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七十八章 世外桃源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21 15:36: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望海镇的热闹,不是因为这里成为了前线。

  有间当铺内的老板未来老丈人来了,这才热闹起来。

  突然换了环境,陌生感是一定的,身边有两个宝贝女儿陪伴,周遭再有陌生人的热情,蔺阔海和白晓慧对这里的好感度,直线上升。

  唐御点了一个暖炉在二楼的露台上,晚上有点凉风了。

  一壶热茶,飘洒着茶香,一支灵草香烟,饭后靠躺在舒适的躺椅上,吹着夕阳西下后的晚风,吃着新鲜的水果,蔺阔海喜欢每天晚上看新闻,直接露台一侧投影仪打开。

  露台是一种享受,紧邻着露台的大卧室,窗户打开,内外连通,没有蚊虫,这又是一番滋味。

  白晓慧带着两个女儿在房间内边收拾衣服边聊天,作为过来人,白晓慧明显看出这房间内属于唐御的气息没有了,完全是一个女孩的单身宿舍,卫生间内的牙刷也只有一个,很明显一个人的生活痕迹。

  透过窗户,看着那两位并排靠躺看电视,喝着茶抽着烟吃着水果,这悠哉的饭后闲暇时光,滋润享受的不要太舒服。

  纪东升陪着吃了晚饭就离开,耿破晓和唐木棉也是抽时间会来陪着吃饭,以晚辈的身份陪蔺阔海喝酒,在称呼上也尽显其高高在上的辈分,弄得他有些不好意思,回过头来,心里是美滋滋的,谁不愿意当大辈被人敬着。

  蔺阔海是舒坦,这家里一直养的是两个姑娘,跟母亲走的近,悄悄话也多,多个男人陪自己喝点酒,看着电视侃侃大新闻,那滋味他以前没享受过,上一次唐御去他咂巴出一点滋味,这一次到望海镇来,不到一天时间,就扫除了他的陌生感。

  “明早起来,带你和阿姨赶一赶我们望海镇的集市,很多新鲜的食材。吃过早饭,镇子后面的小树林,他们盖了凉亭和桌椅,打打牌。”

  白晓慧都没有问出母亲关心女儿的一句话:“他对你好不好?”

  到是夏夏跟姐姐凑在一起,低语了半宿的时间,聊着那些让她时不时就瞠目结舌坐起来的话题。

  还需要问吗?

  第二天一大早,小镇还带着一点远离尘世的雾蒙蒙感觉,唐御和蔺音就起来带着蔺阔海夫妇去逛集市。

  夏夏是抱着被子,打死不起床的节奏,好久没有休息了,昨晚又跟姐姐聊到后半夜,饱饱的睡个懒觉才是享受,谁跟老年人似的跑去逛集市。

  望海镇就没有多少本地人,最近是来来往往的武者多了,部队也在附近驻扎,这才热闹一点,像是蓉姐这样的外来户,找个民宿住一住,早上如果有兴致来逛一逛,这也算是给望海镇增添适合旅游的形象分。

  与昨天一样的热情,来自望海镇的居民。

  不管是多大岁数的人,见到蔺阔海和白晓慧,都是叔叔阿姨相称,全部都以跟唐御的关系作准。

  “叔叔,这海鲜是最新鲜的,拿回去尝尝。”

  海鲜?海鲜!

  蔺阔海和白晓慧都只是看过,吃也是吃夏夏赚大钱之后买回来的一些晒干的海鲜。

  鲜活的海鲜,不至于不认识,网络上有很多的视频资料,在灵气复苏时代来临之前,普通人可以出海去捕捞海鲜,一船船的拉回来卖,烹饪方法也是多种多样。

  而今,也就是一些鱼类还能吃得到,纯正的海鲜,当之无愧的奢侈品,在望海镇,就是集市里一个普通的摊位售卖。在摊位内侧,装钱的盒子就摆在那,别说什么我给你转账扫码之类的,你先看看那盒子里面的货币是什么?

  晶币,外面一个普通人拿到一枚晶币都当做至宝的时代,在望海镇的摊位上,沾染着海鲜腥味和一些脏兮兮物体的晶币,随意的堆积在钱盒子里面。

  蔺阔海是拒绝的,蔺音接了过来,表示感谢。

  唐御那边是灵草香烟不要钱一样的往出散,再加上他路过某个水果摊直接上去也不问价,拿起新鲜的荔枝扒开就吃的画面,总觉得会有些眼熟,迈着方步,谁都对他点头哈腰,活脱脱就是网络视频资料里面古代纨绔子弟的模样,村里的地痞,街市上的无赖,欺行霸市的混蛋。

  吃个水果,拿两块糕点,卤制的卤味。

  空间灵宝的价值,充分被体现出来,不然这四个人还真就拎不回去,没有一份给钱,那突然之间让蔺阔海夫妇感受到的熟络邻里情感,让他们找到了工作之初,住在厂子宿舍的特殊感觉。

