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五十章 闹着玩的晋升风格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05 17:12: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在草原府,纪东升和唐木棉就已经有了时代发展必然经历的觉悟,只是这样的残忍,真的能够拯救人族吗?

  奔雷军副帅眼含泪水,深吸一口气调整情绪,缓缓呼出:“万族都有强大的生存能力,任何恶劣的环境都不会真正泯灭他们,人族也一样,这是上面给我的答案。”

  纪东升三人沉默不语,说得通说得对却并一定苟同,却又不得不去接受现实。身为府长和破晓军的掌舵人,他们真的见识到了海族肆虐的恐怖,每年都有大批量的灵气武者填充到海防线防御战斗之中,不谈万族的野心家,不谈那些阴暗角落里的龌龊肮脏,仅仅是一个与海族之间的对峙,这五年来的消耗比例,他们都看得到数据,近两年来如不是人族的强者时不时杀入大海之中,以伤换伤,以危险来换取海族一定量的收敛,灵气武者还将会有大批量的伤亡。

  学院的培养资源比例提升。

  秘境对更多人开放,降低门票的价格甚至一定程度免除。

  普通的部队拉到前线去做后勤,挑选精英进行训练。

  世家开馆收徒,一个个拥有着强大武者的家族,都会每年按照比例收取相当数量的年轻人,不管未来这些年轻人会不会成为私兵,在关键时刻,他们都会是人族对外的有生力量。

  华夏,乃至整个人族,都在努力的给初级武者的觉醒提供便利条件,奈何速度始终无法提升,看到生活细胞被如此运用,不忍的残暴却也只能强自忍着。

  一场战斗,就有两人觉醒。

  申屠嫣儿杀的很快,面对着这一批怪物里面马上就要突破到镇海境的大boss,她直接扔出了‘鸟笼’,自己接受反噬,硬抗来自对方的灵气冲击,将其困在师父给予的‘鸟笼’武器之中。

  纪东升三人没有出手帮她,只是将她带离了‘战区’,看着里面零星剩下的刚转化怪物和残存的普通人,新一轮的生存挑战再次开启,之前两个觉醒成为灵气武者的同僚,是他们的目标,也一定程度驱散了他们对于使命的恐惧。

  不一定死,不一定成为那些怪物,如果我们足够意志坚定,足够聪明,足够运气好,我们会成功。

  申屠嫣儿一天的时间,困杀‘鸟笼’中的怪物,睁开眼之后,很久都没有说话,即便大师兄二师姐不说什么,她也大体能够猜得到发生了什么。

  “这里,只是很小的一个试炼场,在我们华夏之外,成规模的已经展开。”唐木棉拍了拍师妹的肩膀,别的女孩可能扛不住,她相信自己师妹没有问题。

  “不,这不该叫试炼场,这明显就是炼狱,人间炼狱。”

  唐木棉叹了口气:“知道的越多,好奇心也就愈发的遮掩不住,纪东升,你是大师兄,你也是跟着师父一起从底层爬起来的战友,关于当铺,关于福伯,关于师父的过往,你还不打算跟我们说吗?”

  那神奇的当铺,有着太多太多他们未知的领域,以前觉得是说了实力不行,不应该去打听,那现在呢?还是实力不行吗?

  纪东升:“有些事我也不知道,他很小的时候就很独立,乱世出英雄,他消失过几年,回来就是现在的样子了,具体的事情他也没有告诉我,我知道的也并不比你们多多少,只知道福伯很强,我们那个当铺也有些古怪。”他还是有所保留,知道的多并不一定是好事,但作为他的徒弟,未来早早晚晚都会接触到。

  申屠嫣儿喃语一声:“不能阻拦吗?”

  这是一个她自问自答的问题,问题还没出口其实她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

  有间当铺。

  蔺音开口先回当铺,就意味着在她心中,军旅生活的地位向后靠了靠。

  不需要请假,她也不需要担心自己是否按时归队的问题,先在当铺住了下来,住在了唐御的房间内,唐御则到后面徒弟们居住的区域,找了一间空房住了下来。

  住了两天蔺音就发现,这间当铺里可能就自己一个正常人,福伯从来没有离开柜台,不吃不喝不睡觉。

  崔丽承担了当铺内所有的清洁整理工作,当铺前后院加起来面积不小,每天早上,她都会按照自己的节奏,从早到晚一路忙。

  在厨房的灶台上,每天早上都会准时的放上一些钱,崔丽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放的,反正她早上起来就在那了,一天的吃喝采买,生活用品的补充,崔丽都会到小镇上购买齐全。

