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五十一章 那时候的大海很美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06 15:32: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来自耿破晓的这一声师娘,算是彻底打开了蔺音在整个当铺内的身份变换。

  福伯称呼她为夫人,崔丽也顺势以这个称呼称之。

  蔺音阻拦,只是任谁都看得出来她阻挡的力量可以忽略不计,根本没人听她的,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接受这样一个称呼。

  突然之间辈分上去了,面对这样好几个‘晚辈’,蔺音很不习惯,结果就是一众徒弟直接被撵走,各回各家,别在这裹乱。

  一顿晚饭过后,初秋的风略显萧瑟,正映衬纪东升等人。

  出来当铺,站在小街上,回头看了看,这似乎是自己的家。

  纪东升摇摇头,迈着方步,以散步的姿态走出望海镇,当距离在你的面前不再是问题之后,偶尔,你会怀念慢下来的节奏,他不担心申屠嫣儿了,师父都没说什么,看起来小四现在有点颓,以她的状况估计很快就可以自我调整好。

  唐木棉和耿破晓是满载而归,对师父另外一种方式的馈赠,他们心里明白,嘴上说师父现实而已。

  ‘鲶鱼’计划,让他们也感受到了危机感,大势难以去更改,也没有那个实力去更改,他们能做的是让破晓军更强,这样才有可能在未来让更多人活下来。

  “去把崔天养放进‘试炼场’。”

  话是故意给申屠嫣儿听到的,这位在回来之前曾经想对着师父问一句:“连您都阻拦不了吗?”

  您实力那么强,难道就无视这一切吗?真的能做到超然世外吗?

  无论是纪东升还是唐木棉也都看出了她的心思,没拦着她,尽管他们知道如果申屠嫣儿问出来会让师父失望,还是任由她自己去做选择。

  你怎么知道师父什么都没做?

  你怎么知道师父就能够拦得住?

  你怎么就知道师父必须承担这份道德的绑架?

  从小到大,在这个家里,每一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意愿去活。

  小强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资源供应没有断,偶尔还要比在家里的师弟师妹还要多一些。

  纪东升真的就愿意站在柜台里面吗?临海府的府长,真的是师父的指派吗?

  唐木棉的婚姻不幸福吗?如果不幸福她会愿意拖拽着娘家的东西到破晓军吗?

  小五要资助家乡,将自己的修炼资源都拿给罗家村,师父说过什么吗?

  路,永远都是自己选的,当师父的,至多可以告诉你,这条路不错你走吧,这条路可能艰辛点你要愿意就去扛一扛。

  作为弟子,他们几个是最没有资格去对师父有任何的质疑,不管唐御对外界是怎样的选择,对弟子,他给出了他们一辈子都回报不了的师徒情谊。

  路要自己走,外面的世界要自己看懂,唐御站在二楼的露台,凭栏而立,望着远去的申屠嫣儿,他可以很简单的处理这件事,没有选择,他到希望自己的徒弟可以误会,但是看来,他们真的都很聪明,也拥有足够的大智慧。

  申屠嫣儿离开家,选择坐飞机到了帝都,然后又去了魔都,最后又选择去了洛城、澳城、黎城转了一圈,不需要再去那些废弃之地看看了,她已经在这路上找到了答案。

  万族,一群记吃不记打的东西,比起海族始终与人族拼死鏖战,万族这群低了头的存在,开始了他们所谓的卧薪尝胆,‘鲶鱼’计划,他们要更加疯狂,申屠嫣儿偷偷进入到了北方冰族的领地,那茫茫旷野之上的一个个铁桶城寨,里面的杀戮要比龙兴府残酷得多,更疯狂的将一座城市彻底变成废墟来让怪物们横行。

  她也偷偷混入到了万族的生活区域,在那里,她看到了大批量非常年轻的灵气武者,尽管他们现在还都是下八品下九品的实力,三年之后呢,五年之后呢,十年之后呢?

