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六十四章 去路静悄悄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13 17:44: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能有先天在旁看管护卫的,在帝都也绝非一般人家,事实证明如此,当晚唐御下榻的酒店就来了访客。

  这小的被吓了够呛,老的第一时间就跑过来化解潜在的矛盾。

  唐木棉下午是整体在帝都折腾了一圈,以非常强硬的态度要走了大批的修炼资源。

  传递出来的信号,甭管私下里大家怎么讨论,台面上,这一次的出使规模可能不是最大的,级别却是最高的,受重视程度也是最高的,最重要上面给予的容忍度是最高的。

  这个时候,谁都知道使团这些人是金宝贝疙瘩,下午就有质疑的,回应质疑的话语很简单:“要不然,你去?”

  能够质疑的,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这里面的弯弯绕,这么大的雷也是扛不起,明白议会的高层是什么意思,别惹他们,好吃好喝,搭点东西能答对他们乐呵的,那就让他们走。

  这位议员一回家,得知此事,上去就给平时很疼爱的小辈一顿左右开弓大嘴巴,倒霉催的,这个时候要是让那帮家伙找到一个借口,耍无赖不去了,那这雷,自己可是扛不起。

  没出使这回事,扛三个逐天境,还有背后的师父境界未知,也是扛不住。

  “呦,这谁啊!”

  明知故问,唐御是笑着进来的,蔺音也是忍着笑。

  那位在商场很有一掷千金霸道的年轻人,此刻直接跪在地上,脸肿的跟包子似的,脸上的一些指痕印记也隐隐可见。

  在他身旁,是那位先天境界的跟随者,此刻也收起了白天的倨傲,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鞠躬施礼,如果不是灵界有‘先天不可辱’的规则,他都恨不得自己跪下了。

  纪东升纪府长最近杀了多少人?

  耿破晓耿大帅这么多年杀了多少人?

  那位大帅夫人是省油的灯吗?

  他们的师父,他们师父的女人,过程和内容不用想了,毫无意义也毫无价值,他只需要知道,自己得罪了绝对不能得罪的人,这就够了。

  蔺音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唐御懒得管这些事,他只是纯粹来看热闹的,如何处理,现场有一位能够顺应他心思想到惩处办法的人。

  唐木棉推开酒店的窗户,又扔出一个一块方印:“要么从这跳下去,要么把这里面装满,不大,也就这样的屋子两个大小,我师娘今天好像花了几十枚晶币,嗯,差不多了,我们也要走了,大人有大量也懒得浪费时间去计较,还有,别拿破烂糊弄我们,我们可不是收破烂的。”

  如今的灵界四大人族势力,都是以议会的模式来集体决议,能够成为其中一名议员,可想而知方方面面的地位和权势达到了什么样的高度,高高在上习惯了,面对强者低头可以,可低头了还被人按在地上一顿踩,这让他有些受不了。

  “你们不要太过份,我……”

  “我什么我,呱躁,耽误时间。”

  画面是什么样的?

  那年轻人和先天高手,尽数是目瞪口呆,吞咽口水连大气都不敢喘,从唐木棉那得到示意,小心翼翼的将地面的方印捡起来,倒退着,小步踱着,退出房间。

  窗户刚才开着,唐御抬手一巴掌,很动漫的画面,那议员被一巴掌给拍出了酒店房间,从窗户直接飞出去,距离很远,怎么落地反正是不知道了,能当上议员不一定是绝世强者,但也不会太差,唐御没想弄死他,也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唐木棉冲着师父竖了竖大拇指,这两天师父有点变化,以前是真的懒,现在是有那么点要放飞自我的意思,突然间变得有点爱谁谁,还挺可怕的。

  “东西差不多了,明早就出发,谁在唧唧歪歪一些有的没的,直接拍死。”

  唐御的一句话,否定了所谓的路线,所谓的流程,也就是唐木棉他们拿到的所有安排,都直接否掉,我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别人都闭嘴,要不然我就不去了。

  “给他们。”桑钰代表的一群人,不希望再有任何意外出现,包括那位被拍飞的议员,填满方印空间灵宝的宝物,有一半是公家出。

  “那个大明星夏夏,通告下去,都敬着点,各家管好各家的人,别到时候出了问题,别说没人管你们。对待唐御的徒弟,不使绊子不闻不问,对待这个夏夏,要尽可能的保护。”

  黎明破晓之前,申屠嫣儿出现在了酒店之外,一段时间见得多了,经历的多了,她改变了很多,脸上的冷傲之气是愈发浓郁,以前是傲,现在还加上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以前见到二师姐和蔺音,会露出小女孩的真实模样,内心对其他人不服,对她们是服气的。

