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四章 哒哒哒哒的冒蓝光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8-19 16:43: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邹强三人的好奇心让他们迈出门槛来查看头顶露台的情形,并没有注意到刚才凝固的气场此刻已经在他们身边消失无踪。

  呃!

  “师父,你确认自己不是在开玩笑?”

  你把俗世里都已经看不到的老古董给架在栏杆上是什么意思?

  这东西能对灵界的高手有用?

  除了曾经最顶级破坏力的大规模武器,风靡一时的热武器不是早就已经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您这是?

  邹强心里暗道:“不过师父你这造型是绝对够用。”

  人字拖,沙滩裤,戴着墨镜,叼着灵草制成的灵界香烟,一只脚踩在栏杆上,拎着加特林。

  哒哒哒哒哒哒!!!

  蓝光刺眼,喷射出来的子弹,以完全没有浪费的姿态,一颗不少的尽数击打在宋天赐的身上,灵气所组成的防御盾顷刻之间就被击碎,伴随着蓝光,血色乍现,鲜血喷溅,宋天赐不想退,想要反击进攻,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被子弹的冲击力撞得连连倒退。

  本是给家族台面新贵勇武军大帅做身边帮手的家族老一辈高手宋景钰,此时也顾不得惊骇,几百颗子弹全部打在身体上,鲜血喷溅出来,那画面让他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也不管身前还有纪东升,就准备向着露台上那道身影发起攻击。

  唐御叼着烟,牙齿咬着,抽了一口,呼出清香弥漫着适合修炼灵气的烟雾,嘴角一边微微上扬,身体转动,冒着蓝光的加特林更换了目标,相较于宋天赐是以灵气为盾抵挡,拥有着一件防御灵宝的宋景钰第一时间就挡在了身前。

  可结果。

  是一样的。

  哒哒哒哒哒哒!

  子弹喷发的速度更快了,纪东升师兄弟几人是亲眼所见,一件价值连城的灵宝,就如同一面被击碎的镜子般,破碎开来,同样的鲜血喷溅,同样的被撞击连连后退。

  配合着哒哒哒的声音,有蓝光,有机械的响动,有弹壳落在地面的声音,对于灵气武者而这绝对称得上是久违且陌生的声音。

  换方向,再次对着宋天赐扣动扳机。

  再次将冲上来的宋天赐给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再转方向,宋景钰被打得吐血,实力和久经战阵的意志力并不一定完全对等,他比晚辈宋天赐更早的被‘击飞’!

  宋天赐此刻是懵的,没空去憋屈自己实力无法发挥,所有精力都转换成为防御,抵挡不断撞击在自己身体上的子弹。

  “子弹?”

  谁敢说这是俗世的武器俗世的子弹,老子弄死他!

  一口气没倒上来,宋天赐站不住了,身体向后倒在地上。

  加特林没有停下来,子弹如同打地鼠的道具,唐御微微调整角度,躺在地上的宋天赐成了‘固定的靶子’,之前地面被唐木棉的‘灭杀’砸坏了一点地方,现在则是被宋天赐‘砸’穿了,子弹的撞击力让宋天赐成为了‘砸’地的道具,直到他的身体完全处于地面之下,嵌在砸开的地坑内,唐御才松开手,不再扣动扳机,用手将叼在嘴角的灵草香烟夹下来,缓缓呼出烟雾。

  “走之前,把地面给我修好。小木棉,我水果捞呢?”

  “哦,哦!这就来!”唐木棉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多少年没见过师父出手了,这完全又变了一种战斗方式,一直都觉得自己非常彪悍的她,再一次在师父的身上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霸道’。

  宋天赐已然昏迷,宋景钰嘴角挂着血迹,没有再想着去战斗,先到宋天赐的身边,将其抱起来,露台之上唐御早已返身离开,他只能盯着纪东升:“宋家记住前辈所赐!”

  那是加特林吗?宋景钰可不会觉得刚刚那一幕很违和,在他的心里,早已将唐御定义为隐世高手。

  “等等!”纪东升声音平静,他要比唐木棉更了解师父,纵然乌云压顶又如何。

  “把地面修好。”

  宋景钰老练通红,无尽的羞辱让他喉咙再次涌动,这一口压下去的伤势鲜血,直接被气得涌了出来。

  盯着纪东升,看到对方眼中的决然,宋景钰知道,对方完全没有将脸面这件事放在心上,撕破了也就撕破了。

  “来人,修!路!”

