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六十二章 还不到十年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12 15:13: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师父,不能去,外面这帮人就没憋什么好屁,海族那边等着围杀你呢。”纪东升杀气腾腾,多少年了,未曾见过他这个模样。

  “去是得去,不管他们都各自什么目的,总得给他们展示出来的机会。蔺音,不是说没去外面的大城市看看吗?这一次带你去转转?”

  当唐御说到要带着蔺音前往之后,纪东升不再阻拦了,他只有一个要求,自己也要去。

  “你是临海府的府长。”

  “我跟你去,我死之前,没人会窥探我的位置。”

  “也是。”

  唐木棉也回来了:“我也去。”

  唐御依旧躺在所有人都熟悉的位置,用脚踢开一点遮阳伞的位置,让自己脖颈以下的位置,晒晒太阳,这初秋的正午阳光,晒起来格外舒服,如果你家附近再有一些树木,风吹落叶秋来到的味道,空气中还会弥散着一股带有独特萧瑟的绿植味道。

  “想去,就一起去,想一想,去之前我们得先去一趟帝都。”

  唐木棉反应最快,眼睛一亮,这样的好机会,一次就要捞够本。

  唐御用自己即将带着蔺音前往,给了所有人信心,笼罩在当铺内的紧张气氛散去了,没人觉得他会拿蔺音的安危不当回事,这样还敢去,肯定是信心满满。

  黄昏时分,棺材铺的门前。

  望海镇很安静,最近更是如此。

  晁老头准备的马扎和小方桌,龙康则贡献了几瓶好酒,蔺音在厨房端了几样小菜,给这三位享受退休生活的老人一个喝酒的氛围。

  还没等喝两口,龙康就被晁老头一脚给踹飞:“少在这蹭吃蹭喝,去给当铺收债去。”

  黄胶鞋,旧军裤,风格加上体型,总给人一种受气包的模样,只是能看到他被踹这一幕的人,没人会这么想。

  露台之上,蔺音和唐木棉在露台上煮咖啡,唐御就不是一个好的老师,根据蔺音的战斗风格,唐木棉总结了她和耿破晓的一些经验,边喝咖啡边以聊天的方式传授给她。

  晁老头几杯酒下肚,带有几分胆怯的问道:“那帮家伙脑子不好使,你可别跟他们置气,门户一旦开了,那灵界可就真的……”

  唐御哼笑道:“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脑子好使的,况且就算他们不懂不知道,也会有人告诉他们,教给他们什么才是真正的灵界。我不出来,那些跳梁小丑怎么会一个个蹦出来,我不杀的他们肝颤,一个个所谓的大人物怎么能露面。在灵界,我这是赴死行为,是被放弃的有功之臣,是用来维系和平的‘使者’;灵界之外,我多久没有真正出手了,我不比那个疯女子,能够被看得到的实力往往害怕的程度会浅一些,看不到的才会自己吓唬自己,越来越恐惧,所以我得让他们从恐惧变成更加恐惧。”

  那一瞬间,唐御露出了一抹让晁老头久久不能忘怀的笑容,这杯酒吞咽下去的时候,感受不到火辣辣,只有彻骨的冰寒,别人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曾经做过什么,作为守在‘入口’的真正看门人,晁老头太知道了。

  “灵界近十年的和平,真的是一些人所想的那样大家在休养生息吗?真的是人族打服了万族吗?真的是那一战人族将天空重新纳入版图是转折点吗?真的是海防线灵御区的完整是基石吗?”

  晁老头再饮一杯。

  “那是三个人和他们身边的拥趸者,眼前这个男人搅动的何止是灵界啊。”

  “还不到十年,就已经让大家都忘记了吗?就已经让他们膨胀到这地步了吗?所谓大能,不过是自我标榜的可笑称谓,真以为半步洞虚就能够傲视群雄了吗?”

