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四十二章 我会接你们回来的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02 16:10: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影院内,唐御和蔺音陪着蔺阔海夫妇看电影。

  下班一起到外面吃了火锅,一起看电影,陪伴才是这个夜晚最大的价值。

  “汉阵!”

  蔺阔海和电影院内很多的人一样,激动的坐直身躯,握拳下意识的喊出这两个字。

  大荧幕内,白衣如雪的‘汉’字旗将士,以各种多人配合的阵法,在战场上无往不利。

  迎风飘扬的‘汉’字旗,就是战场上所有战士们的信仰,有这杆旗帜在,人族就没有败过,那些强大的族群,那些在先天碾压人族的万族,那些在修炼体系上碾压人族的万族。

  来到灵界,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

  远远,旗帜下,骏马之上端坐一人。

  没有任何演员觉得自己能饰演这个人,也没有哪一个导演敢去真正去拍这个人的故事。

  “汉皇!汉皇!汉皇!”如同电影中无数的人振臂欢呼,在电影院内,很多人也是不由自主的表现出对这位人族大能的尊敬。

  “汉阵无敌!汉阵无敌!”

  非常热血的电影,蔺阔海白晓慧这样的普通人看得热泪盈眶,蔺音也是激动不已,正因为华夏人族有这样的强者,这样的军队,才能成为四大势力之一,才能让整个人族成为灵界的主人。

  唐御暗中扣了扣耳朵,情绪到是没什么波动,其实刚刚,他是想要笑的,骑马,呵呵了,那家伙会骑马吗?

  …………………………

  北方冰族边境,天空之上骤然间浮现一张巨大且略微模糊的人脸,面对着踏云而来的白衣如雪战士,张口如闷雷般的声音对着他们袭去:“汉皇,是要彻底开战吗?”

  十八名战士一未发,在空中结阵。

  “汉阵!”

  声音朗朗,从结阵那一刻起,来自天空巨型人脸所形成的威压被尽数驱散。

  结成阵法的十八人,在空中冲过,那巨型人脸变得更加模糊,伴随着一声怒喝:“找死!”

  天空裂开,遮天蔽日的大手出现,抓向那十八人。

  “两城两营,作为惩罚。墨族,当困三载。”一道身影撕裂空间而出,一支大号的毛笔握于手中,对着那大手挥舞。

  轰隆隆不断的巨响,毛笔与大手多次碰撞,十八人冲过边境。

  “文华,你找死!”大手消散,炸雷般怒吼再次响起,天空撕裂开。

  就在此时,长袍男子挥手,毛笔在空中划过一条线,留下一道墨痕,如同拉链一样又将那被撕裂开的区域,重新给拉上。

  “再来,死战!”曾在秘境前与唐御饮茶对坐的长袍男子,声音清冷,凭空而立,望向北方。

  与此同时,汉阵十八人,浮于边境北方冰族一处军营上空。

  “杀!”

  十八人的声音汇聚,空中出现以十八人站位所勾勒的痕迹,从无到有,从模糊到清晰,从小变大,将整个军营完全笼盖,随即迅速落下。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画面呢?

  有在十几公里之外看到这一幕的人回忆:军营内的强者纷纷冲天而起,未入先天的灵气武者聚气对抗,可面对那阵法纹路落下,毫无抵抗之力,就如同凡胎肉体的普通人面对着从天而降的巨型石板一样,剩下的,只是考量死的有多么难看。

  一营,两营,一城,两城。双倍奉还。

  出了咆哮,只剩下哀嚎。结阵飞过,只剩下满地的鲜血废墟残尸,一个营地一座城市,被一块石板类型的陨石拍过,会是什么模样?

  什么都分不清了,什么都看不到了,只剩下浓浓的血腥味,只剩下一片不毛之地。

  飞机、火车,或许还有其它方式,足够大的目标唯有二者,进入北方冰族领地后以最快速度分别乘坐两种交通工具深入腹地。

  汉阵十八人,追上,结阵。

  “墨族,困!”

