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二十七章 他挺好的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8-24 19:5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浓郁成型的白雾,覆盖着视线所五六米空间的远端。

  在这五六米见方的空间内,摆放着一些物品,有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食用后可以淬体的魔兽肉,有一些瓷瓶和药瓶,还有一箱金灿灿的子弹。

  “暂时给你装了点疗伤药和修炼丹药,没事多食用一些魔兽的肉,可以淬体。等到回去再帮你挑选一些有用的。”

  拒绝吗?

  蔺音不是个贪念会战胜理智的人,可她经历过生死,任何在生死之间能够保命的东西,任何能够提升实力让自己拥有更多保命手段的东西,她都无法拒绝,那不是贪,是对自己生命的保护。

  看着唐御,蔺音叹了口气,看着他,或许给人的感觉是交换来的,可她自己知道,有些时候‘感动’这个情绪是具有很大杀伤力的,她也不否认突然之间有了倚靠的感觉真的非常棒,一直压在自己肩膀上的一座大山,好似一下子卸掉了一样。

  “你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吗?如果有一些麻烦……”

  唐御没有‘夸海口’,只是抬手帮她捋了捋头发,帮她将帽子戴好。

  此时无声胜有声,有些改变是不经意间的,你可以说它不纯粹,可又哪来那么多纯粹的,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在穿过灵御区到前沿阵地的过程中,蔺音没有悬着一颗心,也是她第一次安心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过往的那些年,睡觉和休息都非常奢侈。

  车子兜兜转转,停靠下来,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环境,蔺音呼吸这里的空气都是幸福的,几年征战,多危险是另一回事,这里俨然已经成了她第二个家,去年重伤,撤回前线,调任到第九团,她都觉得自己这辈子回不来了,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

  很多人认识她,都很惊讶,这曾经都到师帅级别判定为重伤的蔺音,怎么又回来了。

  “队长!”蔺音欣喜的声音很快传来,她找到了自己曾经的队伍,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还好,你们都在,你们都在。

  “小音?你怎么回来了!”粗重的声音夹杂着十足的惊喜,紧接着是一队人将蔺音给围了起来。

  “队长,光头,美霖,老苗头,老鲁,老卫!”

  蔺音最怕的就是当自己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曾经并肩作战的这些人,少一个两个,那种滋味她体验过,真的不想再去体验了。

  生死相依的战友,在称呼上从来都很随意。

  依旧稳重的队长老车,又壮了的光头,美霖漂亮脸蛋上的疤痕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依旧是老油条状态的老苗头,依旧是沉默总是有心事的鲁德山,还有队里的天才帅哥卫帅,大家都还是熟悉的味道。

  欢呼,高兴,放声大笑,拥抱。

  团聚的高兴之余,队长老车问道:“小音,别担心,我们这段时间的任务完成率很高,一直都有功勋,到时候帮你兑换药品,一定治好你的伤,你现在还是别来前线了,在第九团挺好的,那里出来一个作战参谋也是很有地位的。”

  “是啊,音,我们不是一直告诉你,不要来吗,有我们呢。”队伍里的女战士沈美霖,搂着蔺音的肩膀,以前是两个女战士,相互之间关系更好一些,现在就剩她一个,是真想蔺音。

  大帅哥卫帅显得更为激动:“我们一直在联系,你所需要的那些药,放心吧,用不了几年就能给你凑齐。”

  到是老苗头,是队伍里年纪最大的,在偶尔加入到小队里的新兵或是前线其它部队的面前,他是老油条,透着油滑,就不像是敢于拼命的死战小队成员。

  人老精,年岁大了,经历的多了,情感层面的控制力也更强了,观察力也更强。

  看着激动的战友们,老苗头指了指不远处生火做饭的身影,孤零零一个人,还就在自己小队的临时阵地旁。

  蔺音冲着大家笑了笑:“我的伤治好了,这一次是来带大家离开的,他说了,可以带大家加入破晓军,到临海府灵御区驻防。”

  队长老车眼神一凛,盯着蔺音面容严肃,又看了看她指的唐御,深吸一口气,再次盯着蔺音,从她眼中看到了信任。

  老车是最早察觉到内陆前线战斗的一些猫腻,也是他带队救了一个人之后得到的消息,再者这几年来,明显的海防区域的部队,所获得的修炼资源更多,提升的速度更快。

  去年蔺音受伤,也跟大家想要调到海防区域有关,执行一个危险任务,蔺音是救卫帅的时候受的伤,当时任务也没有完成,勉强小队全身而退,完成任务可得到的机会自然没有了。加之蔺音如果想要复原需要的天价药物,既然暂时没什么机会调离,整个小队更疯狂的作战参加一些危险任务,只为得到更多去给蔺音购买药物治伤。

  这一段时间,整个小队很累很苦,也经历了很多次的生死之间,心里那股气就是为了给蔺音治伤,这突然间蔺音回来,一下子宣布了两个消息。

  卫帅沉着脸:“小音,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可你不是说过,一定不会妥协吗?这位又是哪家的大人物?”