  咬着牙,宋景钰抱着昏迷的宋天赐离开,远处有人过来修路,不敢抬头露出任何不忿和愤怒,低下头的时候,却是满眼忿恨之色,我们是勇武军,我们是英雄,我们……

  纪东升缓步走进当铺,缓缓道出一句话,很显然,他不是解释给外面那些勇武军的战士,而是解释给在外面历练的邹强以及眼中闪过一抹不忍的申屠嫣儿。

  “真以为宋家私兵就等同于勇武军吗?可笑。”

  …………………………

  望海镇很小,它位于灵御区的边缘,是临海府海边灵御区与内陆的补给点,也是俗世中的普通人能够最近距离接触到的灵气世界。像是位于帝都内的学院和一些灵界家族,与俗世之间有着相应的门槛儿,可不是随便谁都可以随便出入。

  望海镇只有横竖两条街,形成一个t字型的小镇。

  向海边走,是灵御区,是军营。

  向内陆走,是休闲度假的海湾沙滩旅游区,在旅游区,拥有着繁华的街区。

  反观望海镇,当夕阳西下时,小镇便逐渐开始变得安静。

  今天,安静来的更早一些,这里的常住居民和外来做生意的人都是灵界中人,他们更懂‘规矩’,更会明哲保身。

  这边‘有间当铺’大战,封街是勇武军所为,可当一切结束,依旧所有店铺关门,依旧没有人走上大街,一些跑到望海镇想要看一看灵界的俗世普通人,也都接收到了各家店铺的警告和一定量的保护。

  “别出去,就没事。”

  道路修复,夜幕降临,望海镇恢复了以往的宁静。

  这里没有超过三层的建筑,这里除了酒店旅馆民宿就没有吃饭的地方,没有饭店,没有娱乐场所,没有对外营业的超市水果蔬菜商铺,在这里你看到连续几家的棺材铺不需要惊讶,在这里晚上八点左右就只有几盏昏暗的路灯亮着街道空无一人也不需要惊讶。

  ‘有间当铺’的大门没有关闭,福伯站在柜台内,面朝着大门的方向,整个人数个小时一动不动,大门口这时候若是进来一个人,抬头,跟他四目相对,吓丢魂都是轻的,还是唐木棉的手笔,在柜台外的休息区,多安装了几盏灯,告知福伯每天太阳落山就将所有的灯都打开。

  唐御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五个弟子,摇摇头:“你们啊,这样可不行,小木棉我可是给你找了耿破晓这样的丈夫,怎么反倒越来越怂了。”

  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随手拉开了通往柜台内的那扇门:“都进来,看什么看?”

  一排排的柜子,上面是一个个如同中药铺一样的药匣,唐御随手拉开一个,向内望了一眼,直接伸手进去,抓出来一捆状似‘韭菜’的物品。

  随手扔在五人面前的地上。

  “灵叶!”邹强这几年也算是见多识广,这外面一根就价值不菲的修炼至宝,在这,成捆的吗?还扔地上?

  “一会儿炒了,你们几个当夜宵。”唐御又拉开一个匣子,里面传来一声很古怪的吼叫声。

  炒了?吃?

  邹强觉得自己一下子不懂了,从在外面打拼奋斗到回归家里,整个价值观都在被颠覆。

  一根灵叶,以药剂师特殊的配料点燃,形成小范围的灵气浓郁空间,用来修炼,至少够自己七天不间断的修炼,吃?这样的概念从邹强在学院学习过程中就从来不曾有过,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这样的念头刚要转为开口提醒,就看到师父又从存放‘当品押物’的书架匣子里,扔出来一颗不规则的球状物。

  “木棉,吃了壮壮胆,这嫁人了,胆子还越来越小了,以前的你,哪那么多废话,直接就打过去了。”

  唐御的话让唐木棉面色一红,带着三分愠怒,看了一眼被师父扔过来的东西,直接扔进嘴里咀嚼吞咽。

  “二师姐,那是兽丹?”邹强的声音有些颤抖,他认出来是什么了,在学院他有幸得到过一颗兽丹,可那兽丹是经过炼丹师几次稳定固化提炼的,很稳定,刚刚那个,扔出来时候还散发着浓郁强大魔兽的凶残气息……

  唐木棉没搭理他,被师父训斥了几句,她现在心情很不好,不,是非常的不好。

  那边唐御继续做着让邹强颠覆认知的事情。

  “攻击灵宝!”

  “防御灵宝!”

  “高品质灵气丹!”

  “千年灵芝。”

  “千年参王。”

  “这个是……”

  从惊讶到平静,邹强经历着一次又一次心灵打击,他忽然觉得马上要开始的世界学院天骄大比斗不香了,进入前二十就有不错的奖励,有的确实是天地灵宝,可当他看到此时此刻堆积在地面上的东西时,哪个更香,似乎并不需要去考虑了。

  “东升你给他们几个分了,都抓紧修炼,别什么事都指望我出手,我年纪大了,你们好意思吗?”唐御背着手,一副为师很操心的模样,上楼回自己的房间。

  年纪大了?

  纪东升一直古井不波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丝丝的波动,灵界三十几岁,算年纪大吗?

  或许,师父有他自己的一套计算方法,现在灵界的算法都是错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