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四十章 有我在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9-02 16:10: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白天的时间是属于唐御和蔺音的,蔺阔海两夫妇吃过早饭上班,有小唐在,没必要请假在家陪女儿,这个时候就不是陪了,是当电灯泡。

  小区很安静,家里也很安静,洗过碗的蔺音并没有去按照每天的习惯修炼。

  “带我转一转吧?”唐御先开口,将可能因为独处所带来的尴尬提前扼杀。

  人靠衣装,这句话放在蔺音的身上就不太合适,她不需要,一套很简单的运动服,穿在她的身上依旧在大街上有十足的回头率。

  不再是作训服,不再是帽子压得很低,短发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回归家庭生活,让她脸上也多了笑容,扬着脸,挂上笑容,风吹过短发,那一瞬间的回眸一笑,足以让所有男人都失魂。

  即便是深埋在自己设计的环境中,宝藏女孩依旧万丈夺目,当她走出那些束缚的时候,那绽放的宝藏光芒,可遮日月之辉。

  或许是因为身边有了人,一个能够给予她安全感的人,让她不再担心自己没有保护会被那些贪婪之辈吞噬。我身体内所有的宝藏,都不担心别人来抢夺了,因为这里有一个守护骑士,一个足够强大的守护骑士。

  “这是我的中学,初高中我都在这里度过,这些年没怎么变化,这条小街里面都是好吃的美食。”

  江边、公园、城市新的商业街区,最后转到了蔺音的母校,整个上午,能够清晰感知到她很活跃,唐御很合格的做了一个倾听者陪伴者,同时还承担了一个优秀的捧哏责任,让蔺音这一上午的闲逛拥有了我是东道主展示我所喜爱地方的价值体现。

  正值午休时分,小街里人满为患,身着校服的学生们将这里彻底填充满,从店内的小吃到路边摊尽数都忙碌起来,而蔺音的出现则让小街内有了短暂的停滞。

  男生,目瞪口呆吞咽哈喇子的小心翼翼偷看,有几个胆大的目不转睛盯着看,此时此刻在他们心中所谓的暗恋女神、学校内的青春美少女,都在记忆深处化为泡影,被一身运动服装束的蔺音所代替。

  女生,被美到了,也被刺激到了,骤然间觉得自己改瘦了的校服裤腿没爱了,在学校容忍限度之内想尽办法弄出来的发型不酷了,一点点小心翼翼偷偷摸摸的略施粉黛也没价值了。

  当蔺音领着唐御进了一家小吃店,有人低声喃语:“这好像是我们学校的蔺音学姐。”

  一所普通的地方城市私立中学,能够出现一名从无到有修炼出来的灵气武者,哪怕不是在校期间的壮举,也值得学校在校史名人里面,给记录一笔,再有蔺音的颜值,俨然成为了学校成为灵气武者的学生代表,单独还有一张照片展示在校史展览室的展柜内。

  最接地气的几样小吃,蔺音几乎将这家店里有的都点了一遍,她知道有些小吃,外面的路边摊做得更好,考虑的是唐御是不是不喜欢路边摊。

  “我觉得,我们还是快点吃完走的好,不然老板该撵人了。”上了几样小吃,两人吃了几口,唐御压低声音笑着对蔺音开口提醒。

  小屋内周遭这几桌,可都吃完了没走,再点一瓶汽水,看似低头看着手机,那视线,时不时的扫向蔺音,要是蔺音偶尔视线飘忽过去,尽管不是看他,也会让偷看的男学生赶紧低头欲盖弥彰的脸色红润一些。

  外面突来的巨大声响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小街之中。

  学生们散了。

  执法的车辆来了,学生们在各个角落欣赏到了一场他们内心深处梦寐以求的‘大战’。手机端sm..

  属于灵气武者之间的战斗。

  有灵气武者在俗世城市伤害了普通人,有执法的灵气武者过来抓捕。

  来的快去的快,伤者被救护车拉走,伤人者被更高更强的执法者直接拿下,专门给灵气武者准备的电磁手铐,如果运用灵气挣脱,可释放的瞬间电量,可让先天之下的灵气武者,瞬间失去反抗能力,铐上之后有着相当的威慑力。

  地面还有鲜血,被打伤的普通人伤势很重,蔺音叹了口气,不想逛了,开着车子到了江边,凭栏而眺,阵阵江风吹来,吹乱她的头发,让她的眉宇尽数显露出来。

  “你说,这样的共处模式,还能持续多久。我在第九团当作战参谋,第一个执行的任务就是配合当地的执法者去抓捕几名灵气武者,他们在俗世里抢东西、伤人甚至杀人。后续的抓捕工作再及时,事情已经发生了,人也残了死了,普通人对灵气武者,完全没有抵抗力。我看过一些资料,最近这两年,类似的事情越来越多。”

