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五十八章 你有意见?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10 15:51: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旗展!

  迎风抖动,淡淡金戈之声的吟唱,似在这迎风招展的旗帜之中散发而出。

  此时的灵界,一双双透过时空的眼眸,正牢牢的盯在那展开的旗帜之上。

  “唐”!

  充斥着肃杀之气的‘唐’字,铺在这漆黑的底衬之上,似金非金的字体,硬朗,锋利。

  沉默,是这个时间节点的主题,福伯也只是在高空之中站了几分钟,下面的纪东升在灵界范围内大开杀戒,逐天以上,无人出面,之前那些云彩聚集的人脸轮廓也尽数消失。

  就在福伯消失之后,遥远的灵界最南端极点,整片天空骤然间血色一片,巨大的血色王座立于天空之上,嘀嗒嘀嗒的鲜血从空中滴落,这一刻,全灵界所有前者尽数色变,之前福伯展开‘唐’旗都未能让他们如此变化,这鲜血王座的出现,让每一个人心悸。

  唐御微微皱着眉头望向南边。

  纪东升随意杀戮,只要不被围,那他就可以打穿整个灵界,去做他任何想要做的事情。

  “你选的?”整个灵界,只有一个人可以听到这声音,那就是唐御。

  “怎么,你有意见?”唐御心念闪动,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环着蔺音的手,紧了紧。

  “没,挺好。应该很适合你。”

  “呵呵。”唐御哼笑一声,不再回复。

  ………………

  临海府外海域,纪东升凭空而立,面对着呼啸而来的滔天巨浪和聚集而来的大批海族强者,他完成了最后的晋升,没有出现任何天地变化,很多人都是长出了一口气,这疯子要是真的晋升,那才是麻烦事,逐天之内,一切还好解决。

  逐天境,巅峰。

  消耗了无法用晶币来计算的资源,仅仅是从大成小境界到巅峰小境界,‘浪费’两个字在很多人的意识内冒出来。唯有那些真正在这短暂时间跟纪东升交过手的人才知道,大能之下,纪东升当是逐天第一人。

  他完成了这一次的‘失败晋升’,依旧没有大能出手,海族也只是在海面上宣泄着自己的不满,来自人族的海防力量可不会允许大规模的海啸灾难肆虐。

  晋升时,强力狙杀还是龌龊小动作,那是本事。

  晋升结束,甭管成功失败,都是人族有生力量,再有任何战斗整个状态也就变了。

  唐御带着蔺音消失,临走之前,束音传送到纪东升的耳边:“自己记得这一次用了多少资源,得还回来。”

  晋升在纪东升的心中早有准备,达到目前这样是最佳效果,被誉为逐天境第一人他也没有怎样的高兴,可当他接收到师父的传音后,脸上露出了孩童般不加掩饰的高兴神采。

  所有认识纪东升的人,都未曾见过他这样的神采飞扬,发自内心不加掩饰的将情绪完全反应在脸上。

  ………………

  有间当铺。

  福伯依旧站在柜台内,目视前方,站得笔直,面无表情。

  崔丽收拾厨房,每一块瓷砖都擦得干干净净,不仅如此,上面不带有一点油腻的渍感。

  福伯身子转了转,冲着厨房的方向:“老板回来了,做饭。”

  崔丽应了一声,马上开启晚餐模式,尽管在半个小时之前,她刚刚完成了自己的晚饭,可这并不会影响到她做好了随时随地应对家里人任何餐食要求的准备。

  露台之上,蔺音也是很长时间才平复心情,今天看到的这一切就像是看电影一样,距离她的生活非常远,冷不丁就在眼前,适应过程之中就有不可抑制的兴奋。这兴奋,一定程度将‘试炼场’的残酷给掩盖,那血腥的味道似乎不如纪东升傲立空中杀戮四方来得震撼,一点点的不舒服,此刻也转为兴奋的助燃剂,对于唐御搂着她这件事完全就被忽略掉,回到当铺还免不了兴奋的手舞足蹈,语中不免有对高等级灵气武者的憧憬和羡慕。

  “我想要变强,我要努力了,你不要每天带我吃吃喝喝。”蔺音目光炯炯,给自己鼓劲,她告诉自己,未来再不是遥不可及的梦,再不是看不见方向的黑暗。

  “先吃饭。”唐御摸了摸她的头,发质顺滑,此刻在他面前的不再是那个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十分坚强的蔺参谋。

  “对,得麻烦丽姐了,我去跟她说一声。”蔺音几步小跑下楼,在跑到一半的时候,注意力被大门方向走进来的人吸引。

  黄胶鞋,破旧的老式粗布绿色军裤,黑色的老头衫,外罩着一件非常具有年代感的黑色外套,这样一身打扮的瘦小老者缓步走进当铺,没有畏畏缩缩,没有不知所措,更没有整体外形所带来的窘迫感,而是小心翼翼的坐在一旁休息的椅子上,掐着手指头碎碎念的低声自自语。

  “大爷,你有什么事吗?”蔺音好意的走过去问了一句,对方完全没有理会她,依旧在那里念叨着:“能够吗?再加加,希望能够。”

  蔺音又问了一句:“大爷,有什么我能帮您的?”