  剩下的时间,做饭、打扫,休息,很多地方蔺音看了都觉得不必如此,明明楼梯已经很干净了,地板的油亮感觉都能够当半个镜子使用了,她还在擦拭。

  你不主动跟她交流,崔丽会不断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除了在后院偶尔望向远处天空的时候会失神一会儿,她始终低着头,如果碰到店铺里的人,都会躲在角落。

  蔺音都不知道多久了,自己都没有再过这样安逸平和满是慵懒的生活。从初中开始,她就知道命运需要抓在自己的手里,上学当兵成为灵气武者,每时每刻她都在努力,并没有比别人聪明的头脑,只有更执着更努力的奋斗信念。

  虽说容颜带来了一定的困扰,可又有哪一个女人不在意自己的容貌呢?真到了有一天察觉到容颜易老这四个字,那对女人而无疑是毁灭级别的世界改变。

  蔺音是在最近渐渐发现自己身上几处沉积伤的小伤疤,正在慢慢淡化,才知道当初在帝都唐御给自己的药包里面还有更大价值的药物。

  不必没日没夜的征战,不必朝不保夕,不必午夜惊醒,不必担心明天,一睁眼,就有热乎乎的早餐等待着。

  每天上午,都是以自然醒为标准,吃过早饭,你不需要去着急想自己该做什么。

  充足时间的晨浴,随便洗多长时间,坐在梳妆台前即便蔺音不喜欢化妆,也忍不住稍微修饰一下。

  太阳升起来,打开窗户,就会看到那个男人躺在椅子上晒太阳,你看到这一幕,不自觉自己的节奏也会慢下来,这两天蔺音都是在这个时间段,盘坐在窗口修炼。

  吃过午饭,她觉得自己都变得懒了,竟然会跟唐御一样,躺椅,舒适的毛毯,遮阳伞下翻看着书籍玩玩手机,寻找一个恰当的状态闭上眼睛去小憩一个午觉。

  下午,是蔺音的‘幸福’时光,也是她完全忽略掉这是个小镇又地处东北偏隅一地的事实。

  不需要这里是繁华的大都市,不需要这里是中心的帝都,那对唐御都没有任何意义。

  寒风刺骨呼啸的拉雅山最高峰的峰顶,只在单衣外裹了一件长款羽绒服的蔺音,跟着唐御出现在峰顶。

  住在哪里,重要吗?

  灵界之大,人族之大,那些不管是毁灭了还是依旧存在的美景,想要去哪就可以去哪。

  这样的生活,你还会觉得枯燥吗?

  尽管省去了过程会有一些遗憾,但这遗憾不是不可以弥补,现在的蔺音是先满足好奇心,未来有很多的机会,可以真正去重新走一遍,至少这几天,她在望海镇生活的很愉快。

  晚餐是最丰盛的,如果说崔丽还有一点时间是属于自己的,那就是休息前对食谱的研究。

  吃过晚餐,唐御和蔺音会外出散步,漫无目的,只是单纯的散步,享受晚饭过后的悠闲时光。

  散步回来,同处一室看一些电影,在两人之间早已不是障碍,时间差不多了,唐御会轻轻亲吻蔺音的额头跟她道晚安,离开房间,给予她足够的尊重和私人空间。

  这样的生活,当纪东升唐木棉等人回来的时候,正值绷紧内心那根弦十年的蔺音,突破,直接从上二品突破到上一品,且摸到了后天大成小宗师的门槛。

  纪东升看到这一幕只能在心中暗道:“不愧是他选中的女人,这风格都一样,晋升跟闹着玩似的。”

  “师娘。”

  来自耿破晓的称呼,让当铺内瞬间陷入到静止状态,蔺音是从脖颈处一路红上来,今天的申屠嫣儿还‘沉浸’在龙兴府那边的‘试炼场’内,唐木棉又是那种霸气无双的女人,即便是师父未来的夫人,她这边至多是表现出足够的亲近热情,要成为闺蜜,那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也就更谈不到一些玩笑。

  纪东升翻白眼,冲着耿破晓竖了竖大拇指,这人啊,一旦要是不要脸起来,那真的是无敌了,就这一句话,你小子之前对师父的所有‘过份’举动,都过去了。

  唐御是哈哈大笑,有时候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突破一个层次,来自身边人看似开玩笑不经意间的助攻,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小耿你这人就是太老实了,老说什么大实话,以后要注意点。”

  “欸,欸。”耿破晓连连点头,这要是谁去说给破晓军的将士你们大帅还有这样一个模样,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

  “小木棉你也是,有什么困难不来找师父,福伯,给小木棉多找一些资源,让她带回去,破晓军也不容易。”

  唐木棉先冲着蔺音笑了笑,一个白眼飘向唐御,你是真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