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七章 路过也不行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8-19 16:43: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临海府,灵界东北三大府之一。

  灵界开几十载,俗世并没有完全成为附庸,更多的俗世中人依旧保持着过往的生活,一部分的人充当为灵界做后勤服务的工作,一部分人因为灵界的存在拥有了另一个向上的阶梯。

  除了灵御区,除了一些类似望海镇一样的中转小镇,也只有这三大府所形成的城市聚集区,是完全属于灵界的,其他的城市依旧是以俗世生活为主。

  一府府长,绝对可称得上是一方诸侯,不仅在灵界拥有着话语权,俗世也要以其马首是瞻,真当府长签下命令,俗世的管理者要无条件的听从号令。

  临海府是一座以灵界城市,它并不对普通人完全关闭,只是相对在这里的门槛和生活成本高一些,并且你在灵界城市必须接受三六九等的身份阶层。

  小小望海镇,当铺门前大战,所有游客全部听从号令避让,在各家店铺内躲避。更不要说临海府这样的东北三大灵界城市之一。一个普通人在这里生活,需要为自己的安危提前做好心理建设,灵界的规矩要远比俗世残酷得多,所以没点底蕴或是胆魄的普通人,绝不会轻易跑到灵界的区域生活。

  纪东升自从担任临海府的府长以来,并没有去划定土地建造一座府邸,直接就居住在办公地点,身边也没有什么家人朋友帮衬拥趸,就自己一个人,孑然一身上任,数年来依旧如此。

  面对靠拢过来的人,全盘接受,人情世故相应交易也都做得滴水不露,可几年来外界对他有过分析,说谁是纪府长的心腹?张三李四王五赵六的分析一番,最终的结果是没有。

  没有女人,没有亲眷,没有红颜知己,没有声色犬马。

  不抗拒应酬,却从没有对任何形式的应酬和灵界上等生活产生过渴求的状态。

  不贪婪,却也没有抗拒来自灵界权贵和世家的结交。

  在外人眼中,纪东升是一个很怪的人,也有类似的府长,人家那是修炼狂人,只为提升自身实力,两耳不闻窗外事。纪东升也没见多么努力的修行,对待工作也没有事必躬亲大肆建设临海府。

  几年来,也从来没有刻意的为难过谁,尽管怪,但这几年人情是没少往出送,当他突然之间以府长的身份下达一道命令时,哪怕是那么的让人觉得诡异,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打算以偿还人情和长远结交的方式站在他一边。

  “勇武军跟奔雷军防区对调!”

  奔雷军在临海府可没有任何驻扎部队,纪东升这没头没尾的行为,着实让人摸不到头脑,他这可是超出了临海府府长的权限去做事,直接将命令下达到奔雷军驻防的‘邻居’龙兴府。

  纪东升没有见任何人,一个小时后,龙兴府方面给出了回应,对纪东升这道命令予以认可。

  奔雷军派出一支部队,到临海府与勇武军一部进行防区对调,至此,在临海府内,再无勇武军部队。

  傍晚时分,纪东升一袭暗紫色长衫,悄然走到临海府的大街之上,身边没有仆从也没有护卫,看着繁华的临海府街区,阶层的存在让这里的夜晚变得更加热闹,想要去体验人上人的生活,俗世有约束,临海府更自由一些。

  街角的小酒馆,纪东升常常会过来小酌一杯,很多临海府高等级权贵和强者都知道他这个习惯,偶尔也会在这里与他‘偶遇’一番,共饮几杯。

  一切与往常没有任何的分别。

  有人过来敬酒,有人过来小坐,纪东升依旧是如沐春风的淡然,不过没有什么兴致的状态旁人是看得出来,也没什么人再来打扰他。

  端着酒杯,透过二楼窗户的位置望着热闹的街道,纪东升眯着眼睛,难得不去掩饰眼中的精芒,有暗中观察他的人俱是吓了一跳,联想到今天纪府长下达的命令,这临海府,难道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杯中酒一饮而尽,纪东升站起身,走出酒馆那一秒,气势冲天,这一刻的他不再是不争不抢的老好人府长,而是这临海府的当家人。

  “没有任何反应的宋家,我留了破绽也没有人对我出手,一切都没有发生吗?”

  临海府外二十公里处。

  空中。

  “纪东升,我只是路过!!!!”

  伴随着一声如同炸雷一般响彻天空的怒吼声,临海府内外所有灵气武者,尽数感知到那强大的气息。

  距离事发地点最近的山脚下,临海府学院的几十名学生正在老师的带领下完成普通历练任务,追捕一名灵界罪犯。

  十几米长在高空飞过的一头金雕,只留下一声怒吼,紧接着似被束缚住,如同网兜一样的束缚,一道道的兜线,直接勒紧,将它的身躯割裂成为碎裂小块血肉。

  噗的一声巨响,血肉在空中爆开,零零洒洒的飘落下来,如同一场血雨浇落而下。

  “府长威武!”

