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二十五章 丫头,我陪你去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8-23 23:15: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为什么我的调令没有被通过?”

  蔺音对着很有闲情逸致慢慢泡茶的唐御问道。

  她知道,第九团断然没有拒绝自己调往前线最前沿部队的理由,她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坐在这里。

  “你跟我说话?”唐御抬起头,反问。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操控我的生活,我欠你的,今天还你。”

  蔺音拉着唐御进了仓库,她很激动,这激动来自于她得到的战报,之前她所在的部队,如今正在鏖战,请求支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她不希望曾经生死相依的战友有事,她不知道自己能够贡献多少的力量,但她想要去。

  家人,生死相依的战友,是她生命中最在意的人,她知道关心则乱,却不由得她不乱;她也知道自己的激动和冲动不过是杯水车薪,上了战场也不会有改变战局的作用,或许只是求个心安的冲动而已。

  在这样的情绪下,有人在她给自己一个交代的路上设置了一道障碍,也等于是给了她愤怒的释放渠道。

  所以,她来了,她还带着怒意的要扯开自己衣服。

  你不就是馋我的身子吗?给你,我不欠你的,你给我把‘路’让来,我蔺音不会亏欠任何人的。

  啪!

  安静,死寂一般的安静。

  蔺音傻了,她之前情绪使然的爆发,被一巴掌狠狠的打醒了,冲动没了,剩下的尽是错愕。

  我被人打了一个耳光。

  他打了我一个耳光!

  唐御甩了甩之前被蔺音抓着的衣袖,带着那么一点鄙夷,点了一支灵草香烟:“真当我是那些舔dog了?这回清醒了没有?选择在前线作战,每一个人就都做好了随时可能牺牲的心理准备,你这才回来多久就忘了吗?”

  没有再意识刺激下冲动的蔺音当然明白这个道理,怕死的人,也没资格在前线了。

  她现在纠结的是另一件事:“你打我?”

  没等唐御反应,她是啊的一声,冲了上来,人扑上来只是第一步,张开嘴对着唐御的脖颈靠近肩膀位置一口咬下去,才是终极目的。

  下一秒,唐御放弃了抵抗和躲闪,他看到了蔺音眼中的泪意,很具有力量的冲击。

  见多了生死,见多了眼泪,从来都不会相信眼泪的他,在这一刻,心软了,任由蔺音扑了上来,也任由对方的牙齿化为‘利器’展示杀伤力。

  泪水涌了出来,蔺音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是担心战友,还是愤怒激动,亦或是被打了那一巴掌,或许都有。

  感受到泪水在自己肌肤上滚过,唐御叹了口气,抬起手,轻轻按在了蔺音的后脑,顺着她的头发向下捋。

  “丫头,我陪你去。”

  哇的一声,不再以牙齿杀伤力来释放情绪,松开嘴,双手也顺势搂住了唐御,放声痛哭。

  唐御没有多余的动作,也没再说话,这是个真性情的女孩,以前觉得是坚韧,现在来看是坚忍,这是将多年一直压制的情绪,一次全都释放出来了,自己这个追求者还真是佛系,也太过随意了,根本未曾好好了解对方。

  几分钟之后,蔺音才一脸羞红的跑开,唐御苦笑一声,抬手摸了摸脖颈处。

  “谢谢你。”蔺音又跑了回来,看到他的动作,脸更红了,留下一句谢谢,再度跑开。

  ……………………

  这是蔺音第一次单独跟唐御在一起,喜欢热闹的申屠嫣儿,这一次也没有凑热闹,战争的最前线,那也是她渴望的。

  她曾想过跟着师父走一遭会见识更多,不当电灯泡是一方面,在第九团她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自信和责任,我要变得更强,早晚凭借自身实力踏上战场,不要后方有师父的支持,我自己也可以。

  她晋升,邹强晋升,昨天又得到了一个消息,小五也开启了自己的道路,完成任务时竟然在两名先天超凡大宗师的联手追杀下安然离开。

  临海府,在大家眼中很随和的府长纪东升,连续踏空巡府,短短半个月时间,临海府范围内,成为天空异族魔兽禽族乃至一些别有用心万族强者的坟墓。

  也让整个灵界都看到了纪府长的霸道,一架从洛城飞过来的飞机,没有事先申请这边的航线,直接被纪府长拎着飞机降落,飞机上的守护强者直接被打吐血,最后是大洋彼岸洛城那边送来大批赔偿金,这件事才不了了之。

  暗中有消息传出,洛城那边逐天镜强者跨海而来,最后留在华夏这边一个影像资料,这位不是‘飞回去’的,而是乘坐飞机飞回去的。还不是‘坐’,是被打包,团吧团吧塞进箱子里,当成行李一路发回洛城。

