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五十三章 谁打扰她,我整死谁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07 16:01: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灵御区的军营,很早之前就没有了传统兵营的设置。

  简易,易于移动。

  能够在海防线鏖战的战士,对于一些生活上的需求很少,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被告知,苦修是在这里的基本操作,这里给予你高的功勋值和高奖励,你可以在休假的时候去后方尽情享受,在这里,来享受的你就不必来了。

  更有一点,常年的激战,你再好的建筑也没有意义,随时都会被打成废墟。

  唐御的房车,可算是这附近最好的居住环境了,营区差不多都是帐篷和临时搭建的房屋,蔺音从营地走出来的时候,烤全羊外加水果花茶,在他的车子周边,没有蚊虫飞舞,在他车子的前面,躺着一个‘海族生命体’。

  脸上挂着鳞片,头部有了人类五官的模样,仅留下一些特征能够看出是海族中的鱼类生物战士。

  眉心处一个血洞,早已死去多时。

  专用的刀叉,正在一片片切着酥脆焦香的羊肉,薄薄一层,香气扑鼻,在这房车几米范畴内,并没有任何来自军营内的血腥气味。

  破晓军驻扎在这里的团帅,此刻正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等待这位大人物的指令,地上躺着的这位,实力已经达到了先天超凡大宗师的巅峰境界,比他的实力要强,如若不是提前被弄死,今天这夜里袭营的结果就不是半斤八两。

  蔺音坐了下来,看着团帅带走那海族强者,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水果花茶,瞟了一眼唐御,轻声念叨:“小心眼。”

  唐御切了几块肉,装在盘子里递给她:“你想多了,这样的袭营是常态,等到你看过一次海族大规模的进攻,就知道我为什么成为多数人眼中不该‘置身事外’的人了。再说我也不相信你会在心里责怪我,那样的蔺音也不会来这边了。”

  蔺音侧头看着他,接过盘子默默的吃着,没有经历过确实没有发权。换成一般或者说多数的女人,这个时候会问一句话:“那如果我遇到危险了呢?你会出手吗?”

  她不会问,唐御也不觉得她会问,吃了一会儿烤全羊,又喝了两杯水果花茶,蔺音也不客气,直接拎着整只烤全羊回去营地内,那家伙完全不需要别人担心,房车内还改了一个大的保鲜柜,里面全都是好吃的。

  看似不关心,实则蔺音的心始终都是暖的,自己的要求他都满足,还跑来陪伴,为了给自己充足的空间,还自己在营外不来打扰,这就像是都市里的男女一样,女人要自己的生活空间,要独立,但她还要一个随叫随到的男朋友。

  我忙的时候你不需要在,我玩的时候你也不需要在,可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马上出现。有不错的颜值,有足够的财富,还有足够的权势,放在灵气复苏的时代,还有强大的实力,这简直就是所有女人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

  不去想的时候还差一些,可当蔺音真的往这方面去想的时候才发现,似乎唐御已经没有什么是被自己挑剔的,自己也得到了九成九女人都得不到的那种生活。

  想至此,蔺音多少有些小小愧疚,自省一下,是不是自己太过于自我,任性的想要回来就回来,想要成为一名战士就不顾一切。拿出手机,给唐御发了一条信息:“你不必一直在这陪着我的,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我了随时来看我,我也偶尔会去望海镇陪你。别因为我去改变自己的生活,那样我会不安的。”

  很快,唐御的信息回复过来:“你觉得,空间距离对我来说是障碍吗?我到是希望你能够多一些对未知生活的探索,多去尝试一下新鲜的东西,因为你能够让我的懒癌暂时不会发作,也就等于我跟着你也去感受了不同的新鲜。”

  尽管没有什么动人的情话,这条信息在蔺音眼里却比任何情话都要有杀伤力,她还专门截图保留下来,反复的观看,嘴角渐渐扬起也不自知,很久都不曾没有修炼的自然入睡,大战过后的夜晚品尝到了醉人的情话,一个男人愿意用‘陪伴’这两个字作为彼此相处的基石,可以说真的触碰到了蔺音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一点自留地。

  凌晨,沈美霖冲着门外的光头和卫帅摆了摆手,三人悄声悄无声息走到了一旁。

  沈美霖压低声音:“别叫小音了,我看她难得睡的这么安稳,我今晚也睡不着,替她守夜。”

  光头和卫帅点点头,生死战友归生死战友,在战场上毫不犹豫的将后背交给对方,现在这份情感没变,但有些东西,当差距出现了也不可能永远选择无视。别的东西不说了,单是那‘左轮’,也就注定蔺音如今在磐石小队里并不适合,会无限拉高磐石小队的战斗力,这样带给其他人的压力太大了,诸多的宝物、资源、药物,也让他们会产生一些亏欠心理。

  沈美霖是心疼闺蜜的心思是第一反应,可真当三个人在寂静的夜里去盘坐修炼的时候,内心深处还是会多多少少有些别扭,我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未来的差距会越来越大。

  追起来累,追起来苦,那没问题,我们是生死相依的战友。

  可如果是费尽心力也追不上的,是否该考虑一下,换一种相处方式呢?