  “府长霸气!”

  刚刚开始淬体,还在下七品下八品实力的学员们,镇臂高呼,他们之中并没有几个人知道,人族与天空上的异族禽类魔兽,早已签订了互不侵犯的条约。他们只知道府长太霸气了,直接凌空击杀超强魔兽,我们未来要以府长为目标。

  纪东升没有理会周遭出现的身影,没有在意那些近距离传音提醒自己的人,更没有理会兜里手机内短时间内出现的近百条信息,就在空中,闲庭信步,巡视临海府。

  那藏在山里的罪犯,没用学员和老师们搜索,自己跑了出来,刚才他抬头看向天空的时候,就感觉来纪府长好似看了一眼过来,那一秒钟,他想到的是刚刚成为一阵空中血雨的金雕。

  ………………………………

  有间当铺。

  唐御抬头向着远处看了看,笑着摇摇头:“这小子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心思太重,我能混成你师父了,这点小事,我还扛不起吗?还用你站出来?”

  身影消失。

  破晓军大帅军营内,一对‘灭杀’提在手里的唐木棉,要去海上装一转,大师兄都出手了。

  当铺的生意,邹强他们三个不知道,唐木棉可是清楚的很,这些年,当铺里大量的宝贝,都被师父换成了适合他们五个修炼的资源,她不管什么强取豪夺,也不管外界的评价,更不会在意外人的看法,家就是家,既然我是家里的一份子,当初拿资源心安理得,现在守护这个家一样要心安理得。

  “耿破晓,你要闲着没事,看着这个小子,好好锤炼他,我还等着看他去临海府杀了蔡荣。”

  “别挡我道,我手里的锤子不认识你,我也可以不认识你。”

  两米多的光头大汉,身上的肌肉刀削斧凿一般,整个一个人形魔兽的状态,那拳头都有孩童的头大,脸上身上都有着抹不掉的伤疤,外人看到会被凶神恶煞般的形象给吓到,可此时,他的脸上只有谄媚:“别别,老婆,这算个什么事,你要到海上吹海风,我又怎么不陪着呢,正好我的游艇修好了,老婆,要不然今晚我们去海上浪漫浪漫。”

  这番话到是让唐木棉脸色好看了一点,刚要开口,眼前人影一闪,熟悉的声音传来的同时,身体遭受重创,一对‘灭杀’锤勉强挡在身前,一股无法抵挡的力量拍在了‘灭杀’上面,撞击到唐木棉,将其身体直接拍飞,一口鲜血喷出,身体撞入不远处的房子内,墙壁坍塌,人直接以不走门的方式回到了居住的房间。

  “不到‘逐天’别出去嘚瑟,耿破晓看好你家娘们,再让她出去胡闹,我扒了你皮。”

  破晓军大帅,能在灵御区将海族都杀得闻风丧胆的凶残大帅耿破晓,冲天的气势从身体内迸发:“唐御,你敢打我老婆,我弄死你!”

  房间内嘴角还挂着血迹的唐木棉冲了出来,双手大锤冲着耿破晓就抡砸过去。

  没有对话,只有让周遭亲兵都迅速离开的现场,刚刚被唐木棉带回来的崔天养被一名亲兵拉走,离得远远的。

  “吩咐人,明天把这里修好。”

  就如同一颗颗地雷在原地爆炸一样,在大帅居住的院子里,嘭嘭嘭的爆开,墙壁房屋早早就变为废墟,地面就如同地震一般不断颤动,灰尘滚滚升起,偶尔听到有别于重物击打地面的声音,破晓军这些将士,都是眼角眉梢含着点点笑意,该干什么干什么。

  大帅被夫人揍,这不是常事吗?

  ………………………………

  帝都。

  华夏中心,整个亚洲大陆的中心。

  统御沿海城市对抗海族,坐镇中心区域,镇压留给万族的北方寒苦之地。

  这是整个华夏,唯一一座灵气武者和普通人共同生活的城市,也是世界四大城市之一,也唯有这四座城市,每年有资格让万族来朝。

  世界级大都市的繁华,灵界的中心之一,早已让帝都成为了真正的不夜城。

  唐御松开了手里的‘鸟笼’,锯齿打开,申屠嫣儿浑身挂满了冰霜的出现。

  唐御右手食指在她的眉心点了一下,申屠嫣儿被这‘鸟笼’的神奇所吸引,骤然出现在帝都的惊讶早已被抛在脑后,被师父困了这么长时间的小脾气也没有工夫去发,就连直接去第九团报道的事情也忘记了,全部心思都放在研究这神奇的灵宝武器上面。

  “原来,困只是功能之一,还有杀,好强,这东西好强!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