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八章 我给你起个名吧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8-19 16:43: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唐兄,好久不见!”

  街边摊,塑料凳,折叠桌,唐御的打扮就跟夏日炎炎的普通人一样,t恤,运动短裤,左钩子右三叶草,脚下一双人字拖。

  坐在摊位上啃着小龙虾,一只脚还踩踏在另一个塑料凳上,大杯的冰镇扎啤搭配麻辣小龙虾,夏日的夜晚,这样的汗水与凉爽结合方式,只看这条街的街边摊爆满状态就可知道其受欢迎的程度。

  休闲长裤,皮鞋,板板整整的衬衫掖在腰带内,尽管这天气温度要超过三十度,他依旧可以头发干爽整齐,扶着眼镜露出笑容的时候让你感觉到一阵凉爽扑面而来,哪怕你此刻满头大汗,看到他也会觉得,自己就不应该热,看看人家。

  裤子没有褶皱,衬衫干干净净,脸上没有一丝油汗的感觉,这样一个人,在塑料凳上坐下来,挽挽衣袖直接双手搭在可能还有一些油渍的折叠桌上,也不去带个防迸溅的围裙,直接上手开始扒小龙虾。

  唐御完全没有拿正眼看他,浑不在意手上有满是油渍,抓起扎啤杯,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

  那男子也冲着摊位的老板娘挥了挥手:“老板,来一桶扎啤,再来五斤麻辣小龙虾,加麻加辣。”

  唐御瞥了他一眼:“怎么,我来吃点小龙虾,还得跟你们报备一声吗?”

  男子脸上挂着的笑容,声音充满了磁性,加上这优质的外形条件和精致的打扮,浑身上下一股子精英男的气质,早已让周遭几桌有女人在偷偷瞄他,此刻一笑,更是让这帮女人觉得可惜,这要是对自己笑,那让自己此刻起身就跟他走也没问题。

  可惜了,对一个男人这么笑,有那么点让人不舒服的气息,容易让人产生其它的联想。

  唐御将嘴里嚼着的一点小龙虾硬壳直接吐在了脚边的垃圾桶内:“就你自己来的?”

  男子用手背向上扶了扶眼镜,满手的红油与他的形象完全不搭:“请唐兄吃饭,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哦,对了,这顿饭钱是宋老四掏的……”

  唐御越是满脸的不在乎,男子笑的就越发灿烂,只是他自己清楚,面前这个家伙,随时随地会动手。

  随手用餐巾纸擦了擦手上的红油,也没有仔细去擦,似乎是觉得耽误时间,那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裤子,直接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一张晶卡,在别的地方可能普通人不认识这东西,但在帝都,晶卡和银行卡一样属于‘知识普及’范畴。

  没有完全擦干净的红油在裤兜边缘蹭了一下,留下了痕迹,男子却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对面的唐御是否对眼前这个储值达到10万的晶卡感兴趣。

  唐御没看,但也没说话,默默的吃着喝着,直到凌晨,两桶扎啤,十斤小龙虾,吃饱喝得,一旁的水池中洗手,一支灵草香烟点燃,晃晃悠悠的向着某个方向前行而去。

  男子扔下一叠现金,拿起桌上的晶卡,紧走几步追了上去,看似并肩而行实则落后半步,也不说话,两人就这样走在街头,从人声鼎沸的热闹街区到逐渐安静的普通街区。

  所有看到他们的人,不太会注意他们,就是普通的两个人。

  短短十几分钟,两人却从帝都的城区中心,走到了东五环外的区域,在这里,才是帝都灵界的中心。

  一辆商务车缓缓的从后方驶来,与唐御并行,副驾驶的车窗落下,一张满是褶皱的老脸,笑容绽放这褶皱就更为堆积成为沟壑,两颗门牙都没了。

  “唐先生。”

  唐御露出了一点笑容,手从兜里掏出烟盒,连同里面的灵草香烟都顺着窗口扔了进去。

  “老谭,你是来接唐兄的?”眼镜男不得不开口,按照‘剧本’,这说话都漏风的老者,开口该是唐先生,您去哪,我送您。

  老谭根本没搭他这个茬,而是单手抽出一支烟,点燃,满满的满足:“还是唐先生的烟好抽。”

