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五十五章 自救,还是他救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08 16:55: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为什么?”

  沈美霖不顾丈夫的阻拦,站在了房车下,地面还是海水退去之后留下的淤泥,踩上去很不舒服。

  她看着上面的唐御,开口质问,她并没有意识到,在这里战斗了三天,对方钓了三天鱼意味着什么,或许就是唐御从未在他们面前出手展现实力,让她在情绪亢奋的状态下,忽略了一个事实。

  唐御正在车顶烤鱼,蔺音早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就莫名的心疼,至于沈美霖所提到的那些,根本不曾影响她。坚持的陪伴,才是她心疼的根源。

  “为什么?你可以救很多人的,只要你出手,这场战斗不至于打三天,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伤亡。”沈美霖再一次的咆哮质疑。

  老车不在,光头等人还真就拦不住她,至于蔺音,她清楚自己不说话还好,说话只会起到反作用,只会更刺激到沈美霖。

  她的话没有道理吗?当然有道理,如果是实力强大的武者,举手之劳的事情,为什么就这么冷漠的面对这一切呢?不是去求你来,你有别的事,没时间过来,那算是一个大家都不开口默认的理由。你人就在这里,闲到无聊都钓鱼了,难道就不能伸把手?这对你来说有什么难的吗?真的就愿意漠视这一切的发生吗?

  唐御看了一眼蔺音,一脚将烤鱼用的火盆给踢到了地面上,车顶这些东西完全就是不要了的架势,顺着天窗就下到车里,随后启动车子就要离开。

  沈美霖拦在了车前面,这一刻,蔺音抢先一步,发力抓住前者的胳膊,硬将对方给拉开,以她对车内唐御的了解,刚才没搭理沈美霖完全是因为自己,可一旦再有过份举动,她意识到了危险这才毫不犹豫的将战友给拉开。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已经被正式授予了两颗金星的唐木棉,穿着常服军装出现在了现场,抬手就给了沈美霖一个耳光。

  她的气场,穿上这样的衣服,都别说有前因后果,什么都没发生她抽沈美霖一个嘴巴,对方都得先被她的气场压住先发愣,而不是发怒或是问为什么。

  唐御的车子开走了,晃晃悠悠,大战过后也谈不到什么路面了,坑坑洼洼满是泥泞,蔺音看了一眼沈美霖,又看了一眼唐木棉,抿抿嘴,下定决心迈动脚步,几个纵身到了房车的旁边,脚踩在上下车的踏板上,一手抓着车门,一手抓着车上的固定把手,打开车门,人进入副驾驶落座。

  “我想让你找人帮着安排一下,磐石小队要适应也要变强,什么样的路更适合他们,我想给他们提供一些资源。我自己想要单独历练,我要你来帮我安排,要足够量的生死之间战斗,就算是我死,你也不要提供帮助,我不想成为温室里的花朵武者。”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蔺音的话语也充斥着对战友们的关心,表现出自己肯定要对他们负责,能帮多少就帮多少的态度。

  “有纪东升和耿破晓,这件事没问题。”唐御右手一伸,递向蔺音的手里多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果子,半拳大小,看着就让人有一种咬一口的冲动,透着水润。

  “这是海里的,洗过了,挺好吃的,吃过之后能够在水下呼吸,还能少量提升灵气,你可以用来修炼,效果还可以。”

  蔺音接过来,咬了一口,就像是果冻一样,又要比果冻还要柔滑一些,入口直接滚入嗓子眼,淡淡的甜味,入口之后保持着果子的温度,像是夏天喝了温度刚好凉爽的果汁一样。

  “回去吧,别显得我小心眼,我还不至于跟一个女人生气,你不回去拉着点小木棉,我怕她真的对你那个战友做点什么。”

  蔺音嗯了一声,车子停下,开车门离开。

  唐御重新启动车子,哼着小曲,心情不错。当然心情不错,立场这个问题,每一个人内心其实都非常在意,只是表面上都以大义、道德之类的束缚着,说的好听而已。蔺音刚才能追来上车,唐御心里也挺感动的,男女之间付出比例失衡没问题,就怕你的付出得不到来自对方的回应,蔺音这回应,让他从脚底板暖到头顶。

  那边蔺音回来的时候,沈美霖才从呆愣的状态中出来,她愤怒,但又不知道如何来表述此时此刻的情绪,毕竟,站在她面前打了她一个耳光的是破晓军大帅夫人,如今被授予两颗金星,与丈夫一同执掌破晓军。

  洪申洪大帅本想让第九团过来,就是为了笼络住蔺音和磐石小队,可到了最后,他们还是被划归到破晓军,具体缘由不得而知,所以在沈美霖这里,唐木棉等同于她上司的上司的上司,放在过去在西南边陲作战,这样的大人物都见不到的。

  唐木棉跟唐御一样,内心根本不曾想过我要跟沈美霖这样的人解释,要不是看到蔺音回来,她连一句话都不会留下。

  “和平,是所有人的责任。你怎么知道他什么都没做?”

