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三十八章 我来保障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8-30 20:22: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发生了什么?

  蔺音看着前方,‘蔺音秘境’四个字就在十几米外。

  身旁,申屠嫣儿、罗夜痕正在跟唐御和自己打招呼。

  “音姐!”申屠嫣儿看到蔺音等于是被师父半搂在怀中,很高兴,能让鼻孔朝天的她收敛起那份傲娇,也足见她对这个未来师娘的满意度。

  罗夜痕点点头,挤出一个笑容,表现自己的亲近。

  “这,这是西南!”

  从自己家所在的城市,眨眼之间,几秒,有三秒钟吗?就到了西南边陲。

  蔺音想到了来西南坐的火车,回帝都坐的飞机。

  忽略掉这神奇的一幕,忽略掉惊诧的实力问题。

  “他完全可以更轻松的做很多事,还选择了陪着自己。”

  当女孩开始愿意看到你好的一面时,那你所有好的行为都会在她内心加倍的发酵。

  唐御挥挥手,示意他们不必管自己,然后,冲着四周扫了一眼,冷哼了一声,从拉着手到半搂着,人又从秘境前消失了。

  他这一走,在这西南边陲,好些人彻底歇菜了,无论是对这秘境还有一些想法的人,还是对之前邹强得到了好处的人,偃旗息鼓是唯一的选择。

  再次睁开眼睛的蔺音站在了家小区门口,站在了车旁,她有些恍惚,刚才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吗?

  “以后想回家了,随时跟我说,晚上回来,早上再回去也没问题。”唐御一边说,一边打开车门,手探出,一件件大众礼物出现,好酒好烟好茶叶,顶级的化妆品和包包。

  “你都收起来。”最后,是两个礼盒,直接递到蔺音的手里。

  经过了刚才的一幕,此刻这些礼物完全无法让蔺音产生半点的情绪波动,到最后一个包装袋的高档化妆品和两瓶好酒的时候,她拎过来,塞到了唐御的手中。

  “拎着。”

  唐御笑了,拎着登门的礼物,跟在蔺音的身旁进入小区。

  “这不是蔺音吗?回来啦。”

  “王阿姨好。”

  “呦,蔺家大丫头,这是带男朋友回来了?”

  “刘叔叔好。”

  在现代化的小区内,还能有这样的邻里熟悉度,有别的因素,但少不了蔺家在邻里关系方面处的很好,也从侧面彰显这一家人的整体状态。

  正值傍晚,家门前,隐隐能够闻到一点点饭菜的香气,蔺音敲了敲门。

  “爸。”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门开,蔺音完全不再是平常的样子,直接给了父亲一个大大的拥抱,整个人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的状态。

  “呦,我们家大宝回来啦,呵呵,快进来快来。”

  “老白,咱们家大宝回来了!”

  看着完全沉浸在女儿归来喜悦的男人和从里面穿着围裙紧走几步出来的女人,就知道为何蔺音会有这样出众的样貌,完全是将父母身上的优点全部给继承了过来。

  分别将父母五官的优点集中到一张脸上,母亲的白皙肌肤和苗条身材,父亲足够高大的身高。

  母女又是拥抱,蔺音鞋都没脱,直接将母亲给抱了起来,这一家人的庆祝非常之旁若无人,九成九的父母如果开门看到女儿领着一个拎着礼物的男人,注意力都会先放在男人的身上,结果在蔺家,足有两分钟,还是蔺音先想到了门外还一个人,才从跟父母亲昵的表达情感和倾诉想念中‘醒’出来。

  看着门内的画面,唐御表面上很平静,内心却很是羡慕。不是人家无视客人,是见面后的那份情感表露,让他们都无暇去做去想,完全沉浸在高兴的情绪之中。

  蔺音忘了拖鞋,她母亲手里拎着炒勺也浑然忘记。

  “爸妈,这是我朋友,唐御。”

  “朋友?”

  这时候,蔺阔海和白晓慧才注意到门口站着的唐御,他们俩的反应也符合之前表现出的父母状态,关注的只是女儿给对方的身份安排。

  什么长相,什么别的,都不在他们关注的范围内,一切以女儿的意志为主。

  “是我调任第九团的战友,也是好朋友,我这次假期短,是他开车送我回来的……”这个时候的蔺音,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有些语无伦次,她自己是不承认欲盖弥彰的,本来就是朋友,也没答应他。落在她父母的眼里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朋友=男朋友。

  “叔叔阿姨好!”