  申屠嫣儿的危机感来了,师兄弟几个人,感情深如同一家人,但在实力方面的比拼却是从小谁也不服谁,如若不是纪东升和唐木棉比邹强三人年纪大了一些,这三人的目标早就不是互相比,而是跟大师兄二师姐去比。

  出来历练,晋升先天不再是终极目标,三人的野心也大了,外面的世界很大,也正因为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才知道师父究竟给了他们什么。

  唐木棉这两天分别跟几个人都发过信息:“师父就让他安稳去追求幸福,接下来该是我们扛起来的时候了,谁拖后腿,谁主动去当小五,喊师兄师姐不诚心,满口牙打掉。”

  火车包厢内,看着蔺音热心肠的将别的车厢两名女兵给带动自己所在包厢,唐御是没所谓。

  部队专列,比起地方的火车条件要差了很多,只有一节车厢有软卧包厢,还都是四人包,比起地方那些灵气武者可以更优渥的环境,这样的专列条件还是差了一点。

  答应陪蔺音去前线,见到她有自己的想法安排,也就顺从她的意思,没有过多安排,其实,是可以分分钟就到地方的,他没说,她也没问,至于前线的鏖战会否因为时间而产生变化,唐御是没太在意,他这里只有我身边的人,我认识的人和陌生人。

  蔺音以她认为最快的方式安排了一切,上车后觉得两人占用四个铺位有些浪费,就跑到前面去找了两名新兵,给了她们更舒适的旅途经历。

  对唐御的实力,蔺音是丝毫不怀疑,她自己也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关系,在一巴掌,牙齿杀伤力和一句丫头我陪你去之后,产生了一些变化。

  她不觉得自己可以骄傲的喊着我不需要别人帮助,那是扯淡的话语,没经历过生死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当你可以不用去死战的时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车上只有这些,你凑合吃。”没有餐车,只有盒饭,蔺音取了三份来,一份给唐御,两份给新兵,这两位里一份是她这一顿的配额,一份是下一顿的配额,前面发放的都是面包牛奶。非灵气武者部队的方方面面待遇,都不高,这批新兵也只是到达各个区域的灵御区外围训练,三个月之后给灵气武者部队做外围后勤保障,然后参加选拔集训和统一的潜力激发,看看有多少人可以觉醒成为灵气武者。

  两个新兵看着唐御,之前也只是打了声招呼,整个下午,对方就躺在铺位上,拿着手机打游戏,要不是看到挂在衣挂上的作训服,以及上面一级军士长的军衔,还真无法将眼前这个人与军人形象联系在一起。

  “我喜欢吃面包。”唐御探手,将蔺音放在一旁的面包和牛奶拿了过来,没动那盒饭,也没说你吃盒饭我吃这个。

  行动,往往比话语更有力量。

  两个新兵还高兴呢,还有这样的人,喜欢面包,那下顿我跟你换,热过的盒饭总比面包要好吃的多。

  蔺音的下铺,两名新兵坐在那,蔺音向内推了推唐御这边早就铺开的被子,坐在了他脚边的位置,端着盒饭,默默的吃着。

  吃过饭的闲聊天,新兵的好奇心爆棚,蔺音又是个很照顾新兵的性格,面对她们叽叽喳喳的各种问题,也显得很有耐心。

  “首-长,你会到新兵连带兵吗?我们要是你连队的,那就幸福了。”蔺音的一毛二军衔,让她们产生了一些联想,要是能够新兵遇到好的带兵人那就好了。

  蔺音盒饭吃了一半,她在第九团是知道躺着这个男人嘴有多刁的,那成批量送过来的面包,虽不至于硬,却也绝不好吃,他却三口两口都给吃了。

  扣上饭盒,递给唐御:“我吃不了了,你吃吗?”

  唐御翻了翻眼皮,看到筷子是夹在盒饭里的,重新坐起来接过来,这时候蔺音才意识到自己忘记将筷子扔掉再给他一双新的了。

  看着他直接拿起筷子开吃,说什么也晚了,也就不说了,转头回答两个女兵的问题:“我们只是做顺风车。”

  递盒饭,使用一双筷子,这样的画面让两个女兵不再关心之前自己提出的问题,十八九岁的女孩子,正是八卦火焰最旺盛的年纪,满是揭秘眼神的看着两人。

  内心是一个想法,好白菜都让……

  蔺音站起身,收拾餐食垃圾,避开这尴尬场面。

  唐御则好整以暇的望着两人:“你们也看出来了,我们俩是不是特别般配?”

  嗯!

  嗯!

  点头,违心啊,多好的一棵白菜啊,却让这样一个家伙给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