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十二章 看直播的老晁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8-19 16:43: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空手抓着花生米扔进口中。

  就在棺材铺的门口,这条街没有喧嚣没有热闹,只有零星在这里路过的灵气武者。

  二十公里外的人造海湾旅游区很热闹。

  同样在另一侧二十公里的灵御区,灵气武者很多,那里,在生存层面上要凌驾于俗世的大城市。

  望海镇,是中转站,是途径的‘驿站’,大买卖做不了,小买卖捡点漏。最初唐木棉还觉得师父把店铺开在这里是个错误,等到零星生意都让店铺时不时遭遇到大麻烦,她才闭上嘴,甚至有一段时间她还想要联合纪东升,让这家店铺关门。

  “我们的修炼资源,自己去赚。”

  当时这句话是斩钉截铁,只不过包括她在内的五个徒弟,更为感兴趣更好奇的是‘家’的神秘。

  柜台内的货架,他们五个人,谁也拉不开那货柜上的匣子。

  会客厅的展柜,通往另一个单独的小空间,他们也都没有进去过,同样,那扇门他们也打不开。

  福伯更是他们完全参不透的存在,是机器人,还是傀儡?都不像,当福伯能够以没有限制自由度与客人聊天谈生意的时候,所有的怀疑会散去?当福伯战斗姿态展现在他们面前时,那散去的疑虑会加倍的出现。

  家,是温暖的港湾,这在他们五个心中是毋庸置疑的。

  但家里,也充斥着他们无法理解的秘密。

  其实,远不止家里,家外也一样。

  “老晁,最近的生意是越来越好了吧?”又是一大口的白酒,唐御挪了挪小马扎,换个方向坐着,后背靠在棺材铺关闭的半扇门板上,拿出两支灵草制成的香烟,递给晁老头一支。

  “现在这样,不就是为了让这生意变得更好吗?”明明没什么生意的棺材铺,为何在晁老头的口中,坦然承认了生意好呢?

  唐御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又是一碗酒下肚,晁老头的手机时不时的响一下。

  “不跟你喝了,我看直播了。”

  对邻居的这个特殊癖好,换成旁人可能会觉得这把年纪老不正经,在唐御眼中却是很好的消遣,晁老头这样的人,注定孤独寂寞,能通过网络排解一下寂寞,那所谓网络神豪疯狂刷钱的形象,都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唐御也不打扰他,耳边手机内传来直播间喧嚣热闹的直播声音,他独自饮酒,自得其乐,晁老头时不时也会抬下头,端起碗喝一口。

  没人能理解他们两个的相处方式,崔丽早就在家里做好了晚餐,福伯不吃,家里没人,她看到了老板就在邻居家的门外,没敢呼喊,就是觉得很奇怪。

  那五短身材看着有些邋里邋遢的老人,竟然挺新潮看直播,还挺沉浸?

  而老板呢?

  崔丽跟着临海府那位小宗师,也是见过世面的,俗世里纸醉金迷,灵界里大开眼界。

  老板这样的人,坐在路边,吃着那么简单的餐食,喝着十几块钱一瓶的白酒?

  …………………………

  睡觉睡到自然醒,可以无限制的慵懒赖床是什么感觉?

  那就是当你不想睁开眼的时候,哪怕是一个电话打进来,都会让你的心情很不好,因为你正在享受舒适暖和的被窝给你带来的所有幸福感和满足感。

  “师父,快来一趟帝都,你的媳妇儿有着落了!快来!”

  申屠嫣儿的语速很快,挂断电话的速度更快。

  唐御翻了个身,继续享受着薄薄一层纱帘阻挡不了的阳光照射在床铺之上,暖暖的非常舒服,闭着眼睛,继续让自己享受一个普通人才会在意并且沉浸其中的‘舒适’。

  叮!

  叮!

  不断的信息提示音响起,接连几十声,完全是信息轰炸的节奏。

  唐御只是单纯的不想睁开眼,只是单纯不想理会申屠嫣儿那个疯丫头。做徒弟都考验自己的耐心了,以她的眼光找到的女人大体都是她这个风格,基本上这类女人,要是身边没几个t狗,那都显示不出来她们的成功,而恰恰,唐御自知自事,自己的脾气面对这样女人只会是一个结果,不欢而散敬而远之。

  手机再一次的响起。

  良久之后,唐御才慵懒的接通:“喂……”

  “唐御!!!!你还在睡觉!!!!!”