  沈美霖还是不服气,能在边境鏖战多年的战士,内心有股子不畏生死的狂野:“那为什么不能多做一点,少死一些武者,就为人族多保留一分战力。”

  唐木棉笑了,只是眼睛却不曾看她,这在普通人视角里完全正确的理论,她不知道如何去解释说服他们去懂。

  不懂的永远都不懂,懂的无需说也会懂。

  如果总是抱有这样的希望,就不要谈自己总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如果总是将希望放在别人身上,那在俗世里普通人的笑容,不会灿烂太久。

  破晓军接收了足足三万人的新兵部队,并且是连年大批量的接收,这些主动参军,主动想要成为一名灵气武者的人,至少有一半已经朦胧的意识到,现在的和平与繁华,如同空中楼阁,所谓的万族来朝,真的就是人族高高站在云端吗?

  死人不怕,死很多人不怕,很多年轻优秀的灵气武者没有发展起来就‘填在’了战斗之中也不可怕,怕的就是危机感渐渐没有了,普通人的危机感没有了需要重新给他们树立,那在前线战斗的灵气武者如果没有了呢?

  我们奉命战斗,后面有战友,也有强大的武者,我们只需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好,一旦出现对方高等级敌人,自然有我们后方的强者出现。

  兵对兵,将对将,上品对上品,后天大成对后天大成,先天超凡对先天超凡。

  这就是经年累月没有灭族级别大规模战斗下的‘大麻烦’,战斗成为了习惯,固然可以培养真正的战士,可对战争,缺乏最基本的认知。危机感跑偏,这一旦形成规模,要比没有危机感更为可怕。

  包括唐木棉,也是朦朦胧胧意识到,这还是在t市的事情发生之后,在这之前,她觉得自己会认同沈美霖的说法,过往只是因为师父是至亲之人,不管他做什么,大家都认同,自己的想法永远不会凌驾于师父的想法。

  现在,她多多少少通过对当下灵界环境的了解,有了一些她这个级别强者该有的危机感。

  真正的灭族级别战争,哪有兵对兵,将对将,逐天境强者偷袭屠你满城,又如何?

  真正的战争,是无比残酷的,要远比现在这看似经年累月的‘战斗’要残酷得多,如果内心的危机感跑偏,那真的战争到来将会是意志力层面的摧毁打击。

  逐天境灭一个军营,固然这里面的人谁也跑不了,如果你够聪明对危机感准备十足,说不准你能有运气逃离,就算逃不了,至少别的友邻部队面对这样的残忍画面,不至于心态崩溃。

  唐木棉想到了生化细胞的危害,一旦在灵界全面扩散,那诸如沈美霖这样的武者,第一反应不会是生死对抗不去考虑未来如何,而是会想,我们要战斗,要抵抗,要坚持,等到人族的大能、强者们想出应对的方案。

  自救,还是他救。

  这不是一个能够讲出来的道理,讲不通,懂的人会懂,不懂的人依旧还是会埋怨。

  “你应该懂一些,好好告诉她,以及你的队友,不用忌讳什么。”唐木棉走之前,看了一眼磐石小队的队长老车,有些老兵,已经开始有了一些追随的意识,真正的毁灭战争,你首先拥有的不是什么样的实力,而是一颗真正意义上在任何残酷面前不会被摧毁的坚定战斗生存意志。

  蔺音拦住了唐木棉,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你师父说你和纪东升来安排,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就按照你们知道的级别,来给他们一个机会,教他们去懂你们懂的东西,我也会让唐御教给我。”

  她没有去看沈美霖,也没有去看磐石小队的成员,或许他们不会错怪自己,但他们一定会心中有怨,别的都可以放在一旁,刚才发生事的时候,自己的立场选择,他们心里会不舒服。

  犹豫不决和稀泥,不去坚定面对自己的内心,蔺音有过,这辈子不想再有,人生没有完满宠着你的阅读理解题,而是非左即右的选择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