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都是狠人 第一章 有间当铺

小说:我徒弟都是狠人 作者:孓无我 更新时间:2020-08-19 16:43: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蓝盈盈觉得自己眼花了,她无法将自己刚才看到的画面与自己内心认知的画面进行印证比较。

  带有一点点不确定的再次低头看了看,自己开的是一辆俗世里价值不菲的豪华跑车,这东西的价值在蓝盈盈的眼中,从来就不曾真正需要衡量,不过是放假期间一个临时代步的玩具。

  如果不是看到了一辆踏板小摩托,不是看到那摩托上坐着的人,没有两者的对比,或许作为华夏帝都学院优等生的蓝盈盈永远都不会正眼去看一眼只有俗世价值的东西。

  满满觉得不可思议的好奇心,让准备去机场接妹妹的蓝盈盈,直接放弃了那个小家伙,车子停在这家在望海镇里显得很普通的店铺前面。

  有间当铺。

  “这名字,还真的是贴切。”蓝盈盈直接下车,并不在乎自己的车子占据了本就不宽的马路,能把俗世里的车子开到靠近灵御区的望海镇,车子的价值远不如开车人的价值。

  “刚才那个人,会是邹学长吗?”蓝盈盈带着心中的疑问和好奇心,迈步走进了这家当铺,进去之前,抬头向上瞄了一眼。

  当铺的一楼面街只有一扇大门,左右两侧本该是窗户的区域全部封死,一边一个大大的‘當’字,中规中矩的二层古朴小楼,二楼区域不是封闭,而是露台,透过围栏和植被的缝隙,似乎在露台遮阳伞下,躺椅内还躺着一个人。

  “呃!”刚一进门,迎面走出来的一个人,吓得蓝盈盈差点直接身体条件反射动手。

  经历过真正实战,手里沾过血,也参加过海边灵御区防御战,蓝盈盈不觉得什么事能让自己害怕,可刚才那个人的眼神,空洞,没有聚焦,怎么说呢,你的视线投射过去,就感觉直接陷入到了无尽的黑暗之中,没有光亮也没有希望。

  一只大手直接扣住了蓝盈盈的手腕,将她拉到了一旁。

  蓝盈盈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邹学长,真的是你,我刚才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在蓝盈盈的认知中,去年就已经在全球学员天骄榜比斗大放异彩的邹强学长,今年百强不是目标,进入前十才是目标,绝对称得上是帝都学院学生们的偶像。

  内心的崇拜,让她刚刚看到邹强骑着电动踏板小摩托、尤其是看到他停车拎着两塑料兜蔬菜的画面,觉得那么的不真实,此刻距离近了,感受到对方那双眼眸内释放出来的光芒,她才觉得,一切恢复了正常。

  邹强向内看了一眼,没有微微皱起:“你来这干什么?”

  他并不认识这个学妹,只是隐约有些印象,对方在学院内也不是无名小卒,不然他也不会隐约有点印象。

  “呃!”蓝盈盈眼珠一转,扫了一眼,给可能即将到来的尴尬找了一个借口:“呃,我来当点东西。”

  “这边请!”突来的声音让蓝盈盈有一种后背冒凉风的感觉,自认为年轻人之中不俗的上三品实力,完全没发现自己的身边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男人。

  黑色的中山装,没有一丝褶皱,短发整理的干净利落,尽管样貌平凡无奇,精气神十足,给人带来的观感很棒。

  “行了,小五,她不是来做生意的。”邹强侧身向前迈了半步,挡在了‘小五’与蓝盈盈之间,随后拉着后者的手腕,迈步离开当铺。

  蓝盈盈并没有来得及观察整个环境,她只感觉到自己浑身发热,再一次被邹强拉着手腕,让她整个人都觉得浑身无力,耳后红透,哪里还有心思去观察周遭的环境。

  “邹学长……”

  邹强松开了手,眉头再次一皱,冷声说道:“别挡着路,把车开走,该干嘛干嘛去!”

