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七十九章 求求你当个人吧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21 15:36: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从空中落下,耿破晓已然看到镇子里发生了什么,无需唐御吩咐,就见他一拍自己光秃秃的脑袋,冲着那些后勤保障怒吼道:“都给我滚出去。”

  下午的时候,睡醒的夏夏小心翼翼的到镇子里转了一圈,结果她发现在这里没人当她是大明星,久违的普通人既视感出来了,这刚准备饭碗后跟母亲和姐姐再转一转,享受一下不会出现就被人围堵的轻松感,整个小镇,直接被实施了全方位的封锁管制。

  破晓军直接开过来一个团,前后进镇的道路分别驻扎,之前那些拿着尚方宝剑觉得战时我们最大、任何事情任何人都要为我们这些英雄让路的后勤队伍,耿破晓将里面的头头脑脑全部给换了一遍,所有临时被火线征调到前线的年轻人,全部给‘踹’回去,专门成立一个培训班,所有这些没经验的去进行培训,别傻乎乎的跑进灵界跑到灵御区来充大瓣蒜。

  唐木棉随后赶到,大发雷霆,连耿破晓都没有任何面子,在家和所谓的大局观面前,她可以做到大局为重,家却是她完全放弃一切原则和礼仪准则的底线。

  很多家的商铺,都是紧关大门,直至最后也没有一个人出来说什么,刚刚被砸门的时候,也同样没有人出来。

  面对着扩充的破晓军和后勤保障部门内的一些声音,唐木棉当晚拎着‘灭杀’,冲进大海,没有来自海族进攻的海啸,却有她硬生生杀多了海族、与海族强者大战引来的海啸。

  破晓,唐木棉拎着一头巨大的海兽出现在灵御区的海岸线,扔下一句:“别跟我提贡献。”

  她这边回来,耿破晓全副武装,也冲进了大海,海啸来的更为猛烈,远远站在这海岸线上,可见到大海深处冲天的龙卷风是血红色的。

  他在第二天才回来,浑身是血,整个人满是肃杀之气,人往海岸线面对着大海盘膝而坐,也扔下一句话:“所有海防线将士,休息十天。”

  没扩编之前的破晓军,奔雷军过来支援的一部分,这些将士都没有动,依旧坚守岗位,让那些露出喜悦表情觉得有强大武者守卫可以高枕无忧的人,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

  破晓军和奔雷军的先天以上强者,一半以上出现在耿破晓的身边。

  高端战力,不容有失,哪怕现在看似人族海族正在为了生化细胞的危害处于谈判合作的状态,真正那些拼杀了多年的灵气武者,依旧不认可任何合作,如果危机真的到了全民皆兵的地步,那就全民皆兵好了,总好过跟鏖战拼杀了几十载的死敌化敌为友。

  我们可以短暂的合作,各自守好自己的地盘,但首先要明确的,彼此之间依旧还是敌人。

  别怪唐木棉和耿破晓大开杀戒,都已经谈合作了,不去将大海中的战斗力挪向澳城那边与怪物们厮杀,还距离我们海岸线不到五十海里是什么意思?

  唐木棉一身家居服装,没有战斗时的铠甲,也没有穿上两颗金星的军装,在望海镇,她还是当铺里的二丫头。

  走到第一家商铺的门前,唐木棉站定,望向门内,问了一句:“够吗?”

  里面很快传来回应的声音:“木棉丫头,别学那么死板,给你师父买两瓶好酒,就没事了。”

  唐木棉点头,迈步走向不远处的第二家,在她心中的第二家,可不是按照望海镇房屋布局的第二家。

  这里,有外来人,有本地人,有亲眷,有受庇护者,而唐木棉需要去询问的,是‘家里的亲朋好友’。

  没等她开口,第二家出来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傻丫头,你回去告诉你师父,以后不想抽烟了是吗?”这是一家烟酒杂货铺。推荐阅读sm..s..

  第三家,也是一家棺材铺,里面是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男子,坐在门口,扎着纸人,看了一眼唐木棉,挥挥手:“该干嘛干嘛去。”

  就在唐木棉走向第四家的时候,天空之中传来滚滚声浪,熟悉到不能再数息,与此同时,临海府覆盖范围内的所有电视网络,全部在播放一条信息。

  “即日起,临海府,全面进入战备,全民皆兵!”

  棺材铺内坐着的面色蜡黄男子,听到这句话不禁嘴里蹦出几个脏字。

  唐木棉站定脚步,嘴角露出笑容:“纪老大就是纪老大,够狠,不愧是能够成为我大师兄的男人。”

  不敢相信的质疑声,觉得这太疯狂的咒骂声,觉得不合时宜的责怪声,以及来自一些反对者的反对声音,以最快的速度汇聚到纪东升的身边,你疯了吗?这是要做什么?