  试炼场,未来人族乃至整个灵界的变化,真的是刺激到她了,不光是残酷,不光是血腥,当她看到灵界里一些人的安逸,俗世里的安逸,不同的情绪充盈整个大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进行判断。

  她迷茫了,这个时候能想到的就是回家,回到师父的身边,在家里她才可以告诉自己,申屠嫣儿,你不用想太多了。

  没有鲜花掌声,没有锣鼓喧天,更没有任何宣传行为,这样一个代表着帝都出使整个灵界的队伍,就在很普通的一天清晨,在俗世的早高峰到来之前,以三辆车子组成的车队,从酒店出发,一路向北。

  三辆车子都是军工业的产物。

  第一辆开路的车子是一辆能坐十几个人的大悍马,里面坐了六个人,按照唐木棉的说法,这是打杂的,处理琐事的。

  后面两辆都是硬派的越野房车,全部经过特殊的改装,无论是续航还是坚固度都达到了目前科技水平的最高领域,水陆两用。前面的六个人里,本也给这两辆车配备了司机,结果两位毛遂自荐的司机到来,直接抢占了他们的位置。

  龙康开第二辆,第三辆则是洪申在开,直属部队大帅,以大家认知中的任性,暂时离开了工作岗位,跑来凑热闹,里面有多少别的深层次因素,在这特殊的使团当中,没人在意。

  车子里面的环境很舒适,车子的行驶也很平稳,别的人都可以耐得住寂寞各自找个地方修炼,唯独唐御,将副驾驶的椅子放倒,瘫软在其内,一整天都闲着,翻来覆去,要么听点老式的评书,要么玩会儿手机,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也不去让别人陪着他,龙康开了一天的车,他这边就在车里萎靡了一天。

  灵气武者的精力体力,让他们开一天的车丝毫不觉得累,而坐车的人只要有相对舒展的区域,也不会觉得寂寞,盘膝修炼,一天的时间很轻松就过去。

  “晚上不走了,不进城,再往前开一百公里,找个偏僻点的区域,晚上睡外面。”

  这算是唐御一整天对所有人说的唯一一句话,蔺音这段时间都在观察这件事,似乎这位从来都不修炼,纵然你天赋异禀,纵然你有万般修炼方式,可她就从来没有见过谁不用修炼就可以实力进步的,这位难道就一直原地踏步吗?

  “跟他比不了,这些年他就这样,咸鱼一只,可人家这咸鱼是随时随地都能当武器使用的,还别说,无往不利,没见咸鱼打不动的人。你知道我们这些人,这些年遭受了怎样的挫折了吧。”唐木棉一脸的不忿,尽管是自己师父,还是觉得很不爽。

  “这段时间总有人说,我们几个晋升跟闹着玩似的。我在海上十几分钟就晋升,嫣儿在军营里愣神就晋升,小强听到嫣儿晋升的消息,直接原地晋升,小五那家伙战斗着也能晋升,我大师兄又成就逐天境第一人,说我们跟普通武者不一样,晋升像是闹着玩,你要有一个这样的师父,你要不闹着玩感觉的晋升,哪还有脸说自己是他徒弟。”

  蔺音听着唐木棉的话,侧头看着唐御,这家伙确实一点强者的姿态气度都没有,也算是颠覆了她一直以来对于强大灵气武者的形象认知,她所见过的,都是洪申耿破晓这种的军中武者形象。

  呃。

  想到这两位,蔺音觉得都是假象而已。

  车队刚找了一个营地,车刚停下,两位大帅,像是小跟班一样凑到了唐御的身边,先是毫不在意形象的蹭烟。

  耿破晓那点积蓄全部都搭在了破晓军上面,前段时间又欠了一大堆的债务;洪申是重新锻造武器,拿到唐御的主材料,辅材料也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也背负了巨额的债务。

  堂堂大帅,现在是真的手头紧啊,灵草香烟都抽不起了,猴儿酒更是喝不起了,一些强身健体的魔兽灵兽的肉更是吃不起了,都等着吃大户呢,这心态下,保持一点小字辈的谦卑态度,或许是两个无耻之人认为自己可以交换的代价。

  “师父,我去引点魔狼过来,晚上让师娘活动活动筋骨。”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唐先生,前面车里我安排了一个厨师,绝对是好手艺,以后咱这晚餐,让他来打理。”

  选择这样的地方,都是明眼人,也都是聪明人,耿破晓叼着烟人就离开了营地,洪申则直接命令那六个战士,帮忙安营扎寨,弄出篝火来准备晚餐。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