  晁老头的心情挺复杂,既觉得应该打脸那些膨胀的人,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井底之蛙,疼一疼才知道休养生息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又不想真的事情闹大,如今的平衡,又岂止一个灵界。

  ……………………

  桑钰回到了帝都,迎接她的第一个人是帝都老院长,面对面站立,谁也没有先开口。

  最终,老院长只剩下一声叹息:“看来,所谓学院,似乎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这个老头子,也该让开路了,是吗?”

  桑钰整个人缩在大氅内,闻听此,站直身躯,冲着老院长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您永远是我们所有人修炼一途的导师。”

  老院长摇着头,缓步离开,挡不住了,这就是他们那栋楼内大多数人最后的决定。

  在他回家的路上,有一个人在等着他。

  “马格,别人看不清,你不应该啊。”如果说心灰意冷的老院长还愿意对那些人之中的某一位说些什么的话,毫无疑问,就是眼前这位军师谋士类型的马格。

  在一声叹息之中,马格与老院长错身而过,专门为他而来,来了又不说一句话,对视一眼,目的明确。

  有怨吗?有不甘吗?我来,就是给你一个宣泄不满的机会,这句话说了也就说了,现在说也就现在说了,以后不要说了。

  老院长笑了,当晚,他在帝都学院的小院就不见了,而在海边,多了一个同样的小院,就在海岸上,涨潮的时候海水都能够直接泡到小院门前一米处。

  一把椅子,一根钓竿,没有任何意义的海钓,对比帝都这里更加的安静,不用想那么多,作为真正意义上可以说从灵气复苏时代最开始阶段就在的‘老家伙’,他觉得现在是难得的放松。手机端sm..

  尽管乌云盖顶暴风雨将至,却依旧可以一杯热茶安然垂钓一整天,茶可以一直热着,垂钓可以一直没有收获,坐在这一天可以没有任何变化,看着那乌云越聚越浓,也是一种滋味。

  才十年啊,才短短的十年啊,你们没有忘,只是忽略了一些东西,太想要自己成为王座上的人了,太想成为影视剧小说里没有人敢去饰演的人了,太想高高在上受到万人敬仰了。

  “灵界,哪有那么简单?我虽不能完全知晓,也能窥得一二,哪有那么多的高手,哪有那么多的天才,哪有那么多血战到底的疯狂死士,又哪有什么人,能让和平以突如其来的方式到来。”

  老院长看着茶桌上的手机,看着面前滚涌的海浪,犹豫再三,自嘲的笑了笑,还是放不下。

  拿起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唐御:“跟我说句实话,灵界之外,万族之外,还有什么?”

  很快,信息回复过来:“明知故问。”

  老院长脸色凝重,终归还是不能真的放下,犹豫了一下,又打了一些字:“那这一次,主导的未必是那些人。”

  “是什么,你都阻拦不了,兴许我们一开始就错了,安逸真的太摧残人的意志了。人类也过于健忘了,这才短短十年光景,没有大海创造海边沙滩旅游区,坐飞机价格昂贵就不出行,居住的城市依旧在,生活的安逸依旧在,灵气武者是特权阶层,我们离他们远一些就好了,生活,还是原本的生活。”

  一条语音发过来,老院长听后沉默了好久好久,茶也不热了,钓竿也不管了,就只是坐在那里发呆,无论是他到望海镇,还是唐御出现在他身边,都不需要太长的时间,依旧选择这样的方式,态度都非常明确了。

  直到深夜,唐御才又收到老院长的一条信息:“答应我……”

  答应的后面是什么,答应他什么,老院长没说,是说不出口,也是没有脸再去要求什么。

  天亮了,唐御一行人起床了,整理好衣物行装,看到的是晁老头一大早就打开店门,望着这边。

  事不急,车辆早已等候,专机也早就停在机场。

  看着唐御带着蔺音和徒弟们上车离开,晁老头脸上的凝重轻松了大半,快步走到当铺的门口,向内探头,看到福伯站在柜台内,所有的凝重在这一刻散去,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步伐又慢了下来,眼皮也耷拉下来,困意涌上来,回到棺材铺,关门,继续补觉。

  “还在,他没拿走,那就没事,那就没事……”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