  对于福伯的存在,对于崔丽的存在,蔺音早就给父母打好了预防针,他们能对崔丽表现出一份尊重,对福伯真的就只能是选择无视。、

  丰盛的早餐吃得饱饱,唐御跟蔺阔海出门,转到镇子后面的小树林,清新的空气搭配着晨露的雾朦朦,早有不少上了年纪的人,坐在凉亭内的椅子上,扑克牌甩起来,将上午的清闲时光以热闹的方式充实起来。

  叼着烟,甩开膀子,玩扑克牌的过瘾之处就在于猛猛摔打在桌面上,唐御陪着蔺阔海足足玩了一上午,到中午吃饭点才迈着悠哉的步伐回到店里面,完全将一副衣食无忧的退休状态展现的淋漓尽致。

  才仅仅一天时间,从蔺阔海到白晓慧,都将过来之前的危机感给忘记了,这望海镇不是世外桃源,来来往往的灵气武者很多,在他们的脸上也能够清晰感知到危机感,只是这危机感并不会传递到他们的身上,下午一家四口弄了一台麻将机,在露台上打麻将,唐御则继续躺在专属于他的位置,拿着手机翻看着,时不时那拿本书看一看,过一会儿再看,转身,毯子盖着,睡着了。

  蓉姐过来看到这一家其乐融融的画面,也难得放松心情,外部的压力暂时放在一边,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白晓慧的旁边观战。

  崔丽洗好水果,泡好茶水和咖啡,干果碟里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高档干果。

  蓉姐从民宿到当铺,走路不到五分钟的路程,这当铺内的画面和她刚刚在镇子上感受到的大战前紧迫感,完全背道而驰。手机里尽是公司那边的琐事以及这一次大危机对整个产业带来影响的行业内群发出来的消息,她看得都觉着焦头烂额,可到了这当铺内,看到这一家人的状态,不自觉的放松下来,还有兴致坐在一旁嗑着瓜子观战。

  偶尔,视线飘忽的时候,会落在那侧身躺着睡觉的唐御身上,昨晚蓉姐是托了很多很多的关系打听,才隐隐约约打听到马格是何许人也,得到的消息越高高在上,想到昨天唐御对马格的态度和行为,就愈发的被震撼,她来的时候甚至想过如果跟唐御面对面,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态度跟其说话。

  傍晚,准时准点,崔丽的海鲜晚宴做好了,蓉姐被留下来吃饭,唐御和蔺阔海却没有上桌吃饭,几道蔺阔海喜欢的海鲜,搬到了门口的小桌上,龙康前后忙乎着,摆桌子放马扎,花生米酱牛肉外加一盘特殊的果子。

  唐御、晁老头、龙康和蔺阔海,几个男人,就在龙康的摊位前,坐着马扎,也无需正式吃饭那样的规矩,很随意的街边摊吃法,酒一倒出来,蔺阔海鼻子耸动,馋虫被吸引出来,灵界中价值不菲的猴族特产猴儿酒。

  单此一项,唐御就完成了女婿对老丈人的收买。

  白晓慧站在当铺门口向外看了看,看到丈夫那馋虫被勾出来饮酒的状态,有些着急,就想要出去。

  “妈,有唐御在,不会让我爸多喝的。”蔺音将母亲拉了回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唐御在她心中树立起来的形象,可靠,可以依靠,可以信任。

  杂乱的脚步声,冲入到望海镇之中的大批量后勤医疗队伍,开始在镇子边缘和道路上设置临时医疗救助的站点,还有一些人跑去敲打两侧商铺的大门,试图要临时借用这些房屋用来做临时的病房和手术室。

  晁老头端着酒杯,傻眼了,喃语道:“这是哪来的一帮憨憨?”

  龙康尽管不明就里,短暂在望海镇停留也知道,这个小镇很特殊,特殊到不止一个‘有间当铺’和棺材铺这样的‘神奇’所在,这小镇上给他感觉深不可测的人很多,一直以来也都是一种我跟外界不接触,我这里过着我自己日子的节奏。

  之前破晓军开赴前线整备,也只是在镇子外围搭建临时的营地,进入小镇之后也是按照正常的买卖关系来处理小镇居民的关系,没有所谓的征用,更不会有战时我们最大的概念,这后勤医疗团队的普通人,怎么反倒一副我们最大的模样,难道来的时候,没有被告知?

  “耿破晓,滚过来!”

  唐御从来遇到什么事都是不紧不慢,此刻却阴沉着脸,拿出手机拨通耿破晓的电话,若不是蔺阔海就在一旁,语气就不止是不善了。

  正在指挥所内跟参谋们研究作战方案的耿破晓,接起电话,一声窝曹,直接冲天而起,十几公里的距离,在他这里不到半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