  ………………

  海面之上,唐御踏空而行,他不会去窥探任何身边人的隐私,包括在蔺家的时候,其实都不需要刻意去听就能听得到的母女俩谈话,他都故意将屏蔽自己的听觉。

  磐石小队,不在此列。

  他也没兴趣多听,只是听到今天的蔺音谁的很安稳很香,他便出现在了海面之上。

  距离海岸五十海里之外,海面之下,密密麻麻足有数万的海族战士,悄无声息的向着海岸线潜行过来,在它们的身后,还有一头足足长达三十多米的巨型大白鲨,紧贴着海水缓缓前行,更远处,还隐隐约约可看到巨型的海兽跟随。

  大白鲨身体之上,站立着两男一女,表情轻松,又透着一股子倨傲,似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小菜一碟,有点浪费时间,但又不得不去做,大炮打蚊子的感觉。

  唐御突然出现在三人的身后,大白鲨整个躯体凝固住,一动不敢动,那充斥着嗜血的眼眸内满是恐惧。

  两男一女感受到大白鲨的变化,才意识到发生了身边,回转身,看着唐御,尽管他们不认识这个人是谁,也知道绝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

  那女子是领头的海族强者,面对着唐御率先露出本体,是一只非常漂亮的金鱼,一闪过后,重新化作人形:“人族强者,不知有何事?”

  万族低等级强者,遇到能够感知到不可敌的大能人族强者,是需要先展现本体以示尊重,这也是当初人族能够成为灵界霸主所得到的尊荣,哪怕是一直与人族进行着生死大战的海族,也在十几年的僵持中,默认了这个规则。

  也不算是默认,海族碰到了人族强者,遵守这个规则有可能活命,不然靠近大陆丢了命,可不一定有海族大能级别的强者过来为你报仇。

  唐御望向大海深处,在那里,远远的有一股威压隐隐要冲袭而至,片刻之后,消散,大白鲨上的两男一女,态度更加恭谨,也不在意露出卑微。

  活着,可要比一时的卑微价值更高。

  唐御轻轻抬脚,轻轻踩踏了一下大白鲨,剧烈的颤动还不敢太大幅度,时间不长就从大白鲨的尖齿之间,流淌出大面积的鲜血,而它却依旧保持着平稳。

  唐御笑了笑:“你这家伙也算是活的足够久,挺聪明的,就你了。进攻的规模有些大,退回去三分之二,你们三个都滚蛋,这老东西带队。”脚尖轻轻点了点,这老东西,显然是在说大白鲨。

  “现在时间不好,明天上午九点再去攻击。”

  就这?

  两男一女不敢有任何别的情绪外露,就感觉这人族强者很奇怪,要么杀戮,要么下达一些驱逐的命令,后者还得是在某个小区域内,海族大能不愿意挑起更大的事端,默认被驱逐。

  这位是什么意思?

  太多,退回去一部分,继续攻击海防线?

  他们都怀疑这位到底是不是人族大能了,不会是万族里面一些能够完全将自己特征隐藏、与人族无二的族群吧?

  唐御走了,留下了一大片一脸懵逼的海族,其中一个男人提议:“大人,要不然这一次行动取消吧?我们回去。”

  唐御离开之后,大白鲨在海水之中疼痛的翻滚,这两男一女早已腾空而起,周遭所有的海族都赶紧将区域让开。

  “不……大人……听他的……我知道他是谁了……听他的……”

  大白鲨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

  有些海族的强者,实力可能差了一些,活的却可以足够久。

  与此同时,之前大海深处传来的威压,重新出现,了解情况后,给出了大白鲨一样的答案,按照那家伙的话去做,不要差一丝一毫,让你们去攻打就去,让你们去多少人就去多少人。

  那家伙,不是老古董,却在几年前,将太多太多的老古董打穿。

  海族大能还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虽惧怕,却不至于退,海族强者从更深处到来的时间,自己还是扛得住,态度也没有软弱,而是很强硬。你杀我海族可以,别弄得我们好像怕你似的,你杀多少个,我们在你人族身上找回来就好了。

  可那家伙,他的目的,海族大能也不得不给对方这个‘面子’。

  “我女人好不容易睡个好觉,谁打扰她,我整死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