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五十七章 这纪东升,够狠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10 15:51: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唐御的潜台词没说出来,但纪东升懂,他不仅懂,还很疯狂。

  又一个闹着玩的,闪亮登场,这一次,不再是少数人的观瞻,而是来自人族,万族,海族所有人的关注。

  唐御的话,就像是一记来自灵魂的鞭挞,也是征战二十年的老战士,近十年来的蛰伏,不是对和平而来产生的安逸心理,那些曾经对他不重要,追赶师父实力的脚步,一直是鞭策他的动力。

  此刻,感受到了师父话语中的味道,越是他扛得多,越是对纪东升衍生进步的动力,不说厚积薄发,只谈我要我想,这么多年得到缓步修炼以及堆积在身体内的修炼资源,在这一刻,被激发出来。

  看似平和,看似沉稳,看似儒雅,在纪东升的内心里,有着疯狂的小火苗,不然也不可能在二十年前与唐御一起挣扎的爬起来。

  师父的庇佑,并不会彻底消磨他的意志。

  “师父,助我一臂之力!”

  猛的冲天而起,唐御眼中精光一闪,手中大量的天地灵宝、兽丹、先天精血、药材、丹药伴随着纪东升冲天而起,到达他身体附近,嘭嘭嘭的被他周遭已经扭曲的空间力量粉碎,最为精纯的灵气力量,灌入到他的体内。

  是小溪,是河流,是大湖,是大江,还是汪洋大海……

  纪东升是来者不拒,纷纷吸纳入身体之中。

  唐御的手中,扔出更多的修炼资源,越来越多,表情也有点复杂。他相信纪东升吸纳越多就会越强,以空间为主修炼的属性,本就是同级别的佼佼者,称得上是同级无敌;自己这些年赚的除了分给他们的,剩下那点‘辛苦钱’,看来是留不住了,倒不是心疼,就是有一种穷怕了苦怕了的生活习惯,喜欢攒东西的那种安全踏实感觉。

  “靠!”

  唐御手中出现的不再是这些修炼资源,而是一件件宝物,或是武器,或是灵宝,直接在他手里被捏碎,混合着躁动不安的气息,一团团被他甩上天空。

  下面的‘试炼场’,早已无人关注,所有人都望向天空,距离近的一个个强者纷纷而至,看到纪东升此番举动俱是一惊,这纪府长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晋升吗?他都已经逐天境了,这番举动岂不会遭来海族和暗地里一些破坏者的袭击?

  守护的人呢?在哪?

  耿破晓和唐木棉最快速度到达。前者第一时间通知破晓军几位镇海境的强者,让他们赶过来守护,避免一些宵小在这过程中打扰到纪东升。

  他看到了唐御,他的行为只是下意识的行为,大师兄似乎要搞大事情,这个时候晋升,够吗?他们之间经常交流和切磋,即便大师兄隐藏了实力,也不该是这个样子。

  唐木棉则没管那么多,看到师父开始捏碎一些宝贝,输送更多的灵气能量到半空,眉眼之间尽显决然的霸气,大吼一声:“破晓军的,扔!”

  在场破晓军的最低都是镇海境,这个境界都有自己的空间灵宝,听到唐木棉的话语,没什么人犹豫,这几年夫人对破晓军的资助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此时纪府长有所需大家必当尽心尽力。

  大批量的修炼资源药材灵物被扔上了天空,很多人都看得直吞咽口水,这里面有他们认识的,随便拿出一样,都能让他们垂涎,有很多人甚至为了其中一个,曾经在某个地方拼命的战斗过。眼下,却是不要钱一般,在空中被‘粉碎’,化为一股股精纯的灵气能量,被纪东升吸纳入体内。

  帝都学院的老院长出现在唐御的身边,没说话,一样样的宝物扔上天空,让本已经有些匮乏的灵气能量重新充盈起来。此时此刻,纪东升的长发飘散,那张平和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疯狂:“不够,再来!”

  老院长司朗的脸上也露出一抹惊讶,这家伙,不会是想要一步到位吧,不,不对,他还不够。

  转念想到他修炼的是空间属性,释然,这家伙,这是要完全主修杀伐之道了。

  斜眼扫了一下唐御,他的徒弟,还真的是够疯狂,以纪东升的资质本可以按部就班,未来成就不会低,他这般主修空间杀伐之道,哎,也不知道是这个时代坑了他,还是造就了他。

  致力于将帝都学院培养更多灵气武者的老院长,他所得到的东西大多数都贡献给了学院,自身绝对是‘穷’,不过片刻就已经没什么能力了。

  直属部队大帅洪申出现,学着前面的人做着同样的事。

  “破晓军仓库,算我借的。”唐木棉没有半点情绪波动,霸气无双的姿态彰显无遗,现在投入多少,我都不会心疼,这是大师兄的疯狂,倾尽所有我也要帮上一把。

  无需耿破晓这个正牌大帅开口,一位镇海境一颗金星将军,作为破晓军后勤储备仓库的管理者,毫不犹豫的参与到这无底洞的填充之中。

  唐御那里是滚滚而来,其他人不过是涓流,可即便如此,每一个人也都在尽自己的一份力。

  “疯了,真是疯了。”

  龙兴府的府长,奔雷军的大帅,都纷纷摇头不已,这样的阔绰仅此一位,就是这不断的累积,是否会根基不稳,这样硬生生的‘撑起来’实力,值得吗?

