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六章 不需要你们很强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8-19 16:43: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师父,我要变得更强!”

  一分钟之后,唐木棉站在唐御房间的门口。

  五分钟之后,她带走了这对母子。

  第二天,‘有间当铺’多了一个勤杂女工,她叫崔丽,一个来自俗世里的普通人,一个内心充满了仇恨的女人。

  她的儿子,崔天养,跟在了唐木棉的身边。

  是破坏了当铺生意的规矩吗?唐木棉没有出手,在唐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下,就不算。

  “我给你儿子最好的资源。”唐木棉对崔丽说。

  “你将来会恨你的母亲吗?”唐木棉对崔天养说,孩童还小,但他眼中那股子偏执,跟她的母亲是一样的。

  是拯救,是帮忙,亦或是给了这对母子恶魔的果实?唐木棉不想解释,更不需要让别人明白。

  她本没有打算让崔丽常驻在当铺,本想着带在身边,对方的偏执和骨子里展现出来的狠辣,唐木棉觉得可以给自己带来警示作用,留在身边能够常时间的提醒自己,你不是觉得自己没用吗?不是觉得自己还很弱吗?治疗慵懒的方式,身边有个狠人,纵然唐木棉天赋异禀,修炼一日千里,心气方面,她觉得崔丽会是很好的催化剂。

  仅仅一晚上,她觉得崔丽的狠真的是让人颤栗,崔天养五岁,干瘦小,还没有完全懂事,可却硬生生被自己的母亲给教育成了一个满心仇恨的人。

  一晚上,接受基础的捶打训练,崔天养在后院的水井旁,双手平举两块锁石,不仅天赋好,先天灵体,还有着超乎寻常近乎残忍的意志力,浑身汗水,累到抽搐,咬牙咬到牙龈出血,最后坚持不住,牙齿将舌尖咬破,本可以用吼声来激励自己,又担心影响到贵人休息,凌晨直到太阳高悬头顶,十个小时,他坚持了下来,瘦弱的身体早已不堪重负,筋骨竟然有所损伤都未曾放下锁石。

  崔天养,代替了崔丽原本的作用。

  “在这干活,收拾好外面,所有人的房间你不能进,你可随时去看他。”唐木棉回家,带走了崔天养。

  崔丽摇头:“我会让这里的人满意,好好干活。”

  唐木棉回她的破晓军大帅府,纪东升回去继续做他的临海府府长,申屠嫣儿和罗夜痕担心家里会有麻烦,可看到大师兄和二师姐都走了,他们恍惚间明白了。

  强大,才是一切的根本,过去当铺有麻烦,从没有这么大,他们两个不知道勇武军大帅宋天赐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邹强清楚,他更清楚宋家在华夏灵武家族的地位。

  两人同时闭关。

  而邹强,则默默的将师父赠予的消耗品消耗,其它物品整理,他想走了,想提前回学院,为即将到来的全球天骄大比做准备。

  刚刚回归热闹的当铺,又重新恢复了宁静,这里的生意从来就没有真正好过,唐御也从来没有在意它是否好,唯一让他有点挠头的是:“我从来没想要你们有多强啊,不是说师父都要监督着徒弟们努力吗?我这徒弟们,怎么自己就这么努力?我这当师父的好没有存在感,不需要你们很强啊,有我在,谁欺负你们,我揍他不就完了。”

  晃晃头,玩了一上午的游戏,午饭是崔丽做的,水准还不错,俗世女子能被灵界小宗师看上,还能生子,长相之外,总该还有一些能够拴住男人俘获男人的本领。

  饭菜上桌,崔丽低着头退到角落,始终未曾敢去抬头看唐御一眼,披散的头发没有打理,身上到是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

  她没有去问那个老人为什么不吃东西,也没有一点点想要打探这个神秘地方的心思,她很聪明,所以她才能被唐木棉留下来,所以纪东升才没有说什么。

  唐御扫了她一眼,在他这里留下崔丽的原因只有一个。

  “你很享受等待着儿子替你复仇的过程?那就好好享受。”

  …………………………

  “我要典当二十年的寿元,换来淬体大成,进入后天小宗师境界。”

  下午当铺来了一个客人,从福伯那里明确了代价、因为邹强才选择半信半疑的蓝盈盈。

  她又来了,并且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邹强就在店铺内,没有拦着她。

  “可以。”

  几秒钟之后,一张羊皮卷写成的典当票据,摊开在蓝盈盈的面前,她犹豫了十几秒钟之后,眼神逐渐坚定,如果是真的,二十年寿命又如何,现在提前几步,获得的会更多。

  签字,画押,交易完成。

  后面的典当品柜架,有一个柜匣自动打开。

  蓝盈盈就感觉自己身体一下子被抽空了,浑身乏力,头脑浑浑噩噩,手扶着一旁的椅子才勉强站住,眼前一花,阵阵眩晕感袭来。

  唐御从楼上走下来,看了一眼蓝盈盈,福伯关闭了柜匣,眼中闪过一抹特殊的光芒,面对着柜台,背靠着大门侧墙壁的一个装饰展柜,柜门开。

  “进去。”