  说完,按动按钮,副驾驶的车窗缓缓升起,车子的速度也缓缓提升,在这连高等级灵气武者都鲜有资格开车的道路上,驰离。

  唐御侧头看着男子:“马格,要不我给你改个名字吧?我以前给你想的那个怎么样,马le格b,绝对的有格调,开个会别人介绍你的名字时候,也一定能第一时间成为全场的焦点。”

  实际上,这算是马格与唐御见面后第一次的表情失控。尴尬的笑容满满,他早就说过,这点小心思对唐御就是自找欺辱,可还是有人坚持让老谭这样的人出来。

  “别,您起的名字太重,我这小身板,接不起。”

  唐御哼笑一声,在帝都灵界中心的街区,此刻无比的安静,除了路灯的光芒,街道上空无一人,两旁的店铺关门,即便是没关门的此刻也是门口灯光关闭,营造一份不被注意的低调感觉。

  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或许是灵气武者对于‘领空’意识的在意,让这片区域的房屋建造有些返璞归真的感觉,那些曾经在我们历史上渐渐消散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重新将匠人手艺的巧夺天工完美呈现。

  临街的一间商铺,灯火通明,门口的白炽灯光亮压住了商铺内的灯光,本是街上一间不起眼的小店,却因别人都家都在刻意躲避时凸显出来。

  迈步走到店门口的唐御,看了看牌匾,向店内看了看,走了进去。

  很普通的一家小超市,货品碍于店面和货架相对宽松的摆放并不全,看得出来老板更在意的是店内的规整,无论是收银台还是地面,都没有多余的货物。

  老板是一个圆脸胖脑袋的老者,秃顶头发剃的很短,看着有些像是光头,穿着老头衫,眼镜腿绑着绳儿,挂在脖子上,防止使用眼镜的时候找不到。

  脸上的笑容一看就给人一种好欺负的感觉,是那种在市井开店一定会被街溜子和小地痞‘光顾’的对象。

  “唐先生!”看到唐御,对方不止是站起身,还从座椅的位置走出来,在货架的位置毕恭毕敬给唐御鞠了个躬。

  “老姚,怎么胖成这个样子?”唐御露出一抹真诚的笑容,指了指老姚那圆滚滚的肚子。

  老姚笑着挠挠头:“安逸了,生活条件好了,每天傻吃呆睡,不胖才怪了,也就老谭那家伙,还整天在外面跑给人开车,都说子孙满堂承欢膝下,他愣是好几天才回家一趟……”

  面对着老姚的‘自我辩解’和‘替人解释’,唐御显得轻描淡写,从货架上拿了一块巧克力,手伸进裤兜里掏出一张百元钞票放在了桌上。

  老姚满脸通红深吸一口气,咬咬牙,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烟袋锅。

  “唐先生,抽一袋?”

  唐御点点头,走出了超市,就在安静的路边,就在白炽灯下,炎热的夏季夜晚,蚊子飞虫遍布生活的时节,这里,或者说这条街,空无一物,隐隐还有一股股轻微的凉风涌来,驱散难耐的燥热。

  老姚显得很激动,拿出布袋里的灵草烟叶,填在烟袋锅之中,一路巅跑的出来,蹲在一旁,将烟袋锅递给唐御,手里还拿着防风的打火机,作势要给他点燃。

  唐御坐了十几分钟,抽了一袋烟,老姚早就进屋,从激动的坐立不安到淡淡的低头沉默,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之前老谭的无声反抗才更为符合他们这些人该展现的态度。

  拥有一个非常‘恐怖’名字的马格,始终站在一旁,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存在感极低。

  拿着烟袋锅在鞋底帮的位置敲了敲,将燃尽和没燃尽的烟叶都磕掉,唐御才站起身将其送回到超市之内。

  抬起头的老姚,满脸老泪纵横,想要开口被唐御用眼神阻止。

  现在的生活多好,好好享受,无畏的坚持和反抗对你们而没有太大的意义,今晚这一桩,多给子孙捞得一些实惠才是真格的。

  至于我?

  唐御望了望街尽头的方向,手里突然多了一个状似气球的物体,充气拳头大小,他直接向上抛了起来,接住,再抛。

  软绵绵的手感,杂耍一般玩的不亦乐乎,但一旁的马格却是心脏骤停了好几下,唐御扔起来,他心脏停止跳动,唐御接住,他才恢复。

  街道上一下子出来了很多人,从各个方向,或是站在灯光下,或是站在两旁的阴暗处,总之这些人的出现并没有给街区带来任何的热闹,反倒更添几抹凝固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