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十九章 能动手不需要说话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8-19 16:43: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九团门前,穆德凯带队迎接总部来人。

  总部直属部队,十三个团,大帅虽说为一星将军,整体地位却丝毫不输各个边防军的大帅。

  穆德凯算是直属部队的中坚力量,可见到大帅的时候也不多,世人皆知,直属部队大帅为修炼狂人,事务一概不管,一年到头都是修炼,只在有需要的时候,出现在现场,一刀过后,敌灭,人走。

  直属部队洪大帅的一刀,在整个灵界那也是威名远播,也正因为他超强悍的实力,才能让那些窥视直属部队大帅位置的人,只能暗中谋划,绝不敢冒头,洪大帅的那一刀,有时候可是不分敌我的。

  憨子,莽撞人,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标签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起初还有人担心会招惹麻烦,孰料这位完全不在意,依旧我行我素,外界一切纷纷扰扰,修炼之时听不到,不修炼的时候没时间听。

  能让洪大帅不修炼不喝酒不玩乐,以做正事的姿态出现,穆德凯不知道别人见过没,他是没见过。

  原本还算轻松的心思,顿时浑身上下的弦全部绷紧,敬礼。

  “大帅!”

  脸上都带着疤痕的洪申,一脸凶相,也不穿军装,走在街上任谁也无法将这个从气质到长相到穿着的人,跟素来以纪律形象出现的直属部队长官联系在一起。

  “勇武军大帅。”洪申很随意的摆了下手,给穆德凯介绍了一下身边的宋天赐。

  穆德凯马上站直身躯,再一次郑重其事的单独给宋天赐敬礼。

  “宋大帅。”

  “小穆,勇武军将要调防,需要一些新鲜血液的加入,你带着他,挑几个人,我听说最近出了一个了不得的新兵。”洪申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喜欢这样的琐事:“宋天赐你交代小穆办,我先歇会。”

  穆德凯暗自一皱眉,不过作为直属部队的老人,他也知道一些事情,自家大帅如果不是跟宋家有所牵扯,可能直属部队早就扩编了,他也早就再进一步了。

  也就是眼前这位宋大帅来了,换个人跑到直属部队挖人,还是挖天才,估计早被大帅给拍死了。这两位差点成为姐夫小舅子的关系,只能说这宋大帅有一个好姐姐,即便陨落了依旧给他留下了洪申这样一份资源。

  洪申开口了,本人还亲自来了,穆德凯心中纵有一百万个不甘愿,也不敢多说一个字,洪申在下属们心中的形象早已根深蒂固,在战场上你可以放心的将后背交给他,有什么事他这个大帅也扛得起来,但有一点,别招惹他,别违抗他,洪申的疯狂早在这么多年众人皆知,动手于他而不过是一闪念之间,还是无需考虑后果那种。

  此时的穆德凯,想的更多一些,那边仓库还一尊呢,这下热闹了,可别出乱子。

  “不在?”

  “被蔺参谋找走了?”

  找申屠嫣儿,不在,而当蔺参谋三个字出口之时,那一直沉默的宋大帅开口了:“这个蔺参谋是不是蔺音?”

  “是。”

  “一并把档案交给我,她很适合带新兵。”

  穆德凯没敢直接去看宋天赐,心里却很是腻歪,还适合带新兵?

  驻守海防灵御区的称号军,那是在任何人眼里都值得尊敬的存在穆德凯也不例外,双方部队职能不同,但都在为人类为整个灵界的安稳和平做着贡献,流血甚至付出生命,可当宋天赐突然提到蔺音,这就像是一根刺狠狠扎在了穆德凯的心里,就觉得那么的别扭。

  心里不舒服的穆德凯,破罐子破摔,你们这帮家伙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有没有真正将所有精力都放在部队的实力提升上面,算了,你们大人物去碰大人物,我不管了。

  直接带着宋天赐,前往仓库。

  嗯?

  待到穆德凯到仓库,看到的是那乔东临标准的军姿站在一旁,一动也不敢动,也不敢有任何表情,无论心里是怎么想的,表面上一点也不敢流露出来,甚至为了怕眼神不经意流露什么,还刻意的眼皮下耷,不去与任何人对视。

  而洪申,则拉过一个塑料凳,就坐在了唐御的对面,手里也拿着一根灵草香烟,跟唐御一起吞云吐雾,两人也没有对话,也没有表现出枕戈待旦的对峙气氛。

  宋天赐一眼就看到了唐御,表情顿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这第九团,他是高高在上的勇武军大帅,始终都保持着该有的神秘和严肃,可在看到唐御的那一刻,他来干什么连目的都忘了,由不得他不忘,他自己受了伤被打晕够耻辱了,后来宋家还做出了大额的赔偿,老祖亲自警告自己远离望海镇,远离那个男人。

  这是帝都,怎么在这里又碰到了?