  唐御站在她的身旁,目无聚焦的望着平静涌动的江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不想炫耀什么,说出来可能会让蔺音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彻底崩塌。

  不说,或许无法成为她此刻期盼的英雄回答。

  说了,唐御也从未觉得自己是英雄,因为他知道包括自己在内的一些‘老人’做的,或许对于相当一部分人而,是阻碍了人族发展的行为,他也清楚,洛城、黎城、澳城,都已经小范围秘密的开始了那一项计划。

  那是很灭绝的计划,只是对于灵界而,那似乎又是大家都觉得最该出现的‘鲶鱼’。

  对?错?

  现在的唐御不想管了,也管不了,只是有老院长这样一批人在坚持着,在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告诉所有人,不用实施那个计划,人族也能进步,也能发展。

  只是……

  唐御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将注定不是蔺音想要答案的心里话给说了出来:“几十年的安逸,几十年的和平,真的够久了。”

  蔺音第一反应被她自己压在了心里,她不觉得身边这个强大的男人是一个完全漠视一切的人,她换位思考这句话,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猛的,蔺音转身,眼中满是惊恐之色,这一瞬间,尽管外面还是晴空万里,她的内心已经乌云盖顶狂风肆虐。

  唐御的手绕过她的身后,搭在了她另一侧的肩膀上,没有发力,只是轻轻的将其搂过来,让她的头贴靠在自己的肩膀。

  “你很聪明,也就是你,我相信你奋斗挣扎了这些年,拥有足够强大的内心,才说给你听。你害怕吗?”

  蔺音将头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没有反应。

  唐御继续说道:“其实你的内心也觉得,灵界和俗世泾渭分明,万族在俗世被约束不准出现,人族是要给更多普通人一个安稳平和的生存空间,这本身就是悖论。一年,两年,三年,五年,还是十年,跟海族战斗,跟万族的敌对族群战斗,跟人族内部的野心家战斗。消耗,远远大于补充,学院,部队,世家。一个中学,这么多年的校史记录内,但凡出现一个灵气武者就是骄傲,这些年,才有几个?而这些年学校来来往往多少学生?”

  他感受到蔺音的身体颤抖,搂着他的手臂微微加了一点力量,将其直接搂入自己的怀中,让她的后背抵着江边的栏杆,让她面对着自己。

  蔺音没有逃避,抬起头,两人第一次离得这么近,近到彼此的呼吸都能够感受得到。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唐御微微低头,两人这姿势有些超过了蔺音目前觉得二人关系该进行的尺度,但四目相对,她看到的是对方清澈又透着深邃的眼睛。

  “因为,有我在,你永远都不需要害怕。”

  动人的情话有千千万,显然这样的话题之中这样的情话杀伤力并没有那么大,但对蔺音而,能让她没有任何的抗拒和讨厌,足以证明她承认了这是情话,面前这个男人说,她接受。

  蔺音低下头,喃语:“你就是故意的,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这样吗?让女人害怕,然后才能显出你们的胆子大,能够保护女人。”

  唐御轻声笑道:“是啊,面对一个在战场上都不知道保护自己、只知道冲锋的女战士,这胆气我要是不找点狠的,人家能害怕才怪。不害怕,我又哪有机会能够软玉在怀,嗯,好香。”低头闻了闻蔺音发间的味道,一上午逛街吃饭并没有破坏她头发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

  一拳。

  这一拳,蔺音没太用力,对方直到现在身体也没有真正靠过来,只是一个‘栏杆咚’,最近距离也就是鼻子凑到自己头顶闻了闻头发的味道,这个尺度是她不反感的,所以这一拳,打归打,其中的味道是不同的。

  唐御没动,只是笑着看着她,双手搭在她的双肩上,将她身子转过去继续看江水,他在后面环抱着她,没有任何过份的动作。

  两人就这样突然沉默着,望着江水,感受着江风,良久,良久。

  唐御的目光中,透着一丝的戾气,刚刚蔺音开车到江边的时候,他在车上接到了一条信息。

  “北方冰族暗中将墨族接走,边境处,被投放了生化细胞。”

  乱将起,你们就‘作吧’,这个世界多数人在哭,少数人在笑,那个世界,想必满是笑声。

  徒儿们,你们要狠就狠到底,实力快点进步,到时候看为师捅破这天。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