  申屠嫣儿的吼声传来,不是声音和语气让唐御精神,而是态度,以自己徒弟那天老大我老二世间唯有我天赋最好我最美的自信心,能让她在一些事情上情绪失控,那证明她真的是无比认真是在做这件事。

  电话挂断了,唐御打开微信,看着申屠嫣儿发来的一连串不同角度的中远距离照片和一段训练场上的视频。

  作训服,一杠二星。

  唯一的一张近距离特写半身照,申屠嫣儿是不屑使用所谓的美颜或是其它拍摄特效,肯定是原生态的原图状态。

  那真的是一张让男人怦然心动的脸,即便是对她这个气质和长相风格不是很喜欢的,也会承认这绝对会是一个值得去尝试追到手的大美女。

  很显然,这是唐御喜欢的风格,那这张脸也能让他心动,那浅浅一笑所呈现出来的治愈系感染力,可以说,仅仅是一张照片上的一张浅浅一笑,就在颜值层面或者说整体外形层面,达到了唐御对于美女这两个的理解上限。

  视频很短,十几秒钟,这位中尉正在走路,身材修长,似看到了有人在拍自己,转头过来。

  视频到此结束,看风格也是申屠嫣儿的风格,被人发现,直接关闭,当时一定会绷着脸,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你们第九团的?”唐御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就知道这个是你的菜,有没有点像俗世大明星夏夏,老是狡辩夏夏那一款不适合你,明明就很馋人家的美貌和身子,还说什么坚毅温婉结合才是真女子,怎么样,我们蔺参谋这一笑温婉不?人家可是从俗世普通人一步一步当兵当到我们第九团的,我可给你打听了,追求人家的多了,捷径多了,硬是靠着自身的努力,一直在前线作战,最近才到第九团担任作战参谋,听说是在前线受伤才回来,第九团也是特殊待遇将其安排在重要岗位,够坚毅不?”申屠嫣儿发来一段语音。

  “怎么感觉你好像比我还要兴奋?”

  “装,你就装吧,师父,你要能装到坐飞机或是火车来,我服你,我现在快要吃中饭了,你别一会儿直接出现在我面前啊。”

  这边唐御还没等回信息,砰的一声,房间门被踢开,唐木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在她身后,纪东升也是一脸好奇的向内探头。

  唐御按着手机屏幕,发出一条语音:“你别告诉我,已经告诉你二师姐了。”

  依旧是秒回:“当然了,不然就你那穿衣打扮的品味,谁家好姑娘能看中你,吊儿郎当的样子,说心里话,师姐夫那种形象人家第一次亮相,都比你强。”

  第二条:“我跟二师姐说了,让她给你捯饬捯饬,还有大师兄,毕竟人家是府长,他这一款的很受欢迎,你学学,温文尔雅如沐春风,就这气质形象,哪怕你长得丑点,也会给人帅哥的感觉。”

  接下来好几条就是絮絮叨叨的嘱咐,任何一个认识申屠嫣儿的人都知道,能让她颠覆自身性格的,可能也就唯有这几个最在乎的家里人了,换成旁人,天塌地陷又与她何关,从你旁边走过,视线都不带斜视一下的。

  唐木棉转身,唐御起身,抓起一旁的睡裤套上,棉线的t恤穿上,指了指自己的脸,冲着纪东升问道:“我丑?”

  没等纪东升开口,唐木棉算计好时间转过身:“不然你以为呢,也对,要是自己都觉得自己长得实在不怎么样,那得多没自信。赶紧的,洗漱,把我之前给你买的衣服找出来。”

  直接进屋,到衣帽间开始翻,任何一个师父第一眼没有开口拒绝的所谓保媒拉纤对象,在唐木棉这里都是投注百分百的精力去帮助师父‘相亲’。

  趁着唐御洗漱的时候,纪东升凑到衣帽间唐木棉的身边:“这几年他都没怎么张罗找媳妇儿的事,你们别弄得太过大张旗鼓,再把对方给吓到。”

  唐木棉愣了下,旋即点头:“也是,那我不去了,你也别去,那边有小四在就可以。”

  “等你突破了,我再走。”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的唐御走出来,口气斩钉截铁,一副毋庸置疑的样子。

  “嗯?”唐木棉皱了一下眉头,沉吟几秒钟,点头:“好,下午我就走。”

  拿着手机,给申屠摊儿发信息:“小四,师父最晚明天过去,你多搜集资料。”

  本来挺严肃的气氛,唐木棉有了另一股突破的动力,本就已经跃跃欲试的突破感觉更为强烈,到了她这个级别,自信心是非常主要的。

  我不能耽误师父去找老婆,这样的信念所带来的自信心和源动力,比起不想师父一个人扛起一切,还要大。

  唐木棉点开申屠嫣儿发回来的信息,严肃气氛瞬间崩溃。

  “知道,师姐,放心有我呢,不过我很担心,师父跑过来之后可别当t狗,以他的性格,还真有可能如此,到时候可就丢死人了……”

  谁?

  我?

  唐御很想说一句:“扎铁了,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