  一直给人沉稳老练古井不波的纪东升,面对着所有的质疑,表情依旧平静,眼中却闪过一抹狠厉的疯狂。

  “都装什么好人,你们等着别人来做这个出头鸟,我满足你们,真等着怪物在普通人的世界出现吗?不愿意在临海府待的,三天之内,我门户大开,该走走,三天之后,临海府全民进入战备状态,所有人必须接受武者训练,以觉醒成为灵气武者为第一目标,以完成军事化训练能够成为对抗怪物的战斗力为第二目标,觉得我纪东升是疯子的,让帝都给我一纸免职令,我马上闭嘴,刚才的话就当是我在放屁。”

  当铺内。

  唐御在躺椅上翻身,冲着额正在聚精会神看电视新闻的蔺音笑道:“这老实人如果狠起来,那是真狠。”

  公开场合,公开宣布,所有震惊于纪东升疯狂的人,没等来帝都对他这番话的公开回应,先等来了魔都方面的回应:“魔都,进入全面战备阶段,全民皆兵!”

  都知道魔都最近将普通人都礼送出境,它的这番论到是合情合理,只是这出现的时机,很是耐人寻味。

  夏夏眼珠一转,凑到唐御身边坐下来:“姐夫,你说我能不能成为灵气武者?”

  她这句话一问,蔺阔海夫妇的眼睛都亮了。大女儿有天赋,最普通的环境觉醒,小女儿没天赋,成为大明星之后,也尝试了很多种办法,找了很多人询问过,确认她没什么天赋。

  别看蔺阔海夫妇五十多了,内心还是有着成为灵气武者的小火苗,那可比普通人拥有一个学霸梦疯狂多了,到像是人人心中的富贵梦一样,觉醒,即可在当前的生存状态下成为人上人。

  小唐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如果他能让小女儿觉醒,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也能够……

  “很寂寞很无聊的,还要能吃苦,你行吗?”唐御坐起身子,从一旁的水盆内捞出一个井水冰镇的小西瓜,也不切,直接用拳头砸开,掰开,不规则的西瓜瓣,吃起来更符合西瓜独特的气质,味道也会变得不一样。

  “啊!”夏夏跳了起来:“姐夫,你意思是我也能觉醒是吗?”

  唐御点点头,还没等他说话,夏夏已经冲着他直接抱拳拱手鞠躬施礼:“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又怕被拒绝,不给唐御拒绝的机会,转身就挽住姐姐的胳膊:“姐,姐,你说句话,让姐夫收我当徒弟,我想要觉醒,想要成为灵气武者,姐!姐!”

  蔺阔海夫妇也暗自吞咽了一下口水,他们也有些按耐不住了。

  蔺音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递给唐御,示意他擦拭嘴角的西瓜汁:“你要能帮忙,就帮帮小乐,她一直都想成为灵气武者的。”

  越来越像是这个家女主人的蔺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家庭的团聚带来的温暖和生活的突如其来安稳,让她放弃了再用坚强的外壳来保护自己,越来越居家,修炼没有落下,却少了几分争强好胜的念头。

  “哦。”

  一个哦,接下来的一句话,夏夏也就是蔺乐差点疯了,刚上楼的蓉姐只在夏夏当初刚刚在歌坛取得成功的时候看到她这样的兴奋。

  “你喜欢什么风格的战斗方式,嗯,喜欢什么样的功法属性?”

  “得给你搭配一些强大族群的精血来筑基,你得提前选好自己喜欢什么,我好帮你搭配?”

  这一下,连蔺音都愣住了。

  “还能选?”

  “龙族,凤族,大鹏鸟,还是精灵族,我觉得狐族也不错,九尾狐族,还能增加魅力值,适合你大明星的身份……”

  “人族也好,主修异能,也就是洛城那边所谓的法术系,身体弱点也没关系,可以五行同时修炼,契合度能高一些……”

  唐御在那碎碎念,所有人都呆立当场,蔺阔海现在是完完全全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就差直接学着家里二宝一样抱拳躬身喊一声师父了。

  另外,他最想跟唐御说一句话:“求求你当个人吧?”

  你有这本事,你早说啊,还带我们过什么安逸生活,天天吃喝玩乐打牌,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更愿意一家四口子在这露台上,盘坐在垫子上修炼,什么扑克牌什么麻将,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我们,要觉醒啊,要成为灵气武者啊。

  这一刻,他们几个看唐御的脖子,都有独特的仇恨值冒出来,很想上去用双手掐住,然后摇晃。

  “你丫,为什么不早说!”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