  马格也来了,这位代表帝都而来,但当他将大批量的修炼资源和宝物扔上天空时,这个时候仅代表他自己。他跟纪东升不熟,这样的付出,只因为天上那个男人,是唐御的徒弟。他跟唐御也不是很熟,只因……

  远近,一股股强大的气息若隐若现,远处的天空上也出现了一道道虚影,更有天空之上白云聚拢出现人脸轮廓,表示着大能强者的关注,没有直接虚影投射,也是表明态度,我们只是关注,不会做别的。

  “哼!”

  唐御冷哼一声,原来还有等着看笑话的,有意思。

  “所有站在这瓮城之外的人,尽是敌人,东升,杀!”

  不够资源了怎么办?最简单有效的当然是掠夺,杀了,那得到的都是我的,都可以粉碎成为灵气能量,唐御这边一开口,纪东升就明白,师父这是找了一个借口,既能够‘筹措’资源,也能够将一些潜在的危险,直接扼杀在萌芽状态,别靠近,别想着搞事情,不站到下面去的,不管你是观望还是如何,皆是敌人,杀了就是了。

  来自唐御的传音也提前到了纪东升的耳旁:“这一次你的实力还是不够,能到巅峰即可,你修空间,亦可与一些‘半步’战力相当。”

  唐御收手了,不再扔出宝物,他不是没有了,只是有些东西现在不能露出来,如若纪东升真的能够晋升又是另一回事,既然达不到,那现在这样可以了。

  刷刷刷!

  有愿意相信的,赶紧本体出现在试炼场瓮城的城墙上。

  与此同时,纪东升动了,方寸尺直接拿出来,出手就是最强状态,一道道切割天空的白线,瞬间将远处一道人影给笼罩。

  “纪东升,你敢!”

  这是最后的声音,下一秒,血雾在天空中出现,瞬息之间就被白线吸收。

  唐御身影一闪,将蔺音搂入怀中,返回城墙之上,与此同时,耿破晓和唐木棉也带着申屠嫣儿和破晓军的强者,站在了城墙之上。

  “纪东升,你疯了!”怒吼声之后,是一道道消失的人影,也有人影直接落在了城墙之上,对唐御等人怒目而视,马格叹了口气,对着这些人说道:“把你们那眼神都收起来,没发现你们认为的强大,没有一个到这里来表现愤怒的吗?”

  一句话,点醒了这些人,他们这才发现,都是近十年来晋升的强者,或是一直被在暗中培养起来的强者,之前在远处可还有不少都是老牌的强者,从纪东升杀第一个开始,都是悄无声息的离开。

  乱了,现场全都乱了,明明是纪东升展现出来的晋升姿态,现在却成了他的杀戮之旅。

  天上的云彩人脸轮廓散去,千里之外的帝都,叹息声在某个特殊的层面传开。

  “他的徒弟,他来善后。”

  又一个声音响起:“纪东升杀心已决,府长这个职务,不适合了。”

  淡淡的笑声传来:“你去跟唐御说。”

  之前的声音不再出现。

  过了一会儿,一个沙哑的女子声音出现:“这纪东升,够狠,我喜欢。”

  没有人接她的话,都在‘看着’一项都给人感觉跟唐御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纪东升,今天突然之间爆发出‘有其师必有其徒’的疯狂。

  海面之上,纪东升深入大海深处,杀戮!

  一击中,马上离开,逐天境强者根本追不到修炼空间能力的他。

  从海面到北方冰族的苦寒之地,杀戮!

  再到万族之地,杀戮!

  再度到达另一处海域,继续杀戮!

  不断的杀,不断的直接捏碎对手的空间灵宝,大批量的资源化为他修炼的养分,耗损超过一半,浑不在意。死一个强者,就留下这片区域短时间内成为修炼宝地。

  逐天境追不上他,任由他四处杀戮,在逐天境之上,整个灵界沉默着,或者说在纪东升踏过某个临界点之前,保持沉默。

  在更高的天空之上,如果有当铺的人在,一定能认出那满头银发的老者——福伯。

  他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双手稳稳举起来的一面巨大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