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五十四章 都是人精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08 16:55: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漆黑的夜,龙兴府试炼场内。

  一片房倒屋塌的残破废墟,在一块倒在地上墙体的下面,地面是缓缓流淌过来的外面雨水泥水血水混合物,还夹杂着一些零零碎碎的碎肉,被水流冲到这低洼的地势内。

  外面,怪物们漫无目的闲逛,哪里有动静和‘食物’的味道,它们会第一时间冲过去。

  在墙体之下,只有几十公分的狭窄区域内,崔天养将身下垫了几块碎石,靠躺在上面虽说不舒服,总好过泡在那些血水混合物之中。

  一动不敢动,生怕一点动静就引得怪物们的注意,就在他所在的位置上面,有怪物低声嘶吼的声音,有攀爬的声音,不管是什么,第一个夜晚都不那么好过,崔天养听到过很多求救的声音,有的甚至连求救的声音都喊不出来,只有痛苦的哀嚎和咀嚼的声音。

  崔天养默默的吃着背包内的面包,小心翼翼,一口一口,努力让每一口所带来的饱腹感是充实的,水更是几乎不敢喝,只有嗓子传来冒烟的感觉才会去饮一小口。

  他知道外面有一定量的资源,没有选择上来第一天就去对未知搏命。

  杀了两头怪物,超额完成目标,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活下来,适应,然后战斗,突破。

  奔跑,嘶吼,打斗的声音,似乎是故意没去呼救,崔天养通过墙体的缝隙,就听到啪嗒的声音传来,地面上的血水被溅起一点点,他压低身体,透过外面的月光和天际的一点光亮望出去。

  血水之中,摔倒一个女子,侧脸正好望向这狭窄的墙体缝隙之下,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口中吐出鲜血,涣散的眼神在与崔天养视线碰撞之后,有那么瞬间,冒出了希望的光芒。

  崔天养身子向内缩了缩,眼神没有躲闪,只是随着身体缩进了墙体缝隙之下的深处。他可以看得到那涣散之前冒出来的疯狂眼神,心里暗骂一声,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希望,没有得到回应。死亡笼罩全身,我要死了,那我要在死前最后疯狂一把,你不救我,那就陪我一起死。

  咕嘟一声,冒出一个血泡,嘴里的鲜血滚涌,地面的血水灌入,她没能将最后的疯狂予以实现,紧接着就是来自怪物们对‘食物’的完整摄取。

  崔天养闭上了眼睛,他不害怕吗?不,他很害怕,小手攥得紧紧,手指甲狠狠的扣入掌心。

  害怕归害怕,他却在告诉自己,趁着天快要亮了,赶紧眯一会儿,白天外面乱起来之后自己再想办法离开,找寻落单的怪物。必须得抓紧了,一旦怪物变得越来越强大而自己没能突破,他不想那样,不想再将自己的命运握在别人的手中。

  …………………

  蔺音腾的一下坐起身,看着窗外的阳光明媚,再看向一旁沈美霖的床铺。

  迅速下地冲出房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沈美霖将早餐递给她,摆摆手进屋了:“我睡一会儿,上午还要整队。”

  “看你睡的好,美霖说她那时候也睡不着。”老车手上绑着绷带,笑容一如既往的如沐春风,在磐石小队,他从来不是实力最强的,但却是能够将这一批脾气秉性不一样的人,给捏合成一个小队,一起战斗,一起度过了在战场上的几年时间。

  蔺音也没去表达过多,默默的坐着吃饭,她自己知道,要说在第九团的小半年时间是生锈了可以慢慢重新变得锋利,那跟唐御这些天的相处,她真的意识到小队的生活可能不再是自己修炼习惯的节奏,她可以将一些资源分出来,但那不是她自己得到的,队友们可不想成为被‘扶’的对象,将蔺音推向永远要低人一等的境遇内。

  轰的一声!

  滔天巨浪直接拍在了海岸之上,余浪将海防线的哨兵们给拍进海水之中,伴随着营地内一声海族来袭的怒吼,团帅第一个纵深向大海的方向,如果能够阻挡,他一定会将这海族惯用的招式——海浪席卷给挡在营地之外。

  “向内撤!”这是老兵们的叮嘱,在这方面,整个磐石小队都是萌新,如何在这样的大战场上保证自己不犯错误影响到其他人,他们还有很多要学。

  面对海族大面积的进攻,第一反应是躲开首先袭来的海浪,退到安全区域再展开反击,不要心疼营地,不要心疼你的物品,在自身生命和整场战斗而,那些都不重要,不值得浪费一秒钟的时间,