  老者这才抬头看了看她,四目相对,他看到了蔺音眼中的善,猛的从椅子上往下一滑,双膝跪地,对着蔺音就行大礼磕头:“姑娘啊,仙女啊,恩人啊,你帮帮我这糟老头子吧,求求你了,救命啊救命啊……”

  动作来得快,泪水也来得快,鼻涕一把泪一把,几乎是瞬息之间就完成了这样的转变。

  想象之中的搀扶没有,蔺音相反还向后退了一步,看着老者的‘凄惨’,表情没有变化,善意归善意,别的归别的,两码事。

  唐御站在楼梯的中间,正好视线能够看到大厅里,也正好能够居高临下,抱着臂膀好整以暇的看着。

  厨房内,崔丽在门口向外看了一眼,马上收起好奇心,回到厨房去做饭。刚才那一眼,让她浑身满是冷汗,她不认识那个老者,也不关心那老者来是干什么,她看到的是蔺音的反应。

  短暂的接触,崔丽还曾想过跟这位未来的女主人打听一下儿子的事情,她也觉得未来女主人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人,比起这间当铺内其他人的状态,崔丽想过尝试,就刚才那一眼,她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个嘴巴,心里狠骂自己,崔丽啊崔丽,是不是在这里过了几天安逸日子,就忘了这社会真实的模样,真要是开口问了,她相信自己在这里待不下去了了,至于儿子,她更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这段时间,当铺做的生意,福伯从来没有要背着人的意思,崔丽也渐渐能够在暗中看一些,神秘强大这四个字之外还有四个字——深不可测,她内心的仇怨,以前是折磨的她无法正常生活,现在也一样,需要不断的工作乏累让自己不去想,到了晚上,本以为会继续遭受折磨,可伴随着崔丽幻想未来儿子学成归来替自己报仇,那画面,有无数的延伸,每一个都让她不再经受折磨,还会转化成为浓浓的动力,让她这样一个人开始有了对未来的期待。

  安逸,消磨人的意志,刚才那一眼,看到的那一幕,让她重新将安逸给彻底踩在脚下碾碎,只剩下小心翼翼的侍奉,以此换来儿子得到足够好的修炼成长空间。

  大厅内,老者没有抬头,而是继续痛哭流涕的卖惨,双膝在地面挪动,跪着向蔺音跪走过来,继续叩首磕头,以最为可怜兮兮的模样来试图打动一个他认为会心软的女人。

  求一个男人如果难,那你换个思路,去尝试一下能否求他身边的女人。

  蔺音又向后退了两步,不自觉的侧头看了一眼楼梯上的唐御,她什么都懂,也明白这个老者什么意思,内心抗拒却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在自己面前展现出无比凄惨的样子。

  “你找我没用的,我做不了什么主。”

  老者抬起头,满脸的泪水和鼻涕。

  蔺音指向屋内也贴着的那几个字。

  “公平交易,典当一切。”

  “对等代价,可得一切。”

  老者只是扫了一眼,继续他的表演,非常之精彩,如果此刻有人从当铺的门口经过,那不关的大门会有非常好的视线,让他们看到里面如此‘精彩’的画面。

  蔺音跺了跺脚,作势就要上前扶起那老者,磕头的老者嘴角微微上扬一下。

  唐御开口了,他知道蔺音是做给自己看的,你再不管,我可真的发善心了,到时候你管不管我。

  “行了,你什么货色我不知道吗?装什么装,该坐坐,该算算,想明白了,直接跟福伯说。”

  老者声音停了,抬起头,那雨过天晴的速度让人猝不及防,也不跪着了,站起身,衣袖在脸上一抹,鼻涕眼泪一勺烩,全都擦在上面,脸上露出恭敬的笑容,先冲着蔺音抱了抱拳,表示了一下歉意,这才盯着唐御,十足谦卑的姿态:“唐先生,唐先生,抽一支。”首发..m..

  一身衣服从上到下可能都不足二百块,可拿出来的却是需要用晶币来购买的灵草香烟,一支烟,买一车这种没有牌子的普通衣服,毫无问题。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