最后全都如缩头的乌龟一样,退了下去。

  “牛掰。”

  “队长威武。”

  “利剑小队不可战胜。”

  这还是利剑小队第一次靠着自身的实力,击败米国的特种兵,所有的战士们都兴奋地跳了起来。

  “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幼稚,尽快的撤离。”

  林松看到这群兄弟们有些忘乎所以了,似乎整个利剑小队只有他一个人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米国人吃了大亏,在这个强权的世界上,米国人什么时候会干赔本的买卖的呢?

  所以他们一定会报复,林松命令利剑小队立刻撤出战场,可以说他们是逃离那片贫民窟的。

  就在利剑小队刚刚撤离不就,整片贫民窟就被从天边飞来的数架战斗机发射的导弹炸成了一片火海。

  “是队长救了我们大家啊。”

  看着半边天都被大火染红了,张飞宇心有余悸的说道。

  此地不宜久留,尽快的返回祖国,这是每一个利剑小队战士们的真实感受。

  按着地图上的路线,他们只需要走水路不到一天就可以顺利的越过国境线,而阿叔早就按着约定,提前给他们准备好了船只。

  林松率领着利剑小队全体队员赶到了岸边,看到一艘平板船早就停泊在那里多时了。

  “队长,船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上船吧。”

  吴猛归心似箭,看到船就要穿过那片密林,然后上船回家。

  “站住。”

  林松一把拦住了吴猛,他眉头紧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怎么了?”

  吴猛有些困惑的问道,难道那艘船还有问题不成?

  阿叔办事非常的周密,怎么会安排一艘平板船呢?没有隐蔽的地方,无遮无拦的,利剑小队很容易暴露自己,所以林松并不相信那是阿叔给他准备的。

  “队长,不会有问题的,你也看到了,船上面有咱们的联络暗号。”

  吴猛遥指着船头上竖着一面红色的小旗子说道。

  “不,你们原地待命,我去见一见阿叔。”

  林松安排利剑小队的兄弟们就地休息,并且让钱东路和张飞宇双人双岗,一明一暗执勤,这才离开。

  按着约定,阿叔是不需要在和林松见面的,主要是因为林松他们闹得太大了,已经惊动了南越国的高层,甚至连边境都开始风起云涌,出现了不协和的声音。

  所以为了避嫌,阿叔就没有前来给林松送行。

  林松借着夜幕的掩护,悄悄地摸回了阿叔的训练营地。

  这里还算是阿叔的地盘,就算是南越国高层想要动阿叔的话,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强行镇压,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林松远远地观望这座营地,似乎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林松还是有些不放心,就警戒行的开始布局。

  他将身上的手雷绑在了树根上,并将拉环连在绳子上,做成了十多个简易的反步兵雷。

  又用狼牙匕削尖了几十根竹签子,十根一排绑在树枝上,然后将树枝完成弓的形状,一口气做成了十几部。

  似乎感到还不放心,林松又在必经之路上,挖了几口陷阱,里面全都插上了削尖的竹签子,尖头朝上,好像密密麻麻的刀子阵一样。

  做好了这些,林松长出了一口气,最好他的预感不要变成真的,哪怕回来销毁这些装置他也乐意。

  夜还是那么黑,周围寂静的只剩下小虫子在鸣叫,就仿佛在你的耳畔唱歌一样,要不是气氛很沉重,环境还是非常适合城市人来此消夏的。

  林松悄悄地从围墙翻了过去,当他一跳进营地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为什么不对劲儿。

  因为阿叔对于安全特别的敏感,所以每到了夜晚之后,营地的安保就成为了重中之重的事情。

  来回巡逻的队伍每个几分钟就能看到一支,而现在别说巡逻的队伍了,就连出来撒尿的人都看不到一个。

  难道是真的出事儿了吗?林松内心一紧,预感到自己的推测可能一紧成真,紧张的朝着阿叔的房间走去。

  ♂nbsp; 第1254章强者勇士

  林松果断的拔出了狼牙匕,米国队长的颈动脉立刻呈现出了喷射的状态。s.xcmxsw.

  “你是……”

  米国队长呼吸短促,湛蓝色的眼眸凝望了林松一眼,旋即变得黯淡无光,双膝跪地,脑袋耷拉下来,还没有等到林松的回答,就已经结束了生命。

  “很遗憾,不能告诉你太多。”

  林松将狼牙匕上的血迹在米国队长的军服上蹭了蹭,然后帮助死不瞑目的尸体合上了眼睛,这才离开。

  不是林松不愿意告诉对手他是谁,而是林松不能冒这个风险的,谁知道尸体上有没有窃听系统,会不会给利剑小队造成不好的影响呢。

  伴随着米国队长的阵亡,来自米国的特种兵也失去了他们的主心骨,最后全都如缩头的乌龟一样,退了下去。

  “牛掰。”

  “队长威武。”

  “利剑小队不可战胜。”

  这还是利剑小队第一次靠着自身的实力,击败米国的特种兵,所有的战士们都兴奋地跳了起来。

  “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幼稚,尽快的撤离。”

  林松看到这群兄弟们有些忘乎所以了,似乎整个利剑小队只有他一个人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米国人吃了大亏,在这个强权的世界上,米国人什么时候会干赔本的买卖的呢?

