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二十一章 当你们的介绍人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8-21 21:17: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蔺音是挺无语的,严肃的车队之中,有一辆车子开着窗户也不做丝毫的掩饰,播放着激烈的摇滚乐,时不时还加速超车。

  有其师必有其徒,让她觉得跟自己价值观更不符合的是唐御这么做,全团上下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管的。

  想想也是,能把勇武军大帅给吓跑,将直属部队大帅给打跑的人,别说是什么走后门进来的,就算人家光明正大在军营里追女孩,上下都是一不发,眼下这开车放点音乐,算个什么事。

  整整一个多星期,枯燥无聊的警卫工作结束,这么多天除了看到一些半兽族的出现挺新奇的,也就远远曾经看看破空而来的异族强者,剩下时间皆是无聊的警卫工作。

  蔺音时不时会想到这对奇葩师徒,尽管那天路上聊的很多东西其实她都不太赞成,可不知道为什么,乏累无聊繁琐的工作之后,脑海中会不自觉浮现当时的画面,很多时候会微微嘴角上扬,打发掉自己的无聊时光。

  无聊的重复工作时,每当申屠嫣儿拉着她去唐御那里解闷儿的时候,她也无法拒绝,警卫工作,她内心里也抗拒,尤其是伤势恢复之后,那颗想要翱翔九天的心又回来了。

  这一次的警卫任务是给万族的使团做外围警卫,内部更细致的工作有别的部门在做。

  在人族华夏大陆的帝都,能有什么事?真有一些隐藏在角落里的小耗子,又岂会正大光明的冒出头?所以这警卫工作,别说是蔺音了,很多人其实心里都抗拒,太无聊了,至于动用直属部队吗?府军不行吗?预备役不行吗?

  唐御是自得其乐,车子直接停到了使团居住地观赏湖的外围,帐篷一搭,椅子一放,鱼竿摆上,钓上鱼就地烤鱼,心情好了还弄一只烤羊,当晚可是成全了不少女兵,吃的满嘴流油。

  穆德凯当然是不敢管,就连使馆这边也接到了通知,只要他不影响到万族来的使团,对他所有行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异族的外形与人族有差别,即便是一些半兽族群,贸然出现在大街上也会吓到普通人,所以这么多年,除了一些特殊的区域和交战区,在hp区域内,不能实力达到变幻人形的异族是禁止随便出现的,即便是来访的正规万族使团,也是统一接待统一安排,前往一些区域也必须由人族这边安排的人员全程陪同。

  唐御在观赏湖的最外围,他能看到里面的亭台楼阁漂亮度假山庄的建筑,里面也能看到他,彼此之间谁也不会打扰谁,他这边一个多星期,完全是来度假的。

  美味的烤鱼,搭配美味的果味酒,蔺音很喜欢,她也不是无知的小少女,那果味酒可是来自猴族的顶级美味,这些天,她就像是一个欠债的人一样,从最初一点不像欠别人的,到希望可以在自己承受偿还范围内,再到债主不要求还债之后越来越多的积欠,完全是债多不压身的节奏。

  申屠嫣儿拉着她来,她也不扭扭捏捏,来了之后大大方方的喝,时间长了她反倒有一种要激将唐御的意思,你不是就不说吗?那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别到时候碍于自己高人的面子,连要求都提不出来了,到时候看你肠子会不会悔青。

  突来的混乱,让这场本该结束的警卫工作,直接转换了形式,从警卫到被监视,接受审查。

  接待万族使团的居住地内,死了一个人,一个暗中以空间装备携带着重礼的重要人物死了。

  死者身份,明面上,是这一次使团主体族类——墨族的一名随从;实际的身份,乃至墨族族长的老随从,负责携带空间灵宝,将里面的重礼呈给华夏。

  人死了,空间灵宝也没了。

  事发不到五分钟被发现,不到十分钟整个居住地被封锁,包括第九团在内的所有人全部要接手审查。

  墨族的事,必然会惊动最高层,包括大洋彼岸的几座大城也都是第一时间就让驻扎在帝都这边的使臣,插手关心此事。

  墨族,万族中的一个小族,生活在相对贫瘠的异界土地上,如果不是灵气时代开启,人族居住地成为了灵界中心,墨族依旧还是那小族,正因为来到了灵界,在这里当他们的先天能力面对着人族展现之后,立时就成为了人族的座上宾贵客。

  墨族生存的土地之所以贫瘠,就是因为那是一块几乎什么都不滋长的土地,掘地三尺即可得到人族需要的资源石油。祖祖辈辈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墨族的人天生漆黑无比,要比人族这边的黑人还要黑又亮,天生与石油亲近,自身在进行灵气修炼的时候还可以分泌一定量的‘升级款石油’,拿到人族完全可以普通俗世的资源,且这升级款,没有任何污染和环境危害。