  “小唐,好好。”蔺阔海接过了礼物,既然是女儿的战友,那肯定也是灵气武者了,在这些人面前俗世里的一些所谓金钱概念是需要有一个整体转换的。

  正常情况,蔺阔海是要客套一下,来就来买什么东西,现在这样他觉得没必要,能让女儿带回家的,那在‘男朋友’的头上,可能还要加一个相处不错快要订婚的地步。

  自家人,那就没必要客套。

  “快进来,快进来,我这再去炒两个菜,小唐,快坐。”白晓慧表现的更为热情,有点手足无措,也觉得自己拎着炒勺穿着围裙,不够正式庄重。

  蔺阔海是看着女儿突然间变出了一大堆东西堆放在客厅廊道边,还没来得及问,女儿跑进厨房去帮厨母亲。

  面对着坐下来的唐御,也算是见多识广的蔺阔海,感受到了对方身上那股子淡然平和。

  气度不凡。样貌也还不错。年纪吗?

  蔺阔海有些看不大出来,成熟的感觉,像是三十多,可离得近这么一看,对方眼睛很亮,脸上也没有任何过了三十岁开始慢慢冒出来的沧桑。

  “小唐,来,抽支烟。”

  男人之间熟悉的方式,最理想会让尴尬消散的就是烟和酒。

  “蔺音准备了这个,叔叔以后抽这个,对身体好,也不担心阿姨以后不让你在屋里抽烟。”

  蔺阔海刚刚是到客厅的阳台里拿回的烟灰缸。

  没见过,蔺阔海接了过来,点燃,这,这是……

  白晓慧端菜出来,本该是女儿干的活儿,她主动接过来,就为了出来多看看女儿带回来的‘朋友’。

  “嗯?”灵草香烟的味道弥散在客厅内,淡淡的清香闻起来很舒服,恨不得多戏两口空气,就感觉呼出的浊气都不配存在这环境里。

  “妈,这个烟你可以让我爸抽,没有危害,对身体还有好处,你闻到也一样。”蔺音从厨房出来,放好菜,抬眼看了一下唐御,马上转移视线。

  母女俩在厨房内说的话,是私密话,蔺音几次拦着母亲不让她说,现在她相信一件事,外面的男人如果想听,这点距离完全不是障碍,就是自己,要是屏气凝神,这么远距离也能听得清楚。

  唐御在她第二次看过来的时候,抬左手,故意压在左耳朵上,将耳朵扣上,表示自己不会偷听。

  蔺音没有阻拦母亲的大动干戈,任由她将冰箱内的食材拿出来,让餐桌丰富起来。

  蔺阔海和白晓慧都不需要询问女儿,为人父母,一举一动一点一滴就能大致判断出女儿的心思。

  蔺音帮了一会儿厨,就开始展示礼物,尤其是最后那两个唐御郑重其事拿出来的礼物。她是有心拒绝的,可这人啊,习惯成自然,手镯这样价值一座城的空间灵宝都收下了,别的东西,也就无所谓贵重了。

  她从不是一个介意物质的女孩,这么多年在外奋斗,见得多了经历多了,对物质的定义早已有了改变,这是拉近彼此距离的小捷径之一,也是保障之一,更是减少一些不必要麻烦的砝码。

  这些年,能提供物质甚至顶级优渥物质生活的人,见了不少,没受伤之前是有股子心气,怎么也要方方面面让自己觉得还不错的人才会接受;受了伤,自己内心降低了标准,但偏偏这一段时间遇到的都是居高临下姿态或是都不掩饰心怀鬼胎,还有奇葩听闻她有需求,还将之前我追你就是爱情的信誓旦旦收起来了,表现出了急不可待的姿态,晚上我订了哪哪房间的话都能说出口。

  那个乔东临,算是不错的,他对于蔺音的伤势很积极,也没表现出一些卑劣的状态,从行为举止到整个人的状态,如果唐御晚一点时间出现,那可能蔺音也就成为了乔东临的女朋友。

  一个女士吊坠,一个男士的手串。

  蔺音打开盒子看向唐御,你不解释解释。

  唐御:“都是我做的,能抵御一些危险,俗世一些意外危险都可避免。灵界的,真要有特殊的事情,我也会有感应。”

  蔺阔海夫妇听的是意外危险都可避免,很是惊讶,没怀疑,只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些年女儿成为灵气武者,他们也多少了解一些接触一些,可始终觉得灵气武者和俗世普通人之间的差别,没想象中那么大。

  这边蔺音听的则是后面半句,特殊事情,我有感应。

  之前,从这到西南,瞬息之间,那岂不是说……

  有了感应,有什么事,在临海府,到这,三秒钟?

  这等于是一个承诺,我在,除非超出我能力,否则你的父母,在生命安全这方面,我来保障。

  “这太贵重了,小唐。”

  “太贵重了。”

  一家三口,几乎是异口同声。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