  这一刻,她恨的不是万族,反倒是海族。为什么海族要这么强大,不然我们人族的强者一定可以将万族打服,那样就不会有这什么‘鲶鱼’计划了。

  当她重新踏上帝都的土地,又不禁自问,那样就不会有什么‘鲶鱼’计划了吗?疯狂的野心家,会放过这样让几方势力强大的方式吗?比起面对海族的绝境,‘试炼场’似乎生存空间更大一些,一些没有觉醒的老油条,也可以在定期清理强大怪物的‘试炼场’内生存下来,那一个个的别看没有觉醒,刚觉醒的灵气武者如果不小心点,双方扔在同样的区域内,还指不定谁能活下来呢。

  ………………

  蔺音看到了当铺完整的一桩生意,从头至尾她都看到了。

  将亲情、友情和爱情外加三十年寿元都当掉的女人,要的是自己一直可以貌美如花,持续二十年不变老。

  路旁,蔺音按开了车窗,看着那走在街上能够成为别人回头关注目标的女人,昂着头,满脸自信的走着。

  她有了追求者,得到了很多很多,她可以无需在意每一个人对自己的感受,冷漠的面对一切,享受着将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快乐,看着他们为自己痴迷而得到满足感。首发..m..

  亲人,是过去式。

  朋友,不再有,她冷漠的将闺蜜的男朋友抢走,挨的一巴掌她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她不爱任何一个男人,不想跟任何一个男人组成家庭,更不想去拥有一个可爱的宝宝。

  她只喜欢打扮自己,然后展示给所有人看,她要有各式各样各种风格的衣服,各种各样的造型,去在各式各样的场合展示自己,要让所有人都被自己的美貌所折服,享受来自男人贪婪的目光和女人嫉妒的眼神。

  仅仅是十五天时间,蔺音就不像再看下去了,这是一个疯狂的女人。这女人带给她的震撼还不止这些,对自己狠那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可在蔺音这,她常年征战守卫边疆,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守卫着人族的和平,用鲜血和生命堆积出来的和平,为什么有人根本不曾珍惜,还是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和平生活是有人用生命守卫来的。这样的疯狂为什么用在这么自私的目的上,为什么不是修炼不是去觉醒灵气武者不是去战斗?

  如果没有看到这样的人,蔺音对当铺的存在还没有那么清晰的认知,当她看到这个女人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包括看向唐御的眼神里,也多了几分疏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刨除私人目的想要以灵气武者身份保护自己和妹妹之外,剩下坚持的东西,都成为了笑话。

  她回到了第九团,然后前往灵御区海防线,去跟她的队友汇合,磐石小队如今已经是破晓军的一员,镇守海防线的危险程度要高很多,可对于一名灵气武者而,在这里的荣誉感要更强,或许的资源也更多。

  常年征战,总是人打人,他们开始厌倦,现在,他们才有真正为人族镇守海防的荣誉感,有家人的,也对自己拼命有莫大的安慰,纵然未来我战死了,那也是为了保护我的小家和人族的大家而牺牲。

  海风袭来,咸味之中还夹杂着血腥味,车子沿着破旧满是战斗疮痍的路上行驶,蔺音这一路话都很少,每一次开口,都是对唐御表示歉意,她解释了好几遍,真的只是想要慢慢适应,也想要静一静,她想要呼吸这里的空气。

  碎石,废墟,坑,土包,以及弥散着血迹和腐烂物的海边礁石。

  唐御将车停下来,站在路旁,示意蔺音走到他身边,指着下面海岸以及海岸边驻扎的破晓军士兵。

  “你应该看过以前的老电影吧?还有现在‘海边沙滩’旅游区也知道吧,以前,那都是真的,这里的海水很清,海边都是细细的海沙,踩上去软软的,这里很热闹,全都是人,他们游泳,那时候的大海,真的很美!”

  顺着唐御的手,看到的是什么,被冲刷到岸边的腐烂物尸体,看到的是鲜血浸透了的区域,哪里有细沙,哪里有欢声笑语,有的只是冰冷,海水拍打在礁石上,溅起的也是各种你无法想象的物体,很多新兵如果在海边放哨,随时随地被冲刷上来的东西,都能让他们呕吐。

  血肉模糊是一种视觉感官的刺激,被海水浸泡之后,时间长短会呈现出不同的状态,如果是战争频繁爆发的海岸边,经年累月的杀戮,那味道上也会让很多的士兵无法适应。

  “你和小四碰到的问题都差不多,都在怀疑,都在觉得认知的崩塌。我不要你们这么想,任何时代的变迁和看似不该发生的灾难,你都可以看做是时代的发展,想不通是正常的,想得通我才觉得不正常,我也一样。”

  “你也一样?”

  “是啊,谁又会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呢?别想太多,能让自己和身边在意的人舒服就好。别把什么都加诸在自己身上,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不是整个世界,是不是全部。看到的越多,你就会发现自己之前一些看似很大爱无疆的行为很可笑。”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