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五十二章 别‘想当然’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06 15:32: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龙兴府,试炼场。

  崔天养这段时间壮了很多,也高了很多,与一般人家的八九岁孩子体格相当。

  牛仔裤,童版的矮皮靴,黑色的卫衣,背着一个小的双肩皮包,一把长款的匕-首,插在钢鞘之内,绑在小腿处。

  头发剃的很短,脸上有着与同龄人完全不一样的冷漠,成为这一批乃至之前所有进入试炼场的人之中,年纪最小的那一个。

  每一个进入这里的人,都做足了思想准备,好奇心已经被潜在的危险给抹杀了大半,甚至可以称之为对周遭事物的冷漠,可看到崔天养,还是有忍不住的好奇去询问他。

  沉默,这是崔天养唯一的反应,唐木棉给他的任务就是一个人生存下来,什么时候觉醒为灵气武者,什么时候出来,不能与人合作。

  所以,他不需要与任何人产生交集,内心对于强大的渴望也让他对于被人保护这件事非常的抗拒。

  执行过当铺的任务,每天刻苦的训练,小小年纪就得到灵气武者才有的待遇去提前淬体,唐木棉带走了他,也给予了他非常多的修炼资源,大量的消耗可能比他母亲跟着一个后天大成小宗师见到的钱还要多。

  崔天养的早熟心智,你跟他交流也无法将他当成一个年幼的孩子,当试炼场瓮城的铁闸门打开,他不接受别人的保护,不与人合作,却不妨碍他充分利用身边人来在未知环境中最大限度保护自己。

  “吼!”

  人群刚进入试炼场,残破的废墟之中就冒出来几十个丧s怪物,张牙舞爪,速度并不慢,堪比普通人的小跑速度,恶臭的味道袭来,手上的黑指甲和张开嘴的黑色牙齿,都透着让人作呕的视觉观感。

  有人反击,有人逃跑,有人没逃出去。

  一哄而散各自盘算的不在少数,也有一些信守之前承诺一起组队,更有精英小队进来之前进行的便是协同作战。

  崔天养的身材矮小,钻在人群之中,他本可以第一时间就逃跑,但他没有。

  这样的机会不会有太多,他需要进来第一时间就克服对这怪物的未知恐惧。

  被打倒的怪物没有痛觉,爬着也要去得到面前的‘食物’,崔天养抽出了小腿上的长-匕-首,咬着后槽牙,目光坚定,他不想失败,不光是为了母亲,也不想在他幼小心灵留下的画面重演,那被人当做垃圾的感觉,他不想再去体验一次。

  唐木棉对他狠,他没有任何不满,当然,他也不会感激,他只记得一件事,你成就了我,我会用忠心来报答你,这才是你需要的,不是吗?

  直接扎进怪物的脑袋内,没有去看怪物是否再动,越乱的环境越需要速战速决,切莫停滞身体的动作,一定要在不断移动中找寻安全地点。在耿破晓的身边护卫队里,崔天养学会了如何在混乱的战场上自保。

  双手抓住匕-首,狠狠抽出,无论是视觉的刺激还是味道或是心理的刺激,崔天养皱着眉头适应,他吐了,那味道太恶心了,但他没有停,钻进分散开的人群之中,冲进了前面的废墟城镇之中,一边跑一边呕吐,有的呕吐物挂在了身上,挂在了嘴角,引得二次呕吐,他都没有停下脚步。

  在残破的城镇内,崔天养找了一个房间藏了起来,他需要总结一下短短时间自己经历的一切,他知道未来时间,这里的怪物会不断变强,直到超过普通人训练过后能够抵抗的地步,才会有人进来清理,自己需要做的就是不断的锤炼,在战斗之中甚至在生死之间去觉醒。

  “先适应,活下来,今天的目标是再去杀一个怪物。”

  没敢浪费背包内的矿泉水,崔天养随便在房间内找了一块脏兮兮的抹布,将卫衣上的呕吐物尽可能的擦掉,有异味也不在乎,他到觉得这是好事,可以让自己适应这个味道。

  刚穿上衣服,崔天养不动了,抽出武器,爬上了屋内的衣柜,没有去堵门,而是静静的等着,怪物独有的喘息声音和移动方式所带来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崔天养皱着眉头,不是一只,怎么办?

