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六十一章 关门,放龙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12 15:13: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铺多了一个看门人,在当铺和棺材铺中间的甬路位置,龙康摆摊卖货,一个亦真亦假的淘宝小摊。

  唐御一看,这家伙还是老抠门的性格,跑到自己这里当个看门人,还不忘做点小生意,坑一点来往游客和低等级的灵气武者,杯水车薪,那也要一杯水一杯水的填充到自己已经干涸的宝藏储备。

  “那些不做生意的家伙,都给我赶走。”

  看门人,就要有看门人的觉悟。

  正好,这几天纪东升府长的姿态也没了,达到逐天境巅峰境界之后,开启了疯狂的杀戮之旅,所有挂在悬赏榜单上的‘大肥肉’,他一个人包了,也不管对方是藏在哪,也不管对方现在受谁的庇护,就是干,以此换取大批量的报酬。

  从帝都来了好几批人,知道唐御是何许人也的跑来找他告状,也希望他约束一下纪东升,别闹了,现在人族和万族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四大势力之间的关系也都是走钢丝的节奏,说不准哪一个地方不对就会弄得微妙平衡彻底破坏。

  生化细胞的事情目前还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位,你临海府的府长就开始在灵界范围内大肆杀戮,想要干什么,是海族好对付了还是来之不易的和平过舒服了。

  找到唐御的,他就一句话。

  “关门,放龙!”

  纪东升在灵界多出名,龙康这头老龙在灵界也跟着有多出名。

  到临海府给人当了看门龙,血脉高贵的龙族,什么时候时候成了跟犬类一个级别的族群。

  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太丢人了。

  当铺不敢进,但龙康家族中的小辈,跑来望海镇,在他的小摊前面劝他回去的,络绎不绝,一批接着一批来。

  ……………………

  龙兴府,试炼场。

  崔天养浑身是血,一拳打破怪物的脑袋,一纵到二楼,面对冲着自己围攻过来的怪物,衣袖在脸上一抹,小小年纪呲着牙,露出一抹完全跟他这个年纪不相符合的笑容。

  杀!

  以往都是跑,这一次,是杀回去。

  在这试炼场鏖战许久,一直修炼的是唐木棉给他的功法,没有觉醒灵气也不断的修炼,终于在这个时候感受到了好处。

  一经觉醒,崔天养直接越过了下九品,功法自动运行,在战斗之中,直接突破到下八品。

  崔天养不是第一个,也不是这一批的临界点,达到临界点就会有强者来清理试炼场。觉醒之后,崔天养直奔这试炼场的东南角。两天前他差点死在了那里,那里有一头强大的怪物,他要用对方祭奠自己试炼场之旅。

  没有吃,没有喝,抢吃的抢喝的,被追杀,几次差点死掉,在别的地方敢去以伤换命,在这里都不敢受伤,一旦被感染,他不认为夫人那样的大人物会关注自己,会来救自己。

  吃过腐烂长毛的食物,喝雨水,也看过在这里的某些人泯灭了人性。

  要出去了,他选择的不是躲着,是要用最后的战斗来作为告别。

  ……………………

  十滴龙族先天精血,以当铺内的修炼空间,以唐御为蔺音专门设定的吸收方式。

  五天时间,走出来的蔺音已经拥有了堪比先天的身体强度,她不知道这一次究竟消耗了多少,能大体猜得到,自己进入后天小宗师境界,身体强度却堪比先天,以正常修炼天才的修炼速度,自己节省了至少两三年的时间。

  这就是‘壕无人-性-’吗?

  “关门,放龙。”

  刚出来,还没等洗个澡,蔺音就在当铺内看了一出热闹,来自帝都的三位大人物,进入当铺还没有开口,直接在露台上的唐御就喊了这么一嗓子。

  当铺之外的龙康无视了摊位前面苦苦哀求的小辈,听到关门放龙的呼喊声,不顾身份,不顾曾经在灵界也赫赫有名的地位,身影一闪,进入当铺。

  福伯大手一挥,当铺的关闭。

  无论此时你身在当铺的那个区域,都不会受到影响,唯一变化的是当铺的客厅,突然间无限制的延伸展开变大,龙康这干巴瘦的小老头也回复了本体,一头黑色的东方巨龙,鳞片都泛着寒光,张开大嘴,作势要把帝都来客给吞入腹中。手机端sm..

  站在楼梯口的蔺音,看着几米远的客厅一下子变成了视觉范围内很远很远距离的超大区域,看着那黑色巨龙,没想到龙康人形状态形象不怎么样,这恢复本体还真不一样。

  已经无需要再去喊:“龙康你敢!”