  撤退,躲开海族第一轮海浪攻击,不被冲散队型,原地迅速集结,展开反击。

  蔺音跟着小队迅速远处撤退,到营地之外,她还专门扫了一眼唐御房车的方向。

  下一秒,她只剩下翻白眼,有时候看到这家伙是真气人,你会觉得自己一直为之努力的东西在他面前就完全没有存在的价值。

  这家伙弄了一把海钓的椅子,车顶一坐,鱼竿支起来,戴着墨镜坐在遮阳伞下,叼着一支烟,状态悠哉。

  那冲袭而来的余浪,并没有对房车造成很大的冲击,到了跟前一下子就变得风平浪静。

  要说这几十年科技树停滞,也不是绝对的,一些能够顺应时代的东西还是被发明出来运用到生活之中。譬如这房车,与海族大战,相当数量的车子都具备了水陆两用的功能。

  飘在海水之上,唐御是知道这一次进攻的规模,这一片区域被淹没是肯定的,他也就选择了临时的海钓。

  “救人。”卫帅和沈美霖也都看到了房车,看到了上面的唐御,两人都冲着他大喊,他有那个实力,可以在这样的状况下救更多的人,为什么要置身事外,为什么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见到唐御根本没搭理他们,两人又看向蔺音。

  蔺音沉默着,老车暗自叹了口气:“快走,准备集结,展开反击。”

  有些隔阂的出现,就在不经意之间,当彼此对事物的看法发生了转变,价值观的严丝合缝开始有了裂痕。

  战斗状况下也没时间想太多,老车又在中间打了个岔,这裂痕暂时还没有继续扩大的空间,跟随着队伍到达指定区域,开始集结,开始以各种队型分布展开反击。

  “我们需要增援,这一波海族的攻击规模很大。”

  ………………

  蔺音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海防大战,跟着队伍和增援而来的部队,鏖战三天,将海族打退,将海岸重新夺回来,到最后双方先天、镇海高手都出来,天上地下打得是昏天黑地。

  海防线的战斗,往往是犬牙交错在一起,一旦打起来,伤亡不达到一定比例就不需要谈撤退这件事,退半步的都没有。

  海族冲上来之后,会分出一部分的兵力到人族去抢掠,人族则是设定足够的防御体系,将它们打回去,留下他们更多的有生力量,连年的征战到最后必然成为拉锯消耗战。

  该追那些逃窜进入人族腹地的海族,按照既定方案的去追。

  该抵抗的,按照既定方案抵抗。到最后,高手们追到海上,厮打一阵,将整个局面弄成均势,这么多年谁也奈何不了谁,局面也僵持了下来。

  人族没有像是打服万族那样打服海族,海族也没能凭借更为辽阔的大本营和繁衍能力吞噬人族,整个灵界海族的势力相通,人族则被分成四块大陆,还有万族野心家从中作梗,这些年,人族能够保持这样的局面,值得所有人满足。

  伤亡很大,奔雷军在临海府驻扎的一部分部队,也在第二天傍晚开赴到这边前线,加入到双方的鏖战厮杀。

  这些年,在人族区域,发展最快的除了武者系统、部队系统、学院,当属医疗系统,大批量的普通人拥有了更多的就业岗位,大批量的医疗职业培训机构,能够给大批量的普通人提供岗位,并且这岗位带来的收益不低,急救学科也成为了整个医疗系统内最庞大的学科。

  同时,配套还有后勤保障部门,他们需要配合医疗队伍,最快速度在前线附近建立起临时的战地医院,确保外伤的武者、士兵能够第一时间接受到最专业的治疗。

  蔺音打开了一个瓷瓶,一人一粒,先递给了磐石小队的队友们,她自己也吃了一粒,肩膀处的伤口止血、结痂,从疼痛的感觉到伤愈的掀掉血痂,这个过程被缩短到了十几分钟。骨折骨裂等更重的伤势,也不需要进行治疗,一个小时就可以出院,三个小时就可以没事人一样冲入到战场继续战斗。

  “我们想要采购,放心,肯定会给予足够的报酬。”奔雷军的一位中校,以很坚决同时又不失礼貌的恳求口吻,希望可以让自己的士兵更快得到治疗。

  其他人都沉默着,蔺音不是圣母b,可也不会面对面了依旧冷血,将手里瓷瓶递了过去:“队长,你跟着这位长官,先紧着外伤严重的战士使用吧。”

  老车默默的接过瓷瓶,那名中校还想开口,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不是不知道,这样的高档产品价格不菲,就算真有人卖,也不是一般人能够买得起的,他刚才那番话已经很不要脸的故意为之了,哪还好意思得寸进尺。

  敬礼,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