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十八章 娱乐局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8-19 16:43: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临海府,望海镇。

  有间当铺。

  “我想当掉所有的亲情,再得到一个亿。”

  “可以。”

  崔丽来自于俗世,见识过灵界也并没有完全脱离俗世普通人的视角。

  一个亿,只是在这间当铺,当掉亲情吗?

  她尝试去询问福伯,得到的答案是非常公式化的,每到晚上她都不敢下楼,在唐御离开后,她在楼上最里面拥有了一个小房间。

  晚上一楼有灯,可她就觉得站在柜台内的福伯透着诡异。

  这几天,零星会有客人上门,一个个也都很古怪,要么是冷漠,要么是疯狂,看得多了崔丽才知道,这是一家会让人所有的坚持努力都化为泡影的地方。

  只要你肯付出相应的代价,你就可以完全不劳而获。

  失去味觉,一双眼睛,失去听觉,丧失情绪,这些竟然都可以换到钱,还可以换到生命的延续。

  昨天,崔丽看到了一次来自灵界的交易,一件残破的灵宝武器,竟然在这里换走了一万晶币。

  跟着蔡荣的时候,她是见识过晶币的购买力,有价无市,一枚晶币的价值过百万华夏币。

  这件事她仗着胆子去问,却没有从福伯口中得到认可有用的信息。

  她能想象得到,在这间特殊的店铺内,还有很多很多自己根本就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接触的越多,她内心对于未知的恐惧就越深,伴随着这份恐惧的,则是无尽的期待。

  等待,不会让她痛苦,只会让她无比的亢奋,现在的每一天等待,都会加深未来报仇成功的快乐,这当铺越强大越神秘,那一天就会越快的到来。

  ………………………………

  “蔺参谋,有事吗?跟我说说,看我能不能帮到忙。”

  申屠嫣儿的年纪,享受现在所得到的一切,尤其是那些并不需要花费什么的恭维、赞美。

  看到蔺音,她所表现出来的热情,让对方感觉到了十足的温暖,几天来的焦急等待不安,似乎一下子就找到了宣泄的出口。

  “我……”犹豫了一下,蔺音深吸一口气,坦全盘道出:“我知道你这几天很忙,是仓库那边新来的军士长,他说可以治好我的伤,还给我了几包药,说是你可以帮我。”

  “仓库?唐御?”

  “他是叫唐御。”

  “这家伙,下手够快的。”嘟囔了一句,申屠嫣儿马上凑过来,脸上的笑容比之前的热情更多几分亲近,师父都出手了,眼前这位未来很有可能将会是自己的师娘,别看他们几个对师父有时候会没大没小,内心那份对长辈的尊重,也在几年前师父说要找老婆的时候,转移到了那个还没有影的师娘身上。

  “走,我帮你。”

  “去哪?”

  “去仓库啊,有那家伙在,最保险。”

  申屠嫣儿拉着蔺音到了仓库,进去后直接将大门反锁,不出她所料,在仓库内,师父早就准备好了药浴的木桶。

  整个军营,拥有最为私密的独立卫浴房间,也就这仓库了。

  “这?”蔺音没进来过,这仓库内什么时候有了如此‘豪华’的卧室和浴室?

  “切。”申屠嫣儿撇撇嘴,她当然知道师父是什么样的人,不至于邋遢,但也绝不是个喜好打扫卫生的人,这都半个月了,他在这里的房间还是如此整洁,,作为徒弟都怀疑他是否真正在这里住过,在家的时候,每个星期,二师姐是要彻底给收拾一遍的。

  拥有二师姐这样的徒弟,勤快的人也会被养得懒懒的,这追女孩了,变得可真快。

  蔺音看着似乎对这里熟悉的申屠嫣儿,开口问道:“你以前就认识他?”

  申屠嫣儿没回避,在她心中,师父追任何女人,都是那女人的福分

  “是啊,认识好久了。”

  给木桶加热水,又到屋内柜重拿出全新的沐浴物品,也就是蔺音不了解她,换成邹强和罗夜痕,那绝对会将下巴惊掉,什么时候见过嫣儿大小姐伺候人,在家里做饭,他们跟着吃饭,那是要随时随地哄着的,不然这位随时将菜倒掉,还不会跟你生气,直接以鼻孔的角度向下俯视你,那股子你个凡人就不配吃我做的饭菜姿态,这些年邹强和罗夜痕是没少遭受打击。

  蔺音望着这个没什么居住过痕迹的房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几天她也想了很多,如果有可能的话,她会提供几种相应的偿还方式。

  申屠嫣儿扶着淋浴喷头,让其喷洒的热水能够进入到木桶内,站直身躯看着蔺音,带有几分鼓励的说道:“如果我是你,我会倒追他,因为你会得到一个女人在男人身上可以得到的一切。”

  蔺音失笑:“那么厉害?我很好奇他爷爷或是父亲是谁了?”