  所以他们一定会报复,林松命令利剑小队立刻撤出战场,可以说他们是逃离那片贫民窟的。

  就在利剑小队刚刚撤离不就,整片贫民窟就被从天边飞来的数架战斗机发射的导弹炸成了一片火海。

  “是队长救了我们大家啊。”

  看着半边天都被大火染红了,张飞宇心有余悸的说道。

  此地不宜久留,尽快的返回祖国,这是每一个利剑小队战士们的真实感受。

  按着地图上的路线,他们只需要走水路不到一天就可以顺利的越过国境线,而阿叔早就按着约定,提前给他们准备好了船只。

  林松率领着利剑小队全体队员赶到了岸边,看到一艘平板船早就停泊在那里多时了。

  “队长,船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上船吧。”

  吴猛归心似箭,看到船就要穿过那片密林,然后上船回家。

  “站住。”

  林松一把拦住了吴猛,他眉头紧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怎么了?”

  吴猛有些困惑的问道,难道那艘船还有问题不成?

  阿叔办事非常的周密,怎么会安排一艘平板船呢?没有隐蔽的地方,无遮无拦的,利剑小队很容易暴露自己,所以林松并不相信那是阿叔给他准备的。

  “队长,不会有问题的,你也看到了,船上面有咱们的联络暗号。”

  吴猛遥指着船头上竖着一面红色的小旗子说道。

  “不,你们原地待命,我去见一见阿叔。”

  林松安排利剑小队的兄弟们就地休息,并且让钱东路和张飞宇双人双岗,一明一暗执勤,这才离开。

  按着约定,阿叔是不需要在和林松见面的,主要是因为林松他们闹得太大了,已经惊动了南越国的高层,甚至连边境都开始风起云涌,出现了不协和的声音。

  所以为了避嫌,阿叔就没有前来给林松送行。

  林松借着夜幕的掩护,悄悄地摸回了阿叔的训练营地。

  这里还算是阿叔的地盘,就算是南越国高层想要动阿叔的话,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强行镇压,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林松远远地观望这座营地,似乎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林松还是有些不放心,就警戒行的开始布局。

  他将身上的手雷绑在了树根上,并将拉环连在绳子上,做成了十多个简易的反步兵雷。

  又用狼牙匕削尖了几十根竹签子,十根一排绑在树枝上,然后将树枝完成弓的形状,一口气做成了十几部。

  似乎感到还不放心,林松又在必经之路上,挖了几口陷阱,里面全都插上了削尖的竹签子,尖头朝上,好像密密麻麻的刀子阵一样。

  做好了这些,林松长出了一口气,最好他的预感不要变成真的,哪怕回来销毁这些装置他也乐意。

  夜还是那么黑,周围寂静的只剩下小虫子在鸣叫,就仿佛在你的耳畔唱歌一样,要不是气氛很沉重,环境还是非常适合城市人来此消夏的。

  林松悄悄地从围墙翻了过去,当他一跳进营地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为什么不对劲儿。

  因为阿叔对于安全特别的敏感,所以每到了夜晚之后,营地的安保就成为了重中之重的事情。

  来回巡逻的队伍每个几分钟就能看到一支,而现在别说巡逻的队伍了,就连出来撒尿的人都看不到一个。

  难道是真的出事儿了吗?林松内心一紧,预感到自己的推测可能一紧成真,紧张的朝着阿叔的房间走去。

  阿叔的房间里面的灯还亮着,门似乎没有关紧,露出了一道缝,灯光从那条细缝里面穿透了出来。

  不对,这不是阿叔的作风,林松和阿叔朝夕相处了半年多,所以对阿叔的作息时间非常的熟悉。

  不甘心的林松还是偷偷的摸到了门口,顺着门缝看到阿叔就坐在屋子里的桌子旁。

  也许是阿叔过于劳累,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林松仔细的观察了周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推开门走了进去,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关好了门。

  “阿叔。”

  林松小心的说道。

  可是并没有回答,阿叔似乎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

  “阿叔,是我林松。”

  林松绕过子椅背,站在了阿叔的旁边,这才惊愕的看到阿叔的后背插着一把匕首,刀身全部的没入阿叔的后背之内。

  “阿叔!”

  林松脑子‘嗡’了一下,差一点没有晕过去,阿叔居然被人杀死了。

  刀子上面还挂着一张纸,林松一把扯下那张纸,看到上面写着‘杀人偿命’四个大字。

  什么意思?

  林松倒吸了一口凉气,似有所悟。

  虽然是四个汉字,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写字的人很不专业,笔画非常的幼稚,就好像是刚学写字的学童所为,但是笔力又很有力道,足以说明这是一个外国人写的。

  林松顺着字迹往下看,居然还有一行外文。

  希尔顿留。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