  其他人看向唐御的眼神也不善,他们都知道蔺音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她这些年经历着什么,那些追求者都能跑到前线来,要不是部队系统的大佬们始终喊护犊子,蔺音受到的骚扰会更多,指不定还会有什么胡乱下达的命令。

  这受伤调动到第九团,二十多年的坚持,不要了?

  蔺音苦笑摇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他对我很好,从来没有强迫我做什么事,我们也刚认识没多长时间,现在还处于彼此了解的阶段。”

  她这一番话,让整个小队的人,直接跑到唐御的身边,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

  队伍里的绝对主力冲锋悍将光头,冲着妻子沈美霖挤了挤眼睛:“这家伙还没卫帅那小子长得好看呢。”

  卫帅则是紧盯着唐御,希望在他身上看出一些独特的特质,自己都不敢追求的人,他怎么追上的。

  他们都相信蔺音说的话,看她那意思,甭管双方怎么认识的,甭管什么身份,至少两人现在的联系是彼此相互了解接触,而不是单纯交换或是胁迫。

  换之,这家伙,蔺音还觉得不错,有往深了发展的意思。

  沈美霖搂着蔺音的肩膀,凑到她耳边:“哪家的子弟?”

  两人既是战友又是闺蜜,一句话,蔺音就知沈美霖的外之意是什么?

  蔺音看了看唐御,她知道对方肯定听得到:“他眼睛很好看,很干净,实力也强,我又不是什么唯爱情智高论的人。”

  沈美霖点点头,她知道闺蜜内心有多大的压力,一直在扛着一些事,一直在为了某些现在来看不切实际的目标努力着,效果也没有那么好,受伤之后整个人差点被压垮,还不让告诉家里人,一直都一个人扛着,沈美霖是最早劝她,实在不行就在那些能够替你扛起那压力的群体中,找一个看得顺眼的吧。

  姐妹咱天生丽质,这也是资本,也是上苍赋予我们的天赋,没必要非得用实力证明自己,我漂亮,那是我的错吗?因为漂亮所得到的东西,那也是实打实属于自己的。没什么可规避的,更不需要讳疾忌医,非得说我的人生一定要靠实力,要将自己的美貌给掩盖起来。

  “喂,你有多强?”沈美霖第一个跟唐御开口,连名字都还不知道呢,直入主题,作为生死相依的战友,她只在意一件事,眼前的人能不能保护好蔺音。

  唐御正在用一个锅熬着汤羹,之前那巨蟒,一部分的血肉,对灵气武者的修炼是有好处的。

  穷文富武,灵气武者的修炼,你起步快可不光是天赋,在途中跑的时候也不光是咬着牙坚持,你需要拼尽一切去得到外力的帮助,借此从人群之中脱颖而出。

  别人看猴一样观察着他,完全不在意,这破地方他之所以来,一切皆是浮云,唯有蔺音能让他稍稍产生一点动力。

  面对着沈美霖的问题,唐御抬起头,他先看向蔺音,发现两女之间那种亲近,这才爱屋及乌的开口回答:“你觉得多强,才能够成为她能够倚靠的靠山。”

  沈美霖看了看队长,又看了看周围的战友,再次开口:“你有镇海境吗?”

  唐御笑道:“这就够了?”

  沈美霖面露喜色:“那这么说你还要更强?你多大了,不会是那些老家伙返老还童来老牛吃我们家的嫩草吧?”

  蔺音赶忙拦着她,生怕她胡乱说话招惹到唐御,在申屠嫣儿那,她差不多拿到了所有唐御能够放在台面上的资料,多大年纪,身高多少,家庭情况,脾气性格等等。

  有一句话蔺音以前没太当回事,刚才在车上当她的心思改变之后,这句话就有了新的价值。

  “我师父就是顺毛驴,不过他也只对家里人脾气才会好,才会有容忍度,对外人,那脾气才不好,外人恭敬着他还好,要是说点什么不中听的招惹到他,他下手挺狠的,不过你千万别因此觉得他这个人太过残暴,你也在前线战斗了这么多年,真正的实战强者,哪有心慈手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