  整个残破的小镇,所有的地方早已不知道被怪物‘踩踏’了多少遍,每一次清理过后,有人进来投放一些食物和水,量不多,别的资源几乎没有,这里的环境如果不够恶劣,又怎么能最快速度锤炼出能够觉醒的武者。

  有很多地方,怪物的尸体都不清理,故意让这个试炼场内弥散着难闻的气味,还能完整的房间不多,崔天养没去跟那些人抢夺这些地方休整,他所在的房子临街,是一个服装店,大门也没有,时不时就会有怪物‘溜达’进来,他所藏身的内间,衣柜有移动的痕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人藏在这里,用衣柜堵门试图营造一个完全空间。

  崔天养第一眼看到就放弃了,后窗户之外是一个小巷,窗户上是干涸的血迹,尽管没有破碎,可这东西对怪物的阻拦作用几乎为零,他可不想将自己陷入死地之中。

  咬着牙,等待着怪物从门口挤进来,从衣柜上跳下来,匕-首准确的扎入怪物的头顶,紧紧握住,落地顺势抽出来,面对着后面另一个壮硕的怪物咆哮的冲过来,他毫不犹豫的冲着后窗户撞出去。

  撞出去之后,完全是不假思索的快速奔跑,他知道,这些怪物的嘶吼会唤来同伴,而他,没有任何长时间战斗的资本。

  跑,藏起来,适应,战斗。

  ……………………

  枯燥,无味,但却让人没有一天敢于放松,这就是灵御区的海防线,哪怕是在军营内轮休的战士,也保持着随时随地战斗的警惕。

  蔺音和磐石小队都在适应从内陆到海防线的战斗。

  海族的肆虐,或是突如其来的大规模肆虐进攻,或是悄无声息的偷袭,他们来到这就经历了一次夜晚被袭营,那是蔺音回归磐石小队的第一天晚上。

  唐御在,他就在军营的旁边,一辆房车。

  当晚,海族便摸上来夜袭了军营,也有人去袭击唐御所在的房车,去的快,死的也快,而他,并没有去提醒军营里的任何人,也包括蔺音。

  那一晚,磐石小队的队长老车为保护卫帅受伤,好在现在蔺音的空间灵宝内有疗伤的丹药和药材,磐石小队在蔺音秘境内也得到了不少的东西,加上之前给蔺音攒的治伤药材,资源方面不缺,很快就从军营换了一些针对老车伤势的药物。

  沈美霖看着军营内正在收拾残局的战士们,这一晚,双方的损失半斤八两,整个磐石小队的人,都在听中队长给所有如他们一样新入营的战士们讲解海族。

  “低等级的海族还不能完全变幻人形,这几十年与人族鏖战,基因和繁衍能力强大的海族,越来越多类人战士出现,除了身上保留最独特的种族生物特征之外,与人类的生存生活战斗已经别无二致。

  鱼头人身,虾头人身,诸如此类,修炼人类的功法,再加上种族天赋的优势身体强悍,比人族的成长速度更快战斗能力更强,这是袭营主动登陆地面,还是以少打多,才会有这样的战绩,如若是在海中,种族优势更为强大,每一次发动大规模的战斗,我们的伤亡都很严重。过多的我就不说了,有很多资料大家自己去看。有一句话要告诉大家,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掉以轻心,不然,就像是现在,有多少人红着双眼送别生死相依的战友。”

  海防线的战斗要比内陆战斗更为残酷,更为迅捷,更为没有规律,磐石小队发现曾经习惯的战斗方式,在这里都不顶用了。

  沈美霖给丈夫光头擦拭了一下脸上的鲜血,夫妇俩背靠背坐着,点燃一支灵草香烟。

  看着走出营房的蔺音,沈美霖没有多想,彼此关系在那,也没有去多想直接开口就问:“你家那位,不是在外面吗?”

  外之意,他在,这些海族是怎么袭营的?他不管吗?他随便一挥手,就可以解决一切,纵然不想出手,出声提醒一下该没问题吧?

  蔺音在两人身边坐下,手里握着那把左轮:“在战场上,我有了它又如何,自身实力不够,还是让老车受伤了。”

  沈美霖和光头点点头,这道理他们很早就懂,在战场上千万不要有任何的‘倚靠’想法,那很致命;战场之外,也不要有任何‘想当然’心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如果可以‘想当然’,那还要战士们自我锤炼干什么,大家好好睡觉休息,一晚上营地之外放一到两个强者就好了。

  习惯这东西很可怕,这‘想当然’很合理,可如果强者被引走或是被更强者暗杀,那这军营,不设防吗?

  在鲁德山搀扶下走出来的队长老车,望着远处,幽幽道:“从今天开始,小队晚上,轮番值夜,不管这军营有多少的明少暗哨,我们自己,要设置属于我们自己的内部防线。”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