  几十载的时间,人族这边还保留着以往的一些生活模式,俗世更是延续着那样的生活。能够提供能源的墨族,也就一跃从万族中很卑微的小族,成为了人族炙手可热的争夺对象。

  有万族中的大族在拉拢他们,人族这边四大城市所代表的四大势力,也在拉拢墨族。

  没有足够的资本,也不敢拒绝谁,可也不敢随便答应谁,这一次墨族使团进入帝都,隐隐有做出了决定全族投奔的意思,来这边,献宝是一方面,谈判是一方面。华夏方非常重视,这才有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之前蔺音和申屠嫣儿这些人不知道,真出了大事才知道,他们第九团不过是所有保护中的一环。

  每一个人,都需要对自己的行踪做详细的阐述,唐御也不例外,调查的人来了,之前下达命令所有人都在原地不要动,蔺音和申屠嫣儿也在,那烤鱼也在,那火堆也在,那鱼竿也在。

  “都滚一边去,这三个人没事。”粗旷的声音响起,一身戎装的洪申,大步走来,将调查的人驱赶。

  “洪大帅,这不符合规矩。”

  “滚!”了解洪申的人知道,他在正儿八经做事的时候,非常霸道。

  直属部队高层会议,他不穿军装来,什么都可以谈,可以在会议上跟他拍桌子,可如果他一身戎装出席,那所有人都会闭嘴。

  “大帅一认真,直属部队十三个团,上下全部都听他一个人调遣。”

  对方显然是来自更高级别的地方,才有资格对这样的事情进行调查,面对洪申,也敢于去质疑。

  洪申没等对方废话,手中刀亮出来。

  申屠嫣儿毫不受影响,直接对蔺音说:“看到没?故意的,故意在我师父面前买好,还把那把损坏的刀拿出来。”

  一道身影出现,手搭在了洪申的手腕上:“洪大帅。”

  转头对着调查的人说道:“洪大帅说没事,那就没事,你们去别的地方。”

  洪申哼了一声,似对拦住自己的人很不满,但转脸看向依旧老神在在烤鱼的唐御,马上来了一个变脸,拿出一瓶酒:“我这有瓶好酒,最烈的北方投靠冰族那些家伙生产的伏特加,唐先生,喝一杯。”扬了扬下巴,示意烤鱼搭配酒,在这样夜风徐徐的湖边,也挺惬意的。

  之前拦住洪申的人正是马格,他对着调查的人到一旁嘱咐了几句,又转回来,脸上浮现出一抹很认真的笑容,对,是认真的笑容。

  “唐先生,帮个忙。”

  唐御翻了翻眼皮,申屠嫣儿马上心领神会,拉着蔺音就坐在马扎上,根本没搭理马格和洪申,接过师父烤的鱼,在上面最后又洒了一层佐料,递给蔺音,示意她该吃吃该喝喝。

  她俩坐下了,现场就没别的马扎了,洪申在一旁尴尬的站着,马格则保持着足够的耐心。

  “关我什么事?”唐御懒得搭理马格,

  打着全民利益的旗号,实则真的墨族全族迁入华夏,也不过是另类的工具,多为华夏换来资源而已。

  这资源,注定不是属于所有人的。怎么地,墨族不归顺我们,就没有资源可用了?还是墨族入华夏,会让华夏变得更强大?

  洪申在一旁蹲了下来,将自己带来的酒打开。

  蔺音虽说来第九团的时间并不算长,可对这位传奇的大帅却是颇有几分敬佩,单枪匹马解救被围困的一营战士;为了给下面一名无缘无故在战场上受了巨大委屈的战士讨回公道,闯入某府军大营……

  “大帅,您坐。”所以,她站起身,将位置让给洪申。

  关于那一天,蔺音是听闻,没有亲眼所见。

  眼下,是她亲眼所见,号称修炼狂人一刀斩脾气火爆谁也不给面子的大帅,竟然在自己让座之后,看向了一旁的唐御。

  这样的反差,让她想起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有申屠嫣儿在,似乎自己从来没有真正将他当成无比恐怖的强者,没有洪申在这比着,她还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反差。

  想到自己还想要调动回老部队,想到这位大帅也是战功卓著,蔺音下意识的冲着唐御说了一句:“大帅说要跟你一起喝酒。”

  洪申一拍脑门,冒出一句话:“最近这几年战损严重,上面说要大力促进灵气武者之间成为夫妻,我就当你们的介绍人,蔺参谋,你看唐先生怎么样?”

  蔺音一翻白眼,重新坐下,你站着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