  申屠嫣儿愣了一下,过了几秒钟才想明白,哑然失笑:“我以为你会想,他会如何给女人想要的无休止的爱。”

  四目相对,蔺音眼神并没有闪躲:“柴米油盐,在普通人的眼里,要远比阳春白雪贵重得多。”

  申屠嫣儿:“我知道你的伤,那你知道治好你的伤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吗?”

  蔺音眼中不是感伤,而是一种不甘,如若我是男儿身,如若我没有这身旁人眼中漂亮的皮囊,那该多好。

  想到这又自嘲的笑了笑,如果没有这些,那个男人又凭什么来给自己治伤呢?

  水放好了,药包直接扔进水里,没有任何给人感觉很高大上的形式,申屠嫣儿只留下一句话:“我就在门外,泡三十分钟,不用担心木桶内药汤的变化,也不要修炼,泡着就好了,什么时候你闻到水中有臭味了,喊我。”

  女人和女人,如果不够熟悉,这样的场景也会尴尬,尽管申屠嫣儿很想先替师父‘把把关’身材,也仅局限于想想,关门到外面拿了很多零食,躺在床上拿着手机,边吃边玩。

  玩手机吃零食,乐趣是有,远没有仓库外的热闹更让申屠嫣儿兴奋,这时间是刚刚好,蔺音刚到这里治伤,外面就来了一个够资格到第九团来找她的男人,还不是第一次来。

  申屠嫣儿如果走出去,热闹很有可能看不到了,她选择悄无声息的侧耳倾听。

  仓库门外,唐御看着面前的男子,心理准备非常的充分,对方也确实足够的优秀。

  价值不菲且造型师下过工夫的整体穿衣打扮,开着的车子价值如何在灵界没什么人去在意,车子多少钱,都不如副驾驶前面挡风玻璃上的通行证价值高。

  以前我这几千万豪车,那叫一个晒。

  现在我这通行证能够通行多少区域,那叫展示力量晒一晒‘肌肉’。

  车子直接开进了第九团,通行证上还拥有着在帝都灵界核心区域通行的特殊颜料。

  所以对方看着唐御,看着他的一级军士长简章,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音儿在哪里?”

  唐御依旧是慵懒的坐姿,翻了翻眼皮:“在里面。”

  “她在里面干什么?”

  “泡澡。”

  爆炸级别的新闻,瞬息之间席卷整个第九团。

  乔东临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平静,看着走过来的穆德凯,沉声问道:“穆团帅,他是做什么的?”

  穆德凯沉吟了一下,固然做事有条理圆滑面面俱到,那是风格,不是性格,能执掌第九团,该有的姿态是有的:“你也看到了,闲人一个,你要打电话也可以,找人动手也可以,打坏了他,他自己负责,不算你打伤第九团的人。”

  前线厮杀,浴血奋战,生死一瞬间,在这样的地方滚过的人,你让他们去浪费时间纠结于大人物之间的掰手腕?别说穆德凯不屑为之,第九团上下,也没谁愿意与面前乔东临这样的人接触。

  至多,你生的好,那我敬而远之就好了。

  对唐御,他们也是如此,印象改观的地方在于唐御来了之后,做的事情和整个人的状态,半个月时间不说打成一片,多数人都接受了他的存在。

  追女神没毛病,给别人带来困扰的是蠢人,能给别人带来便利的才是聪明人。

  “团帅,总部来人了。”

  有人来报,穆德凯看了一眼乔东临,又看了一眼唐御。

  两人都没动,穆德凯无所谓了,借用总部之人,展示你们的肌肉吗?希望这次临时总部来人,来的是牛一点的大人物,他想看看,这两人谁能够继续稳坐?

  心里,他是觉得唐御必胜的,乔家固然是灵界豪门,可得是乔家那几位大人物才能跟马格平起平坐,而唐御,可是马格亲自送过来的。再者这唐御在第九团的职务,一天时间,从上到下利利索索全部办妥,你乔东临也就只能是开着家里的车子,直接到我第九团来找蔺参谋而已。

  仓库内,申屠嫣儿轻轻敲了一下洗浴间的门,得到蔺音的许可后,推开门:“他们是不是很无聊,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整个人泡在木桶内的蔺音,额头微微见汗,她的视角到是给了申屠嫣儿一些惊喜。

  “乔东临是,可唐御不一定,他给我的感觉,更像是在娱乐。”

  申屠嫣儿冲着对方竖了竖大拇指,倒了一杯水进来。

  里面能清晰听到外面的声音,外面听不到里面的声音,这跟实力没有半毛钱关系,谁干的?蔺音的智商并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