  说着,再一次抓住了蓝盈盈的手腕。

  接连两次,蓝盈盈自己是迷迷糊糊,完全云里雾里,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车的,怎么启动车子离开的。

  看着开车离开的蓝盈盈,邹强长出了一口气,回转头,感受到二楼缓台栏杆后的调侃眼神,赶紧低头快步走进当铺,拎着墙角的塑料袋,将买好的菜送到后厨。

  “小强,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厨房传来女子不耐烦的问责声音。

  “三师兄,我去完成刚才的委托,你来看店!”中山装男子给邹强解了围,又对着厨房内正在忙的女子说道:“四师姐,我先去了。”

  曼妙的身姿,娇艳的面庞,即便是穿戴着厨房的宽松围裙,也无法阻挡那双大长腿的c位既视感,满是傲娇的眼神扫了过来,哼了一声,显然是自己对小强的批判被打断很不爽。

  “罗夜痕,回来晚没有饭。”

  一旁的邹强冲着五师弟罗夜痕挤了一下眼睛,张嘴不出声:“我给你留。”

  厨房很大,餐厅也很大,但与前面店铺之间,只有一道门想通,很显然是在装修设计的时候就提前做好了准备,生活区和工作区之间,尽量不产生干扰和交集。

  邹强挠了挠头,带着一点压力上楼去喊师父和二师姐吃饭,一如往常一样,二师姐每次回‘家’来都是里里外外彻底清扫,而师父,也一如既往的靠躺在椅子上,在遮阳伞下享受‘正午休闲时光’。

  “小强啊,刚才那女孩不错,师父支持你。”

  邹强翻了个白眼,自己这个师父,如果放在俗世里,他的一举一动所有的行为举止,你都会觉得他是个俗世中人,而不是灵界中的高人。

  是高人吗?

  这是个在邹强心里盘旋了很久,同时也无数次得到过答案的问题。

  能够教导出大师兄这样的超级强者,实力怎么会弱?

  可自己从来就没有见过师父出手,也感受不到师父身上有一点灵气,更没有所谓的强者形象。

  人字拖,沙滩裤,宽松的白色t恤,再搭配躺椅旁茶几上的墨镜,俨然就是镇外旅游区俗世游客的装扮。这样的形象,真心不是邹强心中起疑,实在与自己这些年在外历练接触到的灵界强者高人,形象完全没有办法重叠到一起。

  “师父,我都不知道她叫什么,您就别逗我了。”

  邹强这一恍惚,就感觉到一道凌厉的目光‘钉’在了自己身上,慌忙低头,如果说师父不像是师父,大师兄从小教导更像是师父,那二师姐就是自己乃至小四小五的‘噩梦’。

  尤其是当二师姐成为了破晓军那位蛮横不讲理大帅的夫人之后,那这噩梦对于邹强而,短时间内是没有任何‘醒来’的机会,哪怕成就全球学院天骄榜前世乃至第一,似乎……

  没有似乎了,邹强又一次感受到了只有在家里才会感受到的‘弱小感觉’。

  来自二师姐的一记侧踢,依旧如同小时候一样犀利,而家中这些完全无法损坏的家具也依旧‘坚固’。

  嘭嘭嘭!

  从楼上到楼下,几次撞击,摔在餐厅的门口,耳边这时候才传来二师姐的声音:“欠揍!”

  撑了下身体,看到眼前的一双脚,邹强什么话也没说,他不想给从小到大一直想要从小四变成三师姐的嫣儿一点嘲讽自己的机会。

  “活该。”申屠嫣儿扭身走进餐厅更内侧的厨房,将最后一道汤端到餐厅内。

  邹强走到当铺的柜台前,冲着里面招呼:“大师兄,福伯,吃饭了。”

  应声之后,储雪区的大门打开,一道修长身影缓步走出,伴随着这道身影走出来,楼上的师父也踩着人字拖走下来。

  一边是儒雅长衫给人如沐春风感觉的大师兄,如今执掌一府数年,上位者气息渐浓,是那种拼命掩饰也无法完全掩饰的感觉。

  一边是悠闲度假装扮的师父,店铺的生意不管,琐事不管,大师兄那么忙每隔几天都要回来帮着对账一次,二师姐都已经嫁做人妇,还要每星期回来帮着他收拾房间。

  这两者的形象对比摆在那,没有离开家去学院的时候,邹强还没有这么多心思,可随着见识的增长,见得多了,由不得他不去多想一些。

  每一次来自二师姐的‘噩梦’,总是会将他那小小的内心火苗给浇灭,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最近这两年,小火苗冒出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