  “宋叔。”偷偷瞄了一眼的乔东临看到了宋天赐,面现喜色,也不怕了,直接小跑过来,一副打架打输了正不知道怎么办,突然看到自家家长来的姿态。

  宋天赐完全没搭理他,他在疯狂进攻和转身就走之间犹豫着,作为勇武军的大帅,他不缺少死战的勇气,可面对这样一个他完全看不透的人,一个能让宋家低头吃亏的人,骤然间他还真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怎么了?不是要带走那个天骄新兵吗?小穆,人呢?”洪申开口问道。

  穆德凯指了指仓库。

  洪申看向唐御,满脸惊愕之色,他刚才只是觉得这个人挺有趣,接了对方一支烟,可万万没想到,他背后的仓库内还有人,刚才如果说没注意也就算了,现在呢?灵气向着仓库内探测,毫无所觉。

  “里面有人?”这样的问话,洪申无论如何也问不出口,自己还真是不管事的长官,下属部队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尊大神?

  唐御慵懒的坐在单人沙发里,眯着眼睛似周遭的一切都跟他没关系,直到洪申提到天骄新兵,他才睁开眼睛,带着几丝玩味的看着宋天赐:“你找我?”

  宋天赐二话没说,转身就走。

  怕忍不住,又知道惹不起,那最佳选择唯有一个,赶快走,眼不见为净。

  乔东临都傻了,这什么意思?他不傻,马上又回到原位站好,这可是洪大帅说的,真要揍自己一顿,完全没有地方去说理。

  洪申哈哈一笑,对着唐御笑道:“打一场?”

  唐御撇撇嘴,家里小五的一句话,他很喜欢,能动手,尽量不需要说话。耳边嗡嗡嗡苍蝇乱飞,最快最直接的解决方法,直接拍死。

  手在身后一探,一把霰弹枪握在手里,对着洪申就扣动了扳机。

  轰的一声,洪申整个人被打得倒飞出去,空中还回荡着他的笑声,修炼战斗狂人,最兴奋的时刻到了。

  唐御站起身,端着枪,继续对着洪申扣动扳机。

  整个第九团,在此时化身成为沧海一粟,如同大海之上一叶扁舟摇摇欲坠。

  洪申就像是炮弹一样,从仓库,一路撞飞到训练场,撞入到训练场一角的仓库。

  唐御一边走一边换弹,手一甩,面对着举刀冲着自己袭来的洪申,再次扣动扳机。

  洪申一刀,出鞘必见血。

  今天,这被津津乐道的画面没有了,他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不断的用刀去斩破攻来的一枚枚子弹。

  第二次换弹,洪申不动了,浑身是尘土,表情凝固,手中的刀,很明显的多了一个缺口,面对着唐御,一不发。

  “有点意思。”

  唐御微微一笑,凭空出现一把加特林,舌尖微微一顶,一口气将叼在嘴里的香烟吐掉。

  “再见。”洪申走了,跑了,嗖的一下飞出军营消失无踪。

  看热闹的第九团将士,全部都瞠目结舌,那是自家大帅吗?那将大帅打跑的人,是平时可以开开玩笑蹭吃蹭喝的老唐吗?我的天啊。

  “你掐掐我,是真的吗?”

  “我昨天是不是抱怨他准备的肉太少了?”

  “我是不是蹭他一支灵草香烟了?”

  “是,你还顺了他一瓶酒一只烧鸡。”

  乔东临吞咽了一下口水,他现在唯一想到要做的事情,也是付诸于行动的事情,跑到车旁,启动车子,快速离开这里。

  宋天赐此时算是最安逸的一个,刚刚没说话就对了,直接走就对了,洪申都跑了,自己还是安然离开的第九团,这个家伙,到底是谁?为什么老祖他们都闭口不?

  吓跑了宋大帅,打跑了洪大帅,这时候也没人惊讶老唐还有空间储物装备了,对于加特林和霰弹枪的消失,也没人在意,整个第九团现在鸦雀无声,看热闹的默默回到房间,很快就以各个角度,在自己认为的暗处将视线投向仓库。

  “听说,蔺参谋和申屠嫣儿,都在他的房间?”

  早有想到的早有胡思乱想的,只有一个傻乎乎直接说出来还以为自己第一个想到的,瞬间就被一旁的人将他嘴给捂住,你是聪明还是傻啊。这个时候还敢胡说八道,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那个勇武军的宋天赐,被吓跑了,我们直属部队的大帅洪申,被打跑了,估计他心疼死,趁手的灵宝兵刃要大修了,能不能保住都不好说。”

  申屠嫣儿自自语,给泡在木桶内蔺音讲述外面发生了什么,猛的一回头,她笑了,看到了应该出现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