  听到福伯的话,蓝盈盈再次犹豫了一下,对于未知的谨慎和恐惧情绪是对等的,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邹强,看到对方点头之后,抿抿嘴,迈开步走了进去。

  柜门关闭,邹强对唐御说:“师父,我先回去了,这一次,我一定拿个天骄第一回来。”

  唐御从兜里摸了摸,拿出来一个小药瓶,扔给邹强:“别想这些捷径,空有境界灵力,外来之物一蹴而就,注定是同级别最弱群体。这里有先天魔族精血十滴,一次一滴,消耗干净再服用第二滴,小强啊,记住了,到了外面,有事给师父打电话,给师兄师姐打电话,谁敢欺负你就揍他,你打不过有我们呢。”

  一如几年前一样的话语,邹强不是没听过让人热血沸腾的鼓舞话语,可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是谁说了什么,他听来都不如师父这几句话,不管前路要面对什么,每每想到师父的话,他都觉得格外有底。

  如果这几年渐渐有了一点点对师父实力的犹豫和迷茫,经过昨天的事情他再也没有半点怀疑,不止是师父的加特林冒蓝光哒哒哒,还有此刻身上的那些‘宝贝’。

  谁走就走,邹强只背着一个双肩包就离开。

  他这边刚走,申屠嫣儿就从房间内出来:“师父,我也要出去。”

  唐御:“闭关不香吗?”

  申屠嫣儿摇头:“不香。”

  唐御嗯了一声,眼珠转了转,似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才点头:“也好,你去总部直属第九团,从新兵开始就要驻守海防灵御区一线,随时会调动到不同的地方作战,开疆拓土的秘境也是总部直属负责。”

  申屠嫣儿眼底升起满满的亢奋:“师父,小强都拿走了先天魔族的精血淬体了,我不要那种,我要强大的攻击,师父,我要一把灵宝兵刃,昨天你那个加特林就挺好,哒哒哒哒哒哒,太厉害了。我不白要,我给你找个老婆怎么样?”

  看着师父的笑容,申屠嫣儿赶忙向外跑。

  咔嚓。

  从唐御的手中,扔出一个似鸟笼状的东西,飞临申屠嫣儿的头顶,底部开启,锯齿状分体,将其困入其中之后,又重新合拢,随后一阵阵冰寒之气弥散在‘鸟笼’之中,似鸟笼有内外视线互通的缝隙,那冰寒之气却不曾有半点散出‘鸟笼’之外。

  唐御拎着‘鸟笼’,申屠嫣儿在‘鸟笼’之中,透过缝隙看着已经成为‘巨人’的师父,申屠嫣儿一点也没有惊慌,而是满脸都是惊喜之色:“师父,是不是给我的,好冷,这个厉害,这个厉害,我喜欢,师父……”

  谁曾看过从小就傲娇的申屠嫣儿撒娇?

  唐木棉的天赋让她霸气无双,对自己对外人都显得比较残暴。

  申屠嫣儿的天赋则让她骄傲无比,当她知道蓝盈盈为了后天小宗师境界就付出二十年寿元时,脸上只会闪过不屑的表情,为了一个后天小宗师还是那种空有境界的‘残次品’,就付出二十年寿元?资质平庸的凡人脑回路真是奇特。

  以她的傲娇,看到这‘鸟笼’都表现的有些失态,整个灵界,但凡是跟‘空间’搭上一点边的任何物品,都价值连城,威力方面也绝对会让你的对手绝望。

  “先凉快凉快吧。”唐御没有搭理她,手在‘鸟笼’上扶了一下,申屠嫣儿的声音就再也传不出来。

  ‘鸟笼’挂在露台上,其内的冰寒之气愈发浓郁,申屠嫣儿也没有时间再去挥手希望师父放自己出手,盘坐在其中,运转功法御寒,短短时间她内心便满是惊诧,自己修炼的就是顶级寒属性的灵气功法,适应度很高,这才十几分钟,便已经需要拼尽全力才能抵抗这‘空间武器’中的冰寒之气,换个旁人会是什么样,如果困上几个小时或是几天呢?

  我不要加特林了,我就要这个。

  福伯依旧站在柜台内,面朝着大门如同木头人。

  在厨房的崔丽,低着头,头发挡着全部的脸,那正在刷碗的手抑制不住的颤抖,她兴奋,她也在害怕,她也猜到了刚刚的一切是这里的主人刻意让自己看到的。

  只要代价能够付出,这里什么都能换到。

  魔族精血,空间灵宝。她记忆力很好,虽说不知道这真正的价值,但她知道这是让自己无比仇恨要啃其骨肉的男人,偶有一次提到要以膜拜语气来谈论的存在。

  “天养,好好学,我们娘俩失去的,你一定要亲手拿回来;我们曾经遭受过的屈辱,你要加倍的让那些人偿还!”

  碗,她刷了五遍,确认光洁如晶。

  厨房,她收拾了一下午,处处一尘不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