  从飞机到火车,大批量的墨族消散在原地。

  还想要继续追击的十八人,纷纷口吐鲜血在空中倒退数十里。

  数道冲天气息,两道实体人影,冷哼声出:“够了,再踏入一步,你们就别回去了。”

  称作文华的长袍男子站在边境默不作声,以他的性格,如若不是这一次有生化细胞的事情,不想过多沾因果的他是不会出面的。

  汉阵十八人所在的天空区域,裂开一道口子,厚重的声音传出:“到此为止,再有生化细胞通过你们之手进入华夏范围,那便战吧。”

  与此同时,对面那些虚影和两道本体来的身影,纷纷下落几十米,以示尊重。同样,天空裂开口子,一道女声传来:“到此为止。”

  墨族被带走,看似损失更大的北方冰族竹篮打水一场空,可任谁都清楚,抓走的是大多数人而已,真正北方冰族看中的也不是墨族制造石油能源的本事。

  ……………………

  蔺音敲了敲房间门,听到里面的回应后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一个果盘,里面是切好的几样水果。

  走到窗口,并没有介意唐御在自己的房间内抽烟,站在他身旁,侧头看着他:“你有心事?”

  唐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掐灭香烟,在女孩的房间抽烟,哪怕是灵草香烟,也是件不够礼貌的事情。

  蔺音将视线投向窗外,抬手指着外面的万家灯火,道:“如果可能,我真的想每一天都像是今天一样平淡无奇。”

  默默的并肩而立,以他们的视力,能够看得到对面楼点灯没有拉窗帘的房间。有在做晚饭的,有独坐沙发喝酒的,有夫妻二人陪着孩子在客厅玩的,有吵架的,有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

  “你不在意吗?白天的事。”

  “在意又如何,这些年我都习惯了,明天是什么样我从来就不敢自己奢望。”

  蔺音并不知道,她的心境和想法,她当下的几句话,竟然可以对整个人族有所改变。

  关灯休息的房间内,唐御在床上消失,人出现在临海府,出现在望海镇,出现在有间当铺的……

  旁边。

  棺材铺内,晁老头在昏暗的烛火下,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手机正在看直播,还不断的点击着屏幕在赠送主播礼物。

  对于唐御的出现,他并没有任何反应,唐御径直推开那摆放在堂厅正中心位置的棺材,晁老头猛的抬头,此刻的他双目放射出两道凶光:“唐御,你疯了?”

  “我如果不拦着那帮傻子弄出来的‘鲶鱼’计划,能得到什么?”

  棺材之下,不是地面,而是散发着浓郁死气的幽暗,漆黑无比,你会觉得如果跳下去,将会陷入到无尽的黑暗之中。

  晁老头放下了手机,手机内,正在展示自己身材跳舞的女主播,看到礼物断了,还发问:“晁哥不是说要一千连击的火箭吗?怎么断了,是网络不好吗?”

  晁老头盯着唐御,阴森森道:“你阻拦不了的,大势所趋,贪婪野心会让这灵界始终处于战乱。”

  唐御喃语道:“生灵涂炭,万族挤在一起死,真是够狠。”

  晁老头:“我以为你该懂的,结果你并不懂。”

  唐御突然笑了:“是啊,我该懂的,一切都是自然规律,有因必有果,真应该学学文华那家伙,不沾因果。”

  晁老头侧头,似在回忆谁是文华,片刻后想起来了:“那个家伙,比当初的你合适。”

  唐御盯着那漆黑的虚无洞口看了很久,才重新将棺材拉回来,挡住这里:“我如果硬要拦着,几年之内不成问题。”

  晁老头沉默了,低着头,唐御知道,此时的他实际上已经不在了。

  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一动不动的晁老头才重新抬起头,棺材铺内始终充斥着那跳舞主播的音乐声和说话声,没人在意。

  “官升一级,你的东西,会替你找一个更好的地方孕养。”

  唐御叹了口气:“成交。”

  他走了,人消失的瞬间,晁老头又开口了:“你这样的无赖威胁方式,早晚会招惹到那边的大人物。”

  唐御没有回应他。

  有多早,有多晚?到那时候,我会让你口中的大人物在我面前低下头。

  …………………………

  旁边的有间当铺,一直站立在柜台前的福伯,始终没有变化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身后那些柜架,开始微微的颤抖,好些柜匣微微开启一道缝隙,各种光亮之外,传出来的却是哀求的卑微声音:“愿为大人效力!”

  “愿为大人效力!”

  “愿为大人效力!”

  福伯转身,默默的走到柜架的前面,伸手,一个接着一个的将那些柜匣给关闭。

  直到最后一个柜匣,推不动,关不上。

  “我要见大人。”

  福伯继续推着柜匣,没有任何其它反应。

  唐御的声音幽幽传来:“不想守了,那就回来吧。”

  突然安静了,没有声音回复,福伯推动了柜匣,缓缓关闭,就在关闭的刹那,里面突然传来整齐的群体呼喊声:“我们从未后悔。”

  蔺家。

  躺在床上的唐御,缓缓闭上眼睛,两滴热泪,左右滚落而下。

  “我会接你们回来的,再等等,再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