  来了几次,都是一样的对待方式,帝都方面也有了相应的应对,其中一人直接手掐诀,释放消耗型的法宝。

  “定!”

  来自文圣亲笔书写的巨大‘定’字,将龙康定在原地。

  “还请唐先生见一面。”

  当中一人,用大氅将整个人包裹,直到此刻,才将大氅上的遮帽给掀开,露出一张满是疤痕的脸颊,疤痕还夹杂着焚燃后的毁容,头发稀稀拉拉只剩下一小部分,尽是烧毁的痕迹,别人看到会觉得格外的恐怖,唐御看到只剩下叹息一声,他是知道这现在看起来可怖的面容曾经是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

  声音,沙哑,像是声音从嗓子眼里一点点的拉出来,难听的很,看到这张脸大体能够理解她的声音为何如此,毁掉的不光是脸,不光是五官,连带的一些身体器官,也都受到了影响。

  “唐大哥,明知道是我,何必要装作不知道呢。”

  人影一闪,这被毁容的人出现在二楼的露台,看着从楼梯走上来的蔺音,她想要表达善意,露出微笑,至于面目狰狞这件事,她必须告诉自己忘记,不然也挺不到今天。善意是她要表达的,对方能否接收到,是否吓到,那不由她控制。

  “请坐,喝点什么?”蔺音的表现,是她本心的表现,没有害怕,有的只是女人对女人的那份可惜,任何一个女人,遭受这样的事情不管因为什么,那注定一生都将被改变。

  “温水就好。”

  女人脱掉了大氅,尽管面目狰狞,依旧有着属于自身的高傲姿态,落座,望着唐御,一不发。

  “我把纪东升叫回来。”唐御叹了口气。

  “唐大哥,你知道,我来了,肯定不是这样的小事。”

  “桑钰,你觉得有些情谊还能用多少次?”

  “唐先生,最后一次,以后再见面,你我为路人,你不欠我,也不欠他的。”桑钰换了一种口吻,公事公办,曾经的亏欠和情谊,在这一刻,全部偿还,彼此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说。”

  “替帝都走一遭,去万族,去洛城、黎城、澳城……”

  后面冠冕堂皇的话语桑钰还没说出来,已经被唐御的笑声所覆盖:“哈哈,还真是价值连城,桑钰,你可知道,你哥哥留下的那份情谊意味着什么?”

  面部狰狞使得一些表情在她的脸上都难以呈现出来,几秒钟之后,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我懂。”

  “好。”几乎是在桑钰说出我懂的那一瞬间,唐御直接答应下来。

  蔺音的温水端了上来,桑钰冲着她微微躬身表示感谢,在这个男人面前喝最后一杯水的资格,都没有了。

  帝都的人懂,人族都懂,万族也明白,海族更是跃跃欲试,唐御也懂,因为桑钰下面的话根本没说,无论这一次的出使目的是什么,无论是何种名目,在唐御这里都没有意义,在一些人那里都没有意义。

  或许大家是做下来谈一谈生化细胞的事情。

  或许是合纵连横,接下来的变局需要一个看得清的人去看一看。

  或许一场表演的秀。

  或许是更深层次的阴谋。

  在唐御这里,包括桑钰都属于不懂的人,那些真正懂的人,背后策划了这一切,自己在这灵界走一遭,可不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灵界到底为什么是灵界?多数人不懂,极少数人是懂的。

  帝都方面,肯定是有人懂的,依旧让这件事被推行,唐御有点想笑,却又觉得不值得去笑,这两年看清楚的现实,早已让他对某些一直接受自己守护的人彻底失望。

  翅膀硬了,灵气复苏不过几十载,谁又愿意一直活在别人的羽翼之下,三皇数年征战既稳坐王座,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十年后,二十年后,我何尝不是那个会被立碑立传的角色。

  “你们既然要看看这真正的灵界,要看看这真正的世界,那我就成全你们。”

  看得不够远的人,永远想着的是别人得到的好处,不会知道他们为此到底付出了多少。

  “你们想要,早说啊,给你们。”

  “你们不说,我又怎么知道呢?”

  “这不是我守着不给你们,你们只要开口,我早就可以给你们。”

  “何必兜兜转转绕圈子呢,早说啊,早说我早就给你们了。”

  “下回要什么,一定要直接开口,你们不说我怎么知道?”

  “想要什么要说出来,你不说出来别人怎么可能知道。”

  嗡嗡嗡的音浪,以特殊的频率,在这一夜,盘旋在帝都灵界的上空,这